刘晓波和余杰13日在北京家中被公安抓走,大纪元记者辛菲闻讯拨了他们北京家中的电话。刘晓波家里的电话和手机都已变成空号,余杰的电话没人接听。

记者拨通了赵达功先生的电话。赵达功也是中文独立笔会作家。他证实刘晓波和余杰都已被抓,是被警察从北京家中带走的。警察抓捕时说,国安在派出所等著,要找他们谈话。后来朋友们打电话就再也联系不上刘晓波和余杰了。现在独立笔会的一些其他成员也联系不上。

记者问:“您觉得国安抓捕他们的理由是什么?您觉得突然吗?此前有没有预感?”

赵先生说:“这来得太突然了。象刘晓波和余杰这么知名的人士都随便抓,象是搞反右、文革等运动一样。为什么抓?就是因为他们敢于说真话,揭露事实真相。用谎言治国的人就会害怕、容不了,就要堵他们的嘴。几位笔会成员同时被突然抓走,所以我们感到,这次抓捕行动是中共当局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并且得到高层认可或者授意的行动。”

赵先生又表示:“其实虽然突然,但也不意外。象前一段时间,湖南的师涛就被抓了,被强加了‘泄露国家机密’之类的罪名。他们要想抓捕也不难,随便安个罪名就成了。中共四中全会后严格控制传媒,包括网络媒体,这是要镇压的强烈信号。由于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最近相当活跃。中共当局感到不安,认为对政权稳定有不利影响,最近中宣部下达的文件中,点了余杰的名,并提到独立中文笔会主办的自由写作奖颁奖典礼。我们感到可能要下手,但是觉得他们也难于下手,因为有国际舆论的制约,但是没想到还是抓人了,来得这么突然。”

记者问:“您觉得这件事情的发生会在社会上引起什么样的反响?国际社会会有什么反应?”

赵先生说:“海内外很多人关注这件事,都在通电话询问情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是‘国际笔会’的分支,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和支持,同时在国内也有很多读者,都很关心我们这些作家们的处境。我相信这次随意抓捕这两位主要负责人,必将引起引起国内外知识界的震惊和震动,引起国际上的强烈抗议,引起作家、记者等的广泛关注。”

记者问:“您提到您也在危险中,有没有想过避一避?”

赵先生说:“国外的朋友也打来电话,劝我们躲一躲,避避风头。我们就是写东西批评共产党,没什么可避的。说真话、关心他人、关心国家,在专制的制度下,就是会有危险。我们面对危险并不在意,没有恐惧的感觉。刚才还有独立笔会的会友打电话,说如果他被抓,托付我照顾他的家人,体现了大气凛然的精神。”

记者问:“您觉得这件事会如何发展?独立笔会会有何举动?您对中共是否还寄予希望?”

赵先生说:“我们大家都在等待著,希望他们能够尽早被放出来。如果明天还回不来那就说明问题大了。笔会的其他会员不会坐视不管,我们会强烈呼吁。我感觉恐怖开始了,胡锦涛要反右了,比江泽民还狠。这个党没有什么希望了,不要相信这个党。”

记者问:“您对这件事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赵先生表示:“”万马齐喑“、”一言堂“怎么行?凭写文章抓人,不可思议。独立知识分子就是敢于讲真话。多少年都是在恐惧中,公安也一直都在监视。他们这次是以安全系统的名义抓人的,那可能就会找个什么”泄露国家机密罪“、”颠覆国家政权“罪之类的。其实,这些知识分子能接触到什么国家机密?不就是说真话吗?中共就是靠谎言维持政权。

如果所有知识分子都讲真话,那中共肯定就垮台了。“

据赵先生介绍,独立笔会最早是由刘宾雁担任会长的一个海外作家组织,已经加入了“国际独立笔会”,成为其下的一个分支机构。上一届,刘晓波被推荐为会长。独立笔会是一个有创作自由的作家组织。

大参考总第2458期(2004.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