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先生:

去年,你访问澳大利亚后不久,国内警察逮捕了独立作家杜导斌。鉴于另一网络作者刘荻因发表几篇文章而被关押一年之久仍身陷牢笼,我们同澳大利亚其他华裔学者联合写了一封信,要求你在亲身感受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之后干预一下你领导下的警察。令人欣慰的是,在我们(另有全球各地其他人士)的公开信发出后不久,刘荻便踏出了监狱的门槛,后来杜导斌也获释重获自由。

新近,正当我们为你的“依宪治国”、“建设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欢欣鼓舞,准备将我们的《真话》网刊改版为有致力于“和解”的明确宗旨的《真话文论周刊》之际,一股寒风又袭向我们心头——你的秘密警察又老病复发,故伎重演,继先前逮捕独立作家师涛之后,近日又短期传唤扣押了在海内外甚有威望的正直作家刘晓波和余杰等人。一种深深的忧虑又重重的压在我们胸口。

我们深深忧虑,一个良好历史机遇可能因你的警察的鲁莽行径而错失,这个机遇就是:在市场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下,在宪政建设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各种政治力量逐渐达成在宪法允许范围内活动的共识,逐步走向理性和妥协从而使一个稳定而和谐的社会有望建成。

我们深深忧虑,有强烈责任心的有识之士正竭尽全力化解弥漫朝野间日益膨胀的仇恨的努力,可能因你的警察的非理性举动而归于失败。你内心可能也很清楚,如果这种满溢的仇恨再得不到及时的消泯化解,中华民族难逃再一次可怕的劫难。

和谐,是指各种声音有序的组合互动;稳定,是各派力量有效的协作制衡。政权与国家的稳定,终归是要落实于一个合理的制度和安祥的民心之上。

不错,中国的经济是在发展,但经济大厦建得愈高,愈是要求有一个坚实平稳的文明政治基础。缺乏合法性的专制政治绝不可能将中国带进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天堂。中国的危险恰恰在于一座不断拔高的经济大厦与政治合法性地基的不相适应。封杀有善意建言认真探讨问题的网站,逮捕及恐吓有独立见解的异见人士,一如在这一原本就脆弱的地基上再挖掉一些沙石。

大厦倾倒,无一方将幸免于难,是谁也不乐见的。要免于这一灾难,急需各方人士、特别是握有主动权的政府一方的理性、妥协和宽让。

在对于中国如何稳定的制度政治思考上,目前有三种主要的思路方案:一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建设社会主义特色的政治文明的思路;二是以儒学为国学,施以人为本“仁政”的思路;三是借鉴整个人类近八百年试错的政治成果,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建立自由主义宪政的思路。

我们认为:一、各种方案均有一定的合理性,因而都有言说的权利。

二、执政者应以包容的态度对待异见,不能以固有唯我独尊独大的偏执心理态度拒斥不同政治理念,更不能以掌控的国家暴力扼杀思想者。

三、必须尽快创造提供一个政治协商平台,在这一平台上争辩、妥协、整合出一个合潮流,服人心的“最不坏”的治国方案,彻底告别以暴力解决思想分歧的野蛮路径,使国家逐步在理性的轨道上走出危机与困境、走向富有弹性的文明政治和可持续的繁荣稳定。

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希望政府对刘晓波等有独立见解的异见人士有起码的尊重和更多的善待。而且以此为契机,尽早废除那些与法治精神不相容、妨碍公民享受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的种种恶法和机构。

我们殷切期盼早日看到政府拿出诚意与各种异见力量妥协、和解并有相关实质性的工作计划尽快展开,看到朝野上下理性地开创新局的曙光。

此致

《真话文论周刊》在澳大利亚同仁

大参考总第2458期(2004.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