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中国知识份子群体所遭受的管制之严、束缚之紧、迫害之重、镇压之酷乃至屠戮之惨,都堪称史无前例举世无双。任不寐曾转述一位老先生的沉痛告戒:“在中国你必须记住叁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份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的‘人民’的愚昧”!真乃“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和悟道(“社会主义光明大道”也)之言呀。

然而,中国知识群体总是犯政治幼稚病,总是低估了共产党及其领导人的凶残、无耻和愚昧,连阅历丰富学识超群自以为洞察世态人情历史社会和万事万物的老枭,在这方面也幼稚得可以,在海内外“倒江捧胡”运动中大展拳脚。结果,“胡哥”集党政军叁权於一身之後,立足未稳便迅速转身向中国社会特别是广大对胡温新政充满善良期望的知识份子们祭起了一道道紧籀咒:

十一月十一日,中宣部根据中央高层批示精神发出第二十九号档,下发各省市新闻出版领导部门,十一月下旬,各地新闻出版单位开始逐级传达。档中强调“西方敌对势力始终把争夺舆论阵地当作主要目标,不惜采取各种办法和手段打进来,企图推销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搞乱人们的思想,以达到”西化“”分化“的图谋。务必对此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把好关,把好度“,要”守土有责“;档传达时点了一批知名学者的名,认为他们经常或撰文或演讲批评时政,极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是宣扬西方错误观点的典型;点了近期发生的”炮轰中宣部“事件,北京大学”一塌糊涂“网站被关事件;点了《战略与管理》、《炎黄春秋》、《图书周报》、《同舟共进》等一大批报刊的问题;点了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名,等等。

胡锦涛批示曰:“一段时期来,境外敌对势力和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针对这种错误,绝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他还指出,苏联解体、苏共垮台,是其逐渐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巴契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正是他提倡公开化、多元化,使苏共全党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乱,苏联、苏共正是在他“西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冲击之下解体的。

胡锦涛又批示曰:“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高层在多个场合强调舆论的控制权问题,并将互联网纳入严密控制的物件,重提反和平演变,对“公共知识份子”“新自由主义”发动强大的攻势,对自由知识界进行全面封杀。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催。难怪知识圈中已开始耳语相传:送虎迎狼,胡不如江;难怪境外媒体判断:中国知识界又面对寒冷的冬天。

仍然有乐观者认为,“胡哥”掌权未稳,立足未定,受制於体制内顽固反动势力,是被动乃至被迫而为;甚至认为这是“胡哥”别有用心,是将中共这辆破车向绝路上领、往悬崖边推…。老枭以为,上述“善意”美好的猜测依然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依然是政治幼稚症的表现。作为党政军领袖,“胡哥”如此大发“胡话”,无论是积极主动、言发於衷还是被动被迫、受制於人,客观上都是在开历史倒车,从威权倒向极权,倒向暴政。我曾对“乐观”的同道指出,“政治辅导员”出身的胡锦涛,一辈子谨小慎微如履薄冰,一辈子浸淫于马列毛主义与八股官腔之中,其人生经历和知识结构都注定了他很难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式或戈巴契夫式的人物。有报导说中宣部29号档吹响复辟倒退的魔号,那麽“胡哥”便是没有辨子幻当代“辨子军”总司令;如果说当前中共所言所行是顽固保守派反动势力的一次倡狂反扑的话,“胡哥”便充当了他们事实上的“带头大哥”,被刘晓波讥为党魁昏话的“胡言胡语”,实乃为红色恐怖的来临清道和造势。

反共大侠刘晓波曰:现在的中共党魁说昏话,虽有“圣谕”之名,再无一言九鼎之实,人们甚至已经提不起反感或愤怒的兴致,有的只是蔑视和嘲讽。晓波也未免乐观过头了,淡忘了“叁个千万”。从历史的高度看,固然青山摭不住毕竟东流去,任何逆时而动的势力都会被潮流所冲垮,固然“再回首时,如果这类昏话还会被提起,大概只能沦为新民谣的素材,在饭局上作为佐餐调料,一笑了之。”胡哥们逆水行舟、逆时而动的努力注定是徒劳;但就现实的角度而言,在这个官本位、党本位的社会,党魁“关於意识形态的昏话”,绝非“乾叫”而已,君不见其言何洋洋,其势何汹汹,其杀气何腾腾;君不见多少无耻的知识份子和愚昧“人民”纷纷响应闻声狂吠;君不见京沪粤叁地联动,共同声讨公共知识份子了;君不见网禁更为森严,对异见者的监控和迫害较之江泽民时代更趋严厉,专政的铁拳捏得更紧了,君不见,东北工运领袖重判,维权记者赵岩、自由诗人师涛相继落网,十多年来没有正式拘捕过的刘晓波、余杰和张祖桦也遭到了骚扰…。

而且我相信,现在仅仅是秋风肃杀,更奇寒严酷的冬天还在後头,一场针对自由知识份子和异议分子群体的相当规模的整肃即将开始。我赞成孙大午“睡一觉,天就亮了”的乐观主义精神,但我们也应有充分的准备:这一觉,将是黑云滚滚、噩梦连连的一觉。面对普世性的民主大潮,是开渠导流顺应潮流还是围追堵截顽固守旧,是摆在一小撮专制统治者面前的重大选择题。如果不解决“权为民所授”的问题并视民主理念为洪水猛兽,“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就仅仅是一种亲民秀、一种涂抹在专制丑脸上的脂粉,而已。种种迹象表明,在此历史关头,胡哥及其“第四代领导集体”严重缺乏洞察历史风云、把握时代脉搏的能力魄力,缺乏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伟大襟怀和政治智慧。

中共就象一头集中了古今中外的伪劣丑陋邪恶、古今杂交中西合璧的怪兽,一头控制着庞大的系统,控制国人的思维并以人为食的怪兽,在极权主义的回潮中,它的饕餮大口,还将在相当长的时间段变本加厉地以人的青春、血汗、创造,人的权利、自由、尊严,人的良知、道德、理想乃至生命、灵魂为美食。还将有许多真善美的事物受到摧残,还将有不少自由知识份子被戴上“煽动”、“颠覆”“密”乃至嫖娼之类罪名而成为这头怪兽口中美食。作为个人,不论多麽“枭张”,在掌握了国家机器的它的面前,都是渺小到不成比例的。

当前中国的局势,光明与黑暗同在,鹰隼与鸡犬共舞,一边是黑云压城城欲催,一边是甲光向日金鳞开,我们不必消极悲观也不可盲目乐观,面对中共这头垂死挣扎的怪兽,面时它贪婪的舌头,在扔下了挑战的白手套的同时,要做好被它吃掉的思想准备,随时准备着聆听月黑风高夜恶狗的踢门声,准备着为了尊严而饱受侮辱,为了自由而失去自由。而我辈的脊骨,将成为一根根顽强不屈的鱼刺卡进它罪恶的喉咙,撑起一片片自由的天空。以诗自勉并与广大同道共勉:

你有监牢你有枪,吾唯正气满胸腔。
黑云压顶浑闲事,大好头颅一笑昂!

2004、12、15

大参考总第2467期(2004.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