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渊评:胡锦涛同志领导的“政治改革”正在向稳步前进,我们的“忍耐”可以让他获得时间,然后他一定会带我们进入“极乐世界”的。

附:《挂念你们》

达功:

杜导斌被捕了,你是有一定危险,因为你在关注刘荻活动中的角色,你的文章,和杜导斌有类似之处。不同的是,你在比较宽松的深圳,而且,当局应该像对杜导斌一样,先给你几次警告。

前两天我们还在为刘荻可能出狱而激动,以为当局真的有松动了,今天,希望又破灭了。晓波电话也出故障,不会是当局大打出手,整治一大批吧?

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我自己入狱的经验,牢也是人坐的,没什么了不起。坐牢前两个月不习惯,只想自杀,后来就坐油了,在监狱里学会嬉皮笑脸,以减少自己的痛苦。我想,刘荻也可能是经历了这样一个从不习惯到习惯的过程。晓波坐牢几次,后来的思想越来越深沉,人品越来越升华。

我们自己不怕坐牢,最麻烦的是家里人,他们比坐牢人还焦急。不知你们家经济条件怎样,你要出事的话,可否有人养家?

盼望杜导斌不要判刑,拘留几天就出来,否则,他那个工作丢了很可惜。现在无论国内国外,找一个正式的饭碗不容易。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请记得:我们在海外挂念着你们!

茉莉

茉莉姐:

今天上午我去见了刘荻姑姑刘静女士,对刘荻的情况她一无所知。听到我传达您的好消息,她很高兴。她感谢您为刘荻所做的一切努力。我让他看了您的信和您在捷克见哈维尔的文章,她记下了您的信箱地址,我想会给您写信的。

另:杜导斌被抓,是晓波今天下午给我电话说的。晓波让我也小心。

不过,我真的有可能出事。今天傍晚我不在家,家里其他人回来看到门口三个警察和一辆警车停在我家楼下,不时用对讲机进行联络。但我当时不在家,我回来也比较晚,是不是针对我来的,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现在我遭到家里所有人指责,我更担心我那80岁的老父亲和母亲是否能经受打击。当然,但愿警察不会真的来到我家。现在无法与晓波联系,他的电话自从与我通话后一直出故障,其他人也无法联系上。我怀疑,红色恐怖来了,我只能冷静面对。

赵达功

大参考总第2066期(2003.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