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足下(xiazu@yahoo.com)

李慎之先生等人的去世给不少人带来了止不住的伤感,悲伤未止,“非典”风暴、孙志刚之死以及无数个孙志刚们、李思怡和李桂芳的悲惨遭遇、偷渡溺毙、拆迁自焚,加上王炳章、何德普、欧阳懿、杨建利、刘荻、郑恩宠、吴亦然、罗长福等以及不为人知的人们的非法监禁和对法轮功的持续镇压,这些事实都无情地控诉着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专制政权的暴行。全球审江大联盟是一个有力的回应,香港百万多人的大游行也是前段时期里少有的鼓舞人心的重大事件。

国际上,布什政府伙同布莱尔政府无视国内和多国的反对,甚至在伊拉克已被迫接受无条件武器核查并在核查后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仍然对伊拉克发动了侵略战争。这是我们应予坚决反对并不能让它成为先例的严重错误举动。用战争手段来对付恐怖手段是用一百步来对付五十步,有过之而无不及。关于反恐的想法我在《说几句布什祝贺江泽民及其它》(大参考,2002.12.22)一文中也已提到。美、英的战争冒险也带来了萨达姆专制政权的垮台,这既然是布什总统想要的,先不论该想法的对错,现已达到目的,是不是应该尽快让联合国来主持并帮助伊拉克建立自己的政府?不知解散伊拉克军队是为什么?难道美军想在伊拉克呆着不走了?

不久前,任不寐、秦耕等二百多位可歌可泣的人们参加了“我陪思怡走一天”的接力绝食运动,还没结束,刘晓波、杜导斌、赵达功等三百多位奋不顾身的人们参加了新一轮“我们愿陪刘荻坐牢”的模拟坐牢及签名活动。一时间令人感觉温暖如春。好景不长,胡锦涛在外国放完民主厥词,一转身杜导斌等人就被抓被判,神舟五号的一丝光彩也又糟蹋殆尽。就连翟羽佳这样的思想人士也难逃被造谣、打击迫害的厄运,可老翟依然不紧不慢娓娓道说着他那动人且有力的非暴力思想。同样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为杜导斌等人签名呐喊了,吴亦然、吴敦红等人对非法监禁的人及家人的关心切实推动了社会前进。民主与自由、自由中国、不寐思想和一些联盟论坛真可谓:在暗夜里相互依偎用思想照亮前行的路、百折不挠地前行。我想说,让我们相互依偎着坚定地走向自由。

大参考总第2084期(2003.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