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张林、王军涛、王丹等提议从元月29日起,三天之内,大家穿黑服上街,悼念紫阳,这很有创意。

赵紫阳,六四,为了反对向学生开枪,宁愿丢掉总书记宝座、被非法软禁15年,宁死不屈,其精神何其可贵。

紫阳逝世后,没有政府批准,人们无法为他召开追悼会,人们去他的故居致哀、送花圈,竟被拦在胡同外,有人被打成重伤。人们要向遗体告别,竟拿不到官方发的“请柬”。

现在提出,大家穿黑衣服上街悼念紫阳。政府总不能禁穿黑衣服上街吧?政府总不会禁止人们穿黑衣服进天安门广场吧?

穿黑衣上街,致哀,很有推广价值。不但在大城市,在中小城市,甚至农村都可以推广。

不但最近可以做到。在四月五日清明节,不是同样可以做到吗?用同样的方式也可以在六四悼念死难者。

我常想,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迫切需要众人的参与和推动,迫切需要每个人都尽一份力量。我们应该为每个普通人,提供一种参与方式,这种方式,必须是,简便、可行、成本要低,风险要小。

在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如,悼念紫阳,如纪念六四,大家一起穿黑衣服上街,就是一个很好的大众参与形式。

如果再设想,穿黑衣服的民众,能在城市最大的广场聚集,那效果可能会更好。

大家到这个广场去,可以少讲话,不喊口号,不举旗帜,没有横幅。当局也找不出什么借口来抓人。我们在广场可以行走,走累了就坐下来歇歇。

万一,政府下令,该广场实行戒严,不让进入。我们也不妨沿着戒严区的外围,顺时针方向行走。有车族也可以开车绕着广场转圈。

如果政府不宣布广场戒严,只是派几个人,停几辆警车,在入口处阻拦,我们倒不妨问问为什么禁止进入广场,给他点开导,让他们转达一些民众的不满情绪。

如果纪念日不是假日,我们也可以晚上过去,或者在纪念日的前一个周六,这样穿黑衣上街的纪念,开始时,也许人会少点,但是,只要持之以恒,几年下来,必能形成一种声势。

香港近年七一都有几十万人的大游行,表达他们的诉求。十五年来,香港每年六月四日都要举行几万人的烛光悼念晚会,要求为六四平反。

中国群众诉求,早晚一天也会促成真正的集会、示威、游行的自由。

2005-1-28于山东大学

大参考总第2503期(2005.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