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人们为杜导斌案可能出现刘荻那样的结局而稍感欣慰之时,湖北省孝感地区公安当局就以所谓新闻发言人的身分,狰狞地向社会宣布:仍将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杜导斌进行审理。而证据呢?除了此前所指的28篇“反动文章”之外,又增加了新的罪名,即所谓“同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这就用得著中国的一句成语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几天前才闻知湖北孝感地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杜案退回公安局,要求补充证据。但转眼之间,公安局方面就违反常规在法院尚未审理之前就罕见地公布了案情。联想到杜导斌被捕之後,在国内、外所掀起的抗议浪潮以及不久前刘晓波等100多位著名作家、教授、新闻工作者发出的《要求对煽动国家政权罪作出法律解释的呼吁信》,可知:孝感公安局的作为,就是一次疯狂的反扑。

实际上杜导斌被捕後,人们对中共的文字狱进行了强烈谴责。当然,中共的文字狱并非自今日始,然而社会进展到21世纪的今天,仍然靠文字狱来维持一党专政的统治,那实在是无法令人容忍的。28篇文章就构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就吓得要死,可知这个政权已脆弱到何种程度!如果28篇文章就把这个政权颠覆了,那么这个政权已经到了无须别人颠覆、本就该寿终正寝了。

公安局的发言人另指杜导斌与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所谓“勾联”无非是指杜导斌是国外敌对机构的一分子,并为外国服务。公安局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其实,从公安局所指的罪名与事实,无非是杜导斌向境外一些刊物、网站投寄并发表了自己的一些文章;所谓资助无非是文章发表後收到的一些稿费。人们会问,难道所有在境外发表异议文章的人都是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勾联?中共的御用文人以及体制内的一些人不也在境外发表文章吗?他们算不算与境外勾联?领取稿费就叫接受境外资助,那么28篇文章的稿费也就一、两千美圆吧。几年时间拿了那么点钱,那这国外的机构、组织也太吝啬了吧,亏他们想像得出!

人们另一不解之处是:到底这检察院和公安局在玩什么把戏?检察院刚要公安局补充证据,後者即急忙作出姿态,意即证据充分。这到底是向人们昭示什么?让人们从检察院的运作中相信中共在法制建设中有了进步,还是要人们从公安局的动作中记住党国的威严?也许不久即可揭示出什来。到底杜导斌的结局是刘荻式的、还是何德普、欧阳懿以及众多异议人士的被关进大牢?人们只能拭目以待。

但不管怎样,对於人们争取民主自由的斗争的镇压是徒劳的:文字狱可以猖獗於一时,争取言论自由的力量总会最终取得胜利。

大参考总第2185期(2004.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