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讲亲民不要民主;要德治不要法治;要人政不要宪政;要国权不要人权,那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虽然太子党刘亚洲雄心勃勃想当共产党内的多尔衮,而国人世人所能看到的只能是谁当共产党的朱由捡了。

‘保先’只能降低党员素质

从一月份起,胡锦涛发动的第一场政治运动《以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主要内容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在全国展开。这是一场富有文革色彩的党内整风运动,持续时间为六个月,运动压倒一切,将春节、五一两个黄金周都搭进去,只允许党员休息法定的三天或一天的假期,整个运动分三阶段,十六个环节,第一阶段学习动员阶段完成之后,传达上边精神‘还要回头看一看’再进入‘分析评议’第二阶段,典型的政治辅导员的语言。只差没要求‘斗私批修、刺刀见红’了。无论中央单位、省、市、自治区还是县、乡及事业、企业,都有上级派的督导组。每天搞统计汇报,党员学习不准请假,每次都要签到,缺课必须补课,每人一本学习记录,以供督导组抽查,不允许用电脑打印,只许用手写。各级单位都对督导组好吃、好喝、好招待,就像文革对待工作组、工宣队、军宣队。这种形式化的作法,自然受到广大党员的抵制。中共中央一个部门一位博士生党员,他的同窗是山东省督导组成员,这位博士生就请这位老同窗选择山东省每个环节最好的总结稿给他电传过来,他照着往本子上抄,抄得是什么都记不住。不但他抄,他在北京的一帮同学都等着抄。廊坊管道局的共产党员白天开会慷慨激昂争相发言,晚上到北京从艺术院校拉一车车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回廊坊唱歌跳舞。

中共中央统战部有钱,给每位党员发了一本价值三十八元的江泽民讲话集做学习材料,被党员批评为‘浪费我们的党费’,新华社一批七、八十岁的离退休党员每周还被叫去学习,老记者们讲究幽默,质问领导:‘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搞什么"性"教育?’这令人联想到当年李鹏到他主管的外交部做报告,李鹏讲话的特点是两个字、两个字往外崩,他说:‘中央——决定——给老——同志——一次——性——补贴。’结果引得满场哄堂大笑。

老百姓讥讽‘保先’教育是‘保鲜’教育,臭鱼烂虾腐败透顶,越保越臭。而一批有良知的共产党员评价‘保先’是一场空前的,浪费金钱、人力、时间的‘愚党’运动,鼓励党员讲假话、空话、大话,只能使全体党员的素质进一步降低。

有一例外,军队没有搞‘保先’,大概忙于备战,航空航天部、装备部联合开发的导弹一月已进入批量生产。

政改的大门完全关闭

自十六大之后,每逢春节胡温都会去看望前总书记胡耀邦的遗属,这与对待赵紫阳有天壤之别,今年也不例外。因为今年胡亲自指令对胡耀邦的两本书进行了查封,特别派统战部部长刘延东春节又到胡家看望夫人李昭。由刘之口说出:‘耀邦传记、遗言两本书稿胡总书记温总理都看过了,是非常珍贵的党史资料,应保存在档案馆,怎么能让一个退休的老编辑王建勋以个人的名义在下面操办?’仍然拒绝两本书完整出版。

去年六月一位中纪委副书记和中组部一位副部长去看望高岗夫人,老太太已卧床不起,就在病榻前,这两人说:‘我们奉中央指示,对高岗问题复查三年,工作已结束。我们代表中央领导同志转告您,如果高岗问题现在处理,现在的中央不会那样办。但是现在要平反、重新做结论,现在的中央不可能做到,怎样处理,还要听中央指示。’

书不能出,反不能平,等于好话要说,好事不做。今年,北京市公安局还拒绝给两位共产党的老干部李锐、何家栋办理去香港旅游的通行证,北京市民享受的权利,他们被剥夺。政治上极端保守是胡锦涛的政治特色,表现在不仅对毛泽东,不仅对邓小平,就是对江泽民也要讲‘凡是’。

这是‘三个大凡是’,因此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赵紫阳,包括胡耀邦依然都是意识形态的禁区。这实际上已严严实实关上中国政治改革的大门,要从胡耀邦、赵紫阳的十年改革大步后退,一直要退回到毛泽东那里去。

朱由捡和多尔衮

今年元旦,中宣部、广电部在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晚上黄金时间着力推出五十八集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其重视程度前所未有,一晚就播两遍。第一套节目播完后,春节期间第八套紧跟上,播第三遍,一天四集。其用意十分明显,汉武帝正好是大汉朝的第四个皇帝,他一改文帝、景帝的灿烂文治,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穷兵黩武,动员全国财力、人力,与匈奴交战40年,完成中央集权。连续剧盛赞汉武帝为"开创千秋功业的一代雄主。"中宣部、广电部。CCTV良苦用心不言而喻。这部电视剧遭到文艺批评家刘晓波的强烈批评,在一批老干部、老革命中引发了大量话题,一位老革命斥道:"今天还自比汉武帝呢,今天共产党就是看谁当朱由捡!"CCTV一连播了三遍之后,该轮到地方台了,投资人正等着赚大钱呢,上边忽然叫停了。原来汉武帝的残暴,杀人如麻,包括对为降将李陵讲话的司马迁施宫刑,让最高层看不顺眼了。电视剧还没有披露刘彻执政54年,汉朝人口减少一半,比毛泽东还厉害,已为"和谐社会"添乱了。这说明胡锦涛是非常聪明的,有人称之"不学有术".胡锦涛不是个有信仰的人,既不懂马克思,也无现代理念,但他信毛泽东,相信权力,懂得权力的运用。比如反贪,胡说过:"要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曾传为笑谈,贪污就是贪污,怎么还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实际他的意图十分清晰,就是要把反贪搞得适度,决不能把政权反掉了。搞个人崇拜,更要谨慎,刚上台基本不搞,也不称"核心",拿汉武帝这样的大暴君和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党魁相比,就是不打自招,哪怕汉武帝有千秋功业,也是帮倒忙,所以非禁不可。

去年"六四"十五周年,胡锦涛曾调当年的录像看。四中全会前两个月,还找专家学者广泛征求看法。胡有一个特点,只提问,听意见,从不谈自己的观点。结果还是作了那样一个"九·一九"讲话。胡锦涛对赵紫阳治丧和今年清明的作法,都招致了天怒人怨。他在亲民问题上,可能很想做一些实事,不满足形式表演。但在赵紫阳和六四问题上,他决不想做一丝一毫的变动,这是权力的需要。

赵紫阳的去世和今年的清明,令海内外华人和知识界对赵紫阳和他领导的中国前十年的改革,重新作了回顾和反思,赵紫阳提出在民主和法制轨道上解决问题,是中国也是共产党的唯一出路,如果走上这个轨迹,共产党垮不了,就是下台,还可以竞选再上台。中国也会长治久安。赵紫阳仅仅因为这一项主张就要比共产党的老二邓小平不知高明多少。邓小平虽然提出‘党政分开’,但因反对民主和法制,党政无论如何也剥离不开。

赵紫阳十三大着手的政治改革,就是让党在法律上不占优先地位,那样‘党大还是法大’的一系列问题都会合理解决了。同时与台湾、与日本、与美国一系列复杂的问题也都会顺利解决。中国孤立的处境也会改变,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后,一再声称‘不争霸’,但信者不多。因为你‘反霸’就是称霸。中国现在也谈民主,但你的民主是‘中国特色的’,并不是普世价值的,‘中国特色’就是把中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成功个案,把自己的特殊化当作普遍真理。要知道‘枪杆子里面出不了政权’的失败案例更多,仅东南亚就比比皆是。当年邓小平打越南不就是为了挽救自己支持的波尔布特政权吗?越南军队已经把波赶出金边了。现在中亚又正在发生色彩革命,使中国经营的上海联盟濒临破产,中国的滋味又不太好受。

今年是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日本又要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还篡改教科书,中国在东海上已打算放弃过时的主权观念,和日本共同开发了。可是你刚把国民党拉进来,台独一支又跑去参拜靖国神社了,这些复杂化的国际问题仅靠毛泽东、邓小平留下的那些东西,一点也不够用了,‘三个代表’更派不上用场。解决国际关系的龙头老大还是美国,但是化解中美矛盾的唯一的良方就是民主化,只有民主化才能使中美的关系好起来。

中国积累十五六年的深层次矛盾,包括贪污腐败依靠民主化不会一下子解决,但是有解决的可能性。如果讲亲民不要民主;要德治不要法治;要人政不要宪政;要国权不要人权,那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虽然太子党刘亚洲雄心勃勃想当共产党内的多尔衮,而国人世人所能看到的只能是谁当共产党的朱由捡了。

原载《动向》2005年4月号

大参考总第2596期(2005.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