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朝换代四十年后的中国,距今已是十五年前的北京,那个魔鬼狂笑天使无奈的下午和夜晚,那个火药味、血腥味、碎骨肉泥妆点的黎明。坦克的碾压要所有能说话的永远闭嘴,机枪的扫射叫每个不知趣的再不能动。那天由子弹宣告了一个事实:统治中国的仍是残忍的暴政。那天由屠杀揭示了一个命题:中国人,太久太久了,你默许着不讲人性。

十五年了呀!长安街上的滩滩血迹已被岁月擦净,纪念碑上的几道弹痕早被刻意抹平,北京的上空再闻不到烧尸体的怪味,言情片、帝王剧、小品相声乱糟糟地炒作着歌舞升平。谎言借助媒体的狂吠似把真相永远遮蔽,畸型的奔小康把良知扭曲成杀人犯的销脏同盟。“让他们淡忘吧,忘记吧,一笔勾销了吧!”讳莫如深的肇事者年年向上天虔诚地祈祷,“你们不许想!不许说!绝不能重提这事,否则国家机器决不饶恕定有大刑伺候!”这是脚底沾着人体肉酱登上权力宝座的人的吼声。

十五年来,十几亿中国人多半被蒙在鼓里;十五年来,那些明白人则吃透了鸡蛋不与石头碰的聪明;十五年来,执著的以头以血以肉以命去撞石墙的人都被关进监狱,向世人证明他们又傻又笨;十五年来,皮厚骨韧软硬不吃不停呐喊有了些名声的为数聊聊者,炼就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硬功。不时有撞墙的人被收进监狱,让多数人冲着他们的后背轻蔑地哼一声:“精神病!”“死猪”们声嘶力竭不停地叫呀叫,只证明了他们几个如此行既“无险”且“无用”。杜导斌们走进了高墙,那是他们愿意,刘晓波们喊破了嗓子,那是他们炼功。

十五年了呀,我们的眼睛一睁一闭得过且过;十五年了呀,我们的嘴巴能张能合拒谈实情;十五年了呀,我们用太多的理由让心灵麻木,回避总结那一天给我们的教训;十五年了呀,我们忙碌于许多其他大事小事,独独不肯回应这人命敲出的雷声。

然而,无法精确统计的冤魂怎肯离去?枪弹下侥幸存活的人如何安生?中华民族如何从昨天走向未来?中国人民怎样使生活充满光明?人可以漠视许多不可漠视生命的献祭;人可以忘记许多不可忘记鲜血的铁证;人可以原谅许多不可原谅自己的冷漠;人可以丢失许多不可丢失良知的天平。

可是,谁来唤醒这个知足常乐的民族?谁来唤醒这个陷入物欲的国度?谁来唤醒那自以为聪明的精英?谁来唤醒那被蒙在鼓里的多数?

上天派来蒋彦永,赋予他一个唤醒中国的使命。

他不会被当作谁都无可奈何的“死猪”,也不会被看成找着坐监狱的“精神病”。他是一个医生,一个年老退休的医生。他在对付“萨斯”中讲真话挽救了北京和中国,如今他又告诉人民代表他了解的“六四”真情,他以良知叙述了十五年前他亲历的“事实”,平静地发出从历史本来面目“求是”的心声。也许他并无多少大勇大智,可他没有辱没他的天赋使命。

“六四”浓缩的历史必然与偶然值得深思,“六四”涵盖的深刻经验和教训必须反省。然而,一切的一切必须从将真相大晓天下开始:“六四”是国家机器对人民犯下的刑事罪行。“六四”的弥天谎言必须改正,“六四”的死难伤者必须正名。共和国的进步再也不能回避“六四”,否则冤魂不容,人心不容,天理不容!

让我们醒来,不再装聋作哑,让我们醒来,支持蒋彦永医生。

让我们签名,证明我们的良知未泯;让我们签名,证明我们的血在流动;让我们签名,告诉世界中国人不是孬种;让我们签名,为炎黄后代做些铺路事情。让我们签名,从此改掉偷生的惟惟诺诺,让我们签名,开辟全民族说真话的新风;让我们签名,告诉领导者人民并不糊涂,让我们签名,催出中华民族的伟大新生!

于2004年3月13日

大参考总第2202期(2004.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