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2月27日,寄存在“虎翼网”之“海洋之心”社区的“不寐思想论坛”已经被关闭。

这是“不寐思想论坛”第四十一次被关闭。

我们象以往一样对这种状况为国家感到羞愧,也对失去的网络家园痛心疾首。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在和服务商联系,还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但我们确知此次“捣毁不寐论坛”不再是几个“网络流氓”(刘晓波语)自发的“爱国行动”或“爱己报复”,而是来自政治方面的压力。

我本人需要向大家道歉的是,我没来得及下载那里的数据,特别是失去了两份宝贵的签名名单,一份是“关于八九事件的学术调查问卷”,截止昨天中午,已经有近两千人次回复和流览该贴。另一份是“教育问题的民间提案”,在那里,也有数百人提供了签名支持。我也怀念那里每一篇文章和图片,它凝结了不寐网友的心血、智慧、对生活的幽默感和对中国的深情厚谊。

“敏感时间”,这个词一直给汉语精神带来了很多侮辱。今天,我们再一次看到它如何在人民大会堂外边的广场上公然起舞。一个在自己咳嗽一下打算演讲因此一定要让所有人闭嘴的“国家”,“爱国”意味着什么呢?

台海两岸、中港之间最近争吵不已。大家庭重祭“爱国主义”的“传家宝”于空中向港台声讨。同样引入瞩目的初春事件是:一方面,北京一个叫吕家平的人因没有按钦定的方式“爱国”而受到困扰,另一方面,北京强烈谴责台湾在“二二八事件”上的“滔天罪行”——“二二八事件”被称为伟大的爱国运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京却绝不打算按同样的标准面对一九八九年的“政治风波”。

我看着“不寐思想论坛”被关闭的页面,如此直观地面对着“国家究竟是什么”这样一个话题。昨天晚上我还和一位朋友在电话里聊天。她说她特别反感“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句老生常谈,遗憾的是现在仍然有层出不穷的网络愤青喋喋不休地引为当然。我半开玩笑地对她说:无论是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还是按自由主义的观点,这个比喻在逻辑都是颠倒的:一方面显然人民是国家的母亲,另一方面,国家才是一条狗——公民组织国家的理由就是希望国家提供“看家护院”的服务,但“以扫”或“凯撒”往往滥用这一权力残民渎神。从爱奥尼亚时代开始,“政治文明”的全部目的就是要驯国家和君权如狗,但遗憾的是,中国一直脱离于这一进程之外。不仅如此,“人民”一直被驯化为狗。或如儒者犬伏于宫阕,或如道者豕突于山林。

不寐思想论坛将继续在网络上漂流。因为在狗的时代,精神也应该寻求自我放逐。

2004年2月28日

大参考总第2188期(2004.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