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里有不少被人欣赏的鸟类,如唱歌的画眉、学舌的鹦鹉、报喜不报忧的喜鹊。但猫头鹰却是令人讨厌的,它长著一张奇特古怪的脸,经常在黑暗中发出“不祥之兆”的叫声,惊扰了在歌舞升平之中沈醉的人们。

然而,在中国被视爲“恶鸟”的猫头鹰,却受到古希腊人的崇拜,被认爲是“智慧的象征”。西方鸟类学家曾做过统计,一只猫头鹰一个夏天可捕一千只左右的老鼠,替人类保护了大量粮食。在发现这一点之后,猫头鹰成了受法律保护的野生动物。

世人对知识份子的看法也有类似之处。在普通中国人心目中,知识份子的形象是一副博学体面的样子,他们应该致力于经国之大略、传世之文章,即使不是好大喜功的喜鹊,也应该是勤勤恳恳在房檐上筑巢的家燕。如果把在黑暗中发出怪叫的猫头鹰也叫做知识份子,甚至被视爲“最有价值”的知识份子,有些人就不能苟同,甚至嗤之以鼻。

最近,在海纳百川论坛(原名汉奸论坛)上展开的有关“刘晓波精神”的讨论,大体可视爲家燕和猫头鹰的价值之争。由东海一枭的文章《刘晓波精神》做引子,海外网友围绕这个话题纷纷发表高见。多数网友认爲刘晓波是具有“高贵精神”的人,对他的勇气、批判态度和独立精神表示了敬意和赞赏,其中有些见解相当精彩和深刻。

但也有一些网友对“刘晓波精神”持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虽然肯定刘晓波的硬骨头和人格良知,但批评刘晓波只会“爲同类的遭遇而愤愤不平,拿不出经国济世的雄才伟略”,“对国家和民族利益没有实质性帮助。”“缺乏一种建设性的方式。”“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这些网友的观点,表明他们推崇的是家燕的价值。的确,家燕是温顺可爱的,它们在屋檐下筑巢定居,与环境保持和谐,并象征带给人们财富和好运。因此,绝大多数中国知识份子都愿意选择去做家燕,进入体制内做谋士策臣。对这种倾向,易明等网友指出,这是忽略了知识份子的一个重要标准:对现实持批判态度。

在笔者看来,知识份子的批判精神可视爲“猫头鹰精神”。猫头鹰不热衷于去爲自己筑一个温暖的巢,它们随随便便住在树洞里。莺歌燕舞的白天,猫头鹰懒得出门。一到夜色昏沈的时候,它们便在森林里高速地穿梭,凭著敏锐的听觉和视觉,用它们尖锐的爪子捕捉田鼠。

即使是动物中的猴子,似乎也要服从它们的首领,但猫头鹰是不屑于服从什麽人的。人类社会的统治者,更是忌讳他的子民反抗他们,他们使用一切残酷的手段扼杀具有独立反叛精神的人,因此,刘晓波一介平民战士,与血腥的专制政权针锋相对,长期鏖战,他所遭遇的迫害和压制可想而知。但他仍然如猫头鹰一般在黑夜里频频出击,使黑暗不得不在他的笔下现出原形。

这种猫头鹰式的知识份子不但不考虑自保,而且还专门说“不”,他们一方面对残暴专制者说“不”,另一方面也对盲目庸衆说“不”。我们可以在刘晓波大量的文章中看到这一倾向。正如鲁迅先生所指出的,“真的知识阶级是不顾利害的,如想到种种利害,就是假的,冒充的知识阶级”,“他们对于社会永不会满意,所感受的永远是痛苦,所看到的永远是缺点,他们准备著将来的牺牲……”

把一个巨大的专制制度作爲自己的批判物件,这本身就是一桩巨大的事业,是值得有志之士爲之奋斗终身的事业。激烈而不妥协的批判,对制度───不管哪一种制度,或多或少会産生制衡和监督的效果。因此,西方民主社会早就建立了强大的批判传统,人们接受了这样一个基本常识:“知识份子最大的贡献就是保持异议。”“知识份子扮演的应该是质疑而不是顾问的角色”。

由于传统中国文人热衷于在庙堂之高处爲君主出谋划策,因此,西方知识份子不肯做“顾问”、永远只提“异议”的立场,较难爲有习惯性思维的中国人所接受。做家燕是容易的,它们会受到主人的恩赐和大衆的赞赏;做猫头鹰却经常被人咒駡,有被追捕猎杀的危险。因此,中国多年来,家燕活得很舒适,处处可听见呢喃燕语,而猫头鹰被追杀得所剩无己,生态链条因此遭到破坏,腐败田鼠大量繁殖,横行无忌,社会越发丑恶堕落。

自此人们开始认识到,狙击黑暗的猫头鹰是大自然的益鸟,由于环境日趋恶劣,它们的数量越发稀少,其价值因而加倍的珍贵,更需要列入“珍稀动物”的保护之列。我们中国过去幸好曾有鲁迅和顾准,在今天道德沦丧的功利主义时代,又出现了这样一位荷戟奋战的刘晓波。这些以批判爲职志、说出真实暴露谎言的理想主义者,是我们社会的不可或缺的财富。正如一位海外网友所说的:尽管我们自己无法成爲坚守国内的批评者,但我们愿意以我们的诚挚,向国内大大小小的猫头鹰们献上注目礼。

11/26/2002 6:51:20 AM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