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两会上,党魁胡锦涛颁布道德“圣谕”,为全党全民钦定了所谓的“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会上会后,中共各部委、共军各总部、全国各省市和社会各界,又开始仰望着“皇帝的新衣”手舞足蹈了,据报道,中组部将“八荣八耻”列入考核干部的标准,中宣部把“八荣八耻”变成引领社会风尚的一面旗帜,教育部要求大中小学校把“八荣八耻”贯彻到整个教学过程中,务必做到入眼、入耳、入脑、入心;北京各高校已经召开学习“八荣八耻”的座谈会了,号召全国高校都要把胡氏“荣辱观”引入课堂;人大附中学生会的同学们亲手制作的“八荣八耻”便携式卡片发放到了全校每一位同学手中,号召大家争做“少年君子”;还有小学生马上谱写出《荣辱歌》和《八荣拍手歌》,在全国中小学传唱。

胡锦涛钦定的荣辱观,只能让我想起中国陈腐而野蛮的圣谕传统。由今天向过去追溯,想起江泽民时代颁布《爱国主义教育纲要》和《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的“以德治国”运动,想起邓小平时代的“五讲四美三热爱”运动,想起毛泽东时代的“学雷锋”等一系列再造共产新人的道德运动,想起孙中山的“训政”和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想起二十四史所记载的历朝历代皇帝钦定的礼仪。

中国的统治者最爱说:“此为礼也,用以教民”。他们甚至狂妄到可笑而弱智的程度。据对明史颇有研究的吴思先生介绍,朱元璋曾创建的贯穿整个明朝的一项制度,每个月月初皇帝都要发布指导百姓怎样生活的圣谕,由顺天府的头儿带领宛平县和大兴县的县令入宫领旨,在金水桥南头向跪在那里的十位有头有脸的乡绅耆老宣读圣谕,交给,聆听并领了圣谕的乡绅耆老回去后再向百姓宣读。

由于月月都要宣旨,圣谕的内容便高度重复,久而久之,聆听圣谕的耆老们就不耐烦了,索性花钱,一边贿赂宣旨的官员,一边雇佣了一些街头痞子,给他们制一套体面的行头,让他们代为听旨领旨。宣读圣旨的官员和前来假装领旨的痞子都收了好处,二者自然心知肚明,默认了此种欺君大罪。如此,耆老们避免了浪费时间的麻烦,官员和痞子得到了银子,三者皆大欢喜,共同在神圣的皇宫大门前、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着欺君之秀,严肃地假装宣旨,恭敬地假装聆听,只有皇帝一人变成了白痴,被他的臣子和臣民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幸的是,大陆人仍然在这样的狂妄而弱智的统治之下,思想和道德皆以统治者或统治者钦定的圣人为权威标准。这种“年年讲月月讲”的传统非但没有绝迹,反而被中共政权创造性地发展,变成了“天天讲时时讲”。毛泽东的最高指示、邓小平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八荣八耻,在各自执政的时代皆是百姓每天必须聆听圣谕。三天一个“纲要”,五天一个“决议”,居高临下地频频教导老百姓如何遵守道德常识。更可悲的是,在21世纪的今天,在改革开放近30年后的中国,中共党魁居然还把民众当作幼儿园的孩子,要求百姓“尊老爱幼、男女平等、邻里团结、勤俭持家、助人为乐、遵纪守法、诚实守信……”等等。

我想,那些被中宣部频频找来开会的官员们和每天被要求学习“胡荣辱”的百姓们,其心情与明代的宫廷太监、大户乡绅、街头痞子完全一样,共同上演一出统治者装模作样地发号施令,被统治者装模作样地洗耳恭听的做秀肥皂剧。

狂妄是所有独裁者的道德癌症,越是有所作为的独裁者就越狂妄,这样的政治强人也具有把癌细胞强制扩散到全社会的超强能力。尽管,现在的中国已经告别了独裁强人的时代,但是并没有摆脱独裁制度的统治逻辑──所有的专制社会在道德上皆是野蛮的虚伪的堕落的,所谓中国为几千年礼仪之邦,不过是长期的意识形态强制灌输形成的虚假套话。鲁迅说“礼教吃人”,点出了礼仪之邦的野蛮性;陈寅恪说中国的礼仪制度“大抵仅为纸上之空文”,道破了礼仪之邦的虚伪性。

野蛮而虚伪的礼仪之邦在道德上必是堕落的,狂妄的布道者恰恰是最大的不讲道德者。因为钦定道德是对人的自由及尊严的蔑视,造就的只能是最为反人性的主奴关系:发号施令的主子高高在上,唯唯诺诺的奴才俯首在地。统治者依靠君临天下的独裁权力,除了绝对相信自己的德行和智慧之外,而把其他人皆当作无独立能力的依附者──无思考能力和选择能力的弱智者或残疾人,把一个人代替众生进行思考和选择视为赐福于民,因而也就把剥夺人的自由的思想权利和选择权利视为理所当然。

更为野蛮的是,当奴才不遵守主子颁布的道德礼仪时,比如,一个寡妇没有守节,一个士大夫没有守丧,一个清官提出与皇帝不同的政见,主子才不会只用道德说教来说服奴才,而是要用监狱甚至肉体灭绝来彻底取消奴才说话的权利和机会。违反了三从四德的古人,抗拒了最高指示的今人,主子才不会只用儒家经典或雷锋精神来教育大逆不道的奴才,而是要动用法家的严刑峻法或无产阶级专政来惩治。换言之,主子们不仅用暴力恐怖吃掉人的肉体,更是用钦定道德吃掉人性、人格、尊严和灵魂。

中国,从古至今,以独裁权力为核心的等级制和礼仪道德,覆盖之广泛、统治之严酷、虚伪之透顶,实为举世罕见。由此,可以解释为何中国之独裁等级制得以几千年不衰,成为世界上最长寿的政体。

但是,时代毕竟不同了,就在胡锦涛的“荣辱观”刚刚公布,网上马上出现民间版的八荣八耻:

以普世价值为荣,以专制主义为耻;以尊重人性为荣、以剥夺自由为耻;以宪政法治为荣,以苛政人治为耻;以保障人权为荣、以维护特权为耻;以海纳百川为荣,以打压异议为耻;以选贤与能为荣,以选劣汰优为耻;以真话直言为荣,以假语伪装为耻;以公私分明为荣、以借权谋私为耻!

同时,在党权及其官员变成民间笑话的时代,胡锦涛的荣辱观也难逃戏谑:

以当官为荣,以做民为耻;以豪富为荣,以贫困为耻;以厚颜为荣,以谦卑为耻;以巧取豪夺为荣,以诚实劳动为耻。

这样的戏谑甚至出现在党的最大喉舌《人民日报》下属的“强国论坛”上(2006-03-16):

“八荣八耻”,教育部最新解释:

第一荣耻:教育部干部,以找到年轻漂亮的女生陪舞为荣,以枯守老妻为耻。

第二荣耻:大学本科招生,以扩大相对不公平为荣,以追求绝对公平为耻。

第三荣耻:研究生招生,以多招高官美女为荣,以择优录取为耻。

第四荣耻:教授业绩,以少劳多得、能蒙会骗为荣,以追求真理、不会造假为耻。

第五荣耻:大学校长,以山呼海吹、肆无忌惮为荣,以兢兢业业、踏实肯干为耻。

第六荣耻:博士点评定,以行贿巧妙为荣,以凭真本事为耻。

第七荣耻:吸引海龟,以吸引到杨振宁、田刚、陈进者为荣,以吸引到老实八交者为耻。

第八荣耻:全教育部系统,以搞到金钱为荣,以清贫自守为耻。

看了民间版“耻辱观”的段子,任何人都会明白,无论官权如何鼓吹党魁钦定的道德,也再也糊弄不了大陆百姓了。他们眼明心亮,早就看穿了官权的真相:统治集团既想扮演最权威的布道者,又是最大的道德腐败者和伪善者,政治腐败所导致的全社会的缺德现状,绝非统治者依靠最不道德的绝对权力发布钦定道德标准所能改变的。非但不能改变,反而只能加速全社会的道德荒漠化。

2006年3月23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