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阴影挥之不去,香港市民每年“六四”举行烛光纪念

两天来,不少德国报纸都刊登了北京军医蒋彦永要求重新评估1989年民主运动的报道。法兰克福汇报摘要发表了蒋彦永致中共中央的一封信,信中蒋彦永描写了他在“六四”事件发生当晚在医院的见闻和心情。同一天,该报还在头版发表文章说:

“蒋彦永在信中抱怨说,死者家属多年来要求政府承当责任,却得不到答复。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党必须自己改正错误,他坚信,公正地评价‘六四’绝不会带来混乱,而压制一切的稳定只能导致更大的不稳定。

党的领导宣称天安门这一章节已经结束,不想再次打开,这正是当时曾直接参与事件的老一代领导人的愿望。虽然不少党的干部在私下谈话时都承认,当时政府的做法是错误的,尽管许多当年参加抗争行动的人士今天已进入高级领导岗位,但党的领导仍然不允许公开讨论这个题目。

蒋彦永针对天安门事件提出的要求看来不会带来影响深远的后果。中国公众看不到这封信,广大的公众社会中,几乎没有人愿意去触及‘六四’这个棘手的题材。但是,蒋彦永的信表明,至少那些有过亲身经历的人全然没有忘记这一事件,党的领导和新总理温家宝也难以摆脱这一事件的纠缠。“

柏林日报和商报都报道了蒋彦永致函中共中央一事。柏林日报说,从蒋彦永的信可以看出,一些党的元老对当时镇压学生的做法表示了疑虑。如陈云和当时的国家主席杨尚昆对动用军队就有不同的看法。商报也认为,蒋彦永的信不会产生重大的效果:

“在天安门大屠杀15周年前三个月,以蒋彦永的身份,他的这封信本来应该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毕竟去年的‘非典’事件使这位72岁的医生成了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但是,现在的时机不利。台湾即将进行总统选举,其结局有可能把中国和台湾岛推入军事对抗。另外北京正在压制民主的呼声,这次民主呼声来自香港。一些被1989年事件冲上最高层的党的领导人现在仍然掌握着权力。还有,许多中国人更多地忙于经济,不关心民主。一名1989年的活跃人物、现在是功成名就的商人说:”如果当年的民主运动胜利的话,我不知道今天的中国是否会更好。“

蒋彦永的信件在互联网披露之后,除中国大陆媒体保持沉默外,举凡西方各大媒体如法新社、路透社、美联社、英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新闻网、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等都迅速报导,海外许多中文媒体也强力报导,给以广泛关注,而海内外民间人士更直言表达关心和支持。

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立即发起了声援蒋彦永、为六四正名的网上签名运动,在其声明中表示,“为六四正名本身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是中华民族抚平历史伤痛,开创美好未来的一个不可回避的起点。”到目前为止,数以万计网友访问了该网站(http://www.89-64.org/6415Signature.asp),已有两千多位网友签名声援。据悉该网站曾招致来自中国的攻击而一度被瘫痪。

在北京的独立意见人士刘晓波表示,在萨斯危机中,蒋彦永已经成为大陆民间良知的一个象征性人物和真话英雄,他一个人的真话甚至拯救了一个民族的灵魂。蒋彦永现在出来见证六四,就非常具有权威性、感召力和说服力。前中共总书记赵紫杨的智囊鲍彤认为蒋彦永医生的信“份量极重,非同寻常”。

以蒋彦永要求为“六四”正名的上书为最新代表,中国各地和各阶层人士的民间维权抗争正越来越多地透露到海外,并得到中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海外人士的呼吁声援。评论指,随着海外呼声越来越多地透过各种渠道进入中国内地,中国民间维权运动也正全面铺开并日渐高涨,一场全民反迫害的浪潮在中国大地正方兴未艾。

大参考总第2200期(2004.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