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2003年12月间,由中共当权者掀起的“毛泽东热”中,笔者已深深忧虑地感觉到事态的不祥端倪。在《究竟谁在“招魂”——评今日之“毛泽东热”》一文(载《民主论坛》2004年1月30日)中,我写道:“…令人极为惋惜的是,又经历整整10年微妙演变之后的今天,当国人对‘以人为本’与‘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等产生一点好感之时,却突然强烈地感受到一股犹如含瓦斯浓度极烈的精神气体,致人不堪忍受!…这股‘精神气体’即是当前的‘毛泽东热’。”接着指出:“就我们年长者来说,经过这么一折腾,便顿刻之间把‘以人为本’和‘一切为人民服务’等同起来;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共产党人除了人民的利益,再没有自身的私利’等等经实践检验成为极权主义权力话语的毛语录等同起来。…因而本来应当有的一点新意,即刻之间化为乌有。还有,这里的‘人’即人民也;可是毛泽东的‘人民’概念是什么呢?事实告诉我们,只要他老人家不称心,即使是共和国的主席,也不算人民之列!如此无法无天的极权主义祖宗,今天‘亲民’的掌权者,竟然想从这个老祖宗身上积极地寻找继承权。这是为了什么?对此,笔者是百思不得其解也!”于是,我预感地总结曰:“经过这样精心策划的隐瞒和美化,毛泽东的形象自然是伟大、可亲。看来,这就是现在所谓的‘把神化的毛泽东还原为人’的真意所在!呜呼,中国大地上又一轮大悲剧,很可能从此拉开帷幕!…”。

但在当时,对事态的性质,我心里并不作肯定。还以为像胡某上台之初就去西板坡“朝圣”之举一样,仅为显示自己的正统地位,以此作为对付“江核心”的一张牌来打。因而还以为他深知策略,懂得假手压人。直至在中共16届4中全会上的秘密讲话被披露之后,我基本上仍然这样认为,总觉得他们不会愚笨至此程度,以为他还懂得这些蠢话只能偷着说,是为了某种政治策略需要,也为日后留有可以否认的余地。即便是现在,我还是愿意作这样看待,虽然心里己冷得像冰窝!

事物的存在是无情的,它的逻辑趋向不会买谁的面子!自去年师涛被拘捕以来,直到赵紫阳先生逝世而引发的绑架林牧老人,非法迫害与打压良知律师李柏光、郭国汀、高智晟等等一系列极权主义整肃举措,正被逐步推向高峰!所有这一切,均已确证一党专权的无法无天(以“良法”装潢门面,有法不依,恶法肆虐,无法乱整等等)之行政流氓手段,其恶劣性质,丝毫不变。国家恐怖主义的一套,仍旧被当权者奉为圭臬。世人明明白白地看到,在这些现代政治白痴眼里,只有对权力的无限崇拜,而没有正义道德上的任何招唤。这是一帮正宗的勃列日涅夫、昂纳克、齐奥塞斯库等辈的徒子徒孙。其可耻下埸,却是注定了的。

所以,对于这些劣等人物及其势力,如果抱有任何幻想(期望),同样是白痴一个,同样是可耻的!而当前,那些像张伯伦式国际人物,以及其势力,相比之下就更加可耻可卑!若透视其本质,无疑地等同于贪吃人血镘头的恶魔恶鬼!

但是,我们应当同时清晰地看到,现在的中国已非昔日之中国。并非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中国没有自已的曼德拉、哈维尔、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里尼克、金大中…。不,中国不仅有,而且众多,越来越多,多得打杀不尽,消灭不绝。正如刘晓波先生敏锐地指出:“…权力在官府,道义在民间的社会格局,现已凸显。…”。请试想,如果不存在大量的上述那样的人物群体,民间道义格局能够凸显吗?显然是无从谈起。故而,完全可以预见,一埸非暴力的伟大革命必将到来,必将席卷全中国。那么,让那些反动成性的白痴们,按他们的逻辑去整肃吧,打压吧,迫害吧,消灭吧。其实,他们正在人民的强烈抗议与谴责声中,从反面“推进”着中国的自由、民主的进程,但这必须“结合”我们正面的推进举措,才会有望成功。从这个特殊的角度看,倒是可以说,“中国人,齐努力吧”!

所以之,笔者就是不信,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会绝缘于现代世界文明之林!真是岂有此理?

2005 .3 .1 .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

大参考总第2538期(2005.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