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任不寐《高压政策给中国转型带来更大成本》一文,感觉写得很好,简直是太好了!——因为最近几年我越来越少听到民主人士、尤其是大陆中文网上民主人士能这么客观分析总结中共长期以来镇压异己、钳制自由的反动一贯性;越来越少看到有人能身处大陆网络人士尤其是知识精英们享受的反常虚假宽松小环境,却还能对大陆的真实现状保持这么清醒理智的头脑。

既谈不上“进步”,却也谈不上“回潮”

六四镇压后,我在大陆一直生活了十多年,所以对大陆镇压异己情况一直特别注意观察。应该说十多年来,中共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基本上是一贯严厉毫不留情的,从江泽民到胡锦涛既谈不上“进步”,却也谈不上“回潮”——唯一有一点多少出乎本人意料的,就是中共当局前些年对互联网自由言论一开始的监管不力、或者有监管无镇压(事实上95-96年大陆迅速发展互联网,本来对老百姓严格封锁的国界立刻虚拟化,没想到打开了海外窗口,这一进程大大超过其他专制国家,也快得出乎本人预料)。但几年后的今天,这种“不正常”状况正在慢慢回归“正常”——资本家和专制制度和平共处,一致封杀网上的言论自由,也许正是这一点使得很多对此前中共镇压行动不了解、不研究、不关心,却只享受了短暂“互联网之春”的网络知识分子,如王怡等人“江不如胡”的一种麻痹和错觉。

其实我们只要稍微客观冷静分析一下过去,就不难发现大量从江泽民时代持续至今根本没有改变过的专制镇压倒行逆施——从王丹因为在海外发表文章就重判十多年而后驱逐出境开始,江泽民政权近十年来大规模镇压“中国民主党”、重判杨子立“四君子”、逮捕关押黄琦、逮捕刘荻、杜导斌、罗永忠、蔡陆军、重判清水君,这一系列镇压举措,都完全符合中共政权的惯常逻辑:那就是只要胆敢“组党”的、一定“严打”(所以杨子立、清水君才特别被重判);有“和境外敌对组织联络”情节的,一般也属于较严重罪名之一(这方面判例很多);如果存在公开针对公众的反共宣传活动,原则上也不会放过(如果网络上的发文改成现实生活中去贴大字报,肯定被立即逮捕)。后来,虽然通过互联网给海外民运某些传媒机构投稿,和海外民主人士联络,这些事情本身和早年相比似乎已经不那么特别危险了,但这如前所说,这仅仅属于专制政权面对新信息技术的一种失察、滞后和反常,并不能说明这些举动本身中共已经可以容忍。

另外一点十多年从来不变的,就是中共基本上从来对有点名气的知识分子比较客气,即使重判也会很快保外就医让他们出国。但对没有名气的、或者不属于知识分子圈子、或者在海外民运中比较孤立的异议人士,打击起来就特别凶狠——比如对长期公开批评中共并和海外民运保持密切联络的反共老将刘晓波博士,大陆当局最近这些年来就一直没有关押,但对黄琦、郭庆海等“无名小辈”则决不轻饶——甚至在网络时代,开始镇压网络言论自由也先拿杜导斌而不是刘晓波开刀。再往下,很多没有名气的人被逮捕关押甚至大家根本没注意过——比如我出国前就听说上海有人因为用电邮转发大参考而被判多年!(我敢猜测说刘晓波转发的敏感东西会更多,但他却会没事)。这种区别对待,属于中共长期以来的一种惯用愚弄世人、欺骗国际舆论、分化瓦解民主力量的卑鄙策略,我们当然没有任何理由用刘晓波、余杰他们此前好几年安然无恙,来作为大陆人权状况已经改善到传唤刘、余就属于“回潮”地步的证明,否则就等于自觉去配合中共的这种“异议大熊猫”欺骗手段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大陆的言论环境究竟是多么地险恶,我自己就最身有体会:我是二十一世纪才出国的,出国前最后几年,给多X发稿,从来是使用极其严密、理论上根本破译不了的SSL加密方式通讯。而且绝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我就是“安魂曲"——这固然是因为我文章本身很敏感,但更大的原因则是我深知仅仅(!)给多X这类”海外敌对传媒“(当时中共肯定这么定性)投稿这件事本身,已经足够让本人在大陆吃不了兜着走的了(最起码是丢掉工作出国无望)!——后来我出国前仅仅有一次(!)自己一时忘乎所以在大陆某公众论坛发表了几句敏感言论,结果第二天就有大群公安敲开我家房门问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可能他们以为我说那样的话,一定有来头,上门看了才觉得不过一个网民)!搞得坐过牢、即将出国的我吓得够呛,第二天就向老婆布置自己一旦出事向海外如何呼吁的事项。可见当时大陆网人的一般生存状况是什么!(那个时候,多X网经常有芦笛文章,我也常被大参考夸奖……但海外传媒真的没听说王怡赵达功东海一枭这些后起之秀,杜导斌我也仅仅因为有人冒充”黄喝楼主“我才有点印象,怪不得这些后来人不理解大陆环境的险恶)

甚至一直到去年初海外搞关注刘荻活动,我还长期不敢公开正是某某首先帮助我在国内论坛转贴征集签名这件事,和杜导斌等联系时也从来小心谨慎,能帮他们遮掩一些痕迹就遮掩一些。我始终习惯认为:和我这样“海外敌对势力”联络,这本身就足以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麻烦!

当然,事后看来我这样习惯了提防黑暗和恐怖,在王怡等看来是过分谨小慎微了——这也难怪,俺们搞“地下工作”的那阵子,显然没有理由认为中共对待网络自由言论会特别“法外开恩”的么!而到了东海一枭他们敢满世界投稿大骂共产党的时候,至少大陆的网络言论环境看上去已经比我当初所担心的要宽松十倍,不然东海一枭和杜导斌他们也不敢鼓励大家“用真名、说真话”了……但网络言论自由度一开始的宽松,却也给民主力量本身带来了很多问题:一些人麻痹了(比如杜导斌、清水君、罗永忠、蔡陆军),以为狼不吃人了,结果自己吃了亏。最大的问题在于,这种反常情况严重掩盖了大陆言论自由状况的真实黑暗和中共镇压普通异议人士的一贯残酷——所以才会出现清水君被重判,海外人士有理由人人自危的事情居然乏人关注,今天刘晓波余杰两位大名人被游戏般传唤一回,王怡等大陆知识界马上就觉得“天一下子就黑了"的反常对比!

记得我出国前给多X悄悄投稿时,曾读过一篇很让自己自豪的文章,该文把我们这些异议人士的海外秘密投稿比作地下工作者揭露中共黑暗“永不消逝的电波”……现在回想起当时自己的真实感受,坐在电脑前写文章投稿,那还真的有一种李达等“地下工作”的紧张刺激感觉呢……可惜,对那些从没有在最黑暗最恐惧状况下坚持“地下斗争”,却想当然习惯了向海外传媒大张旗鼓公开投稿拿稿费也毫发无损虚假“网络自由”的新一代“大陆网络异议人士”来说,这一切他们直到今天也还完全不能理解,所以他们才只会惊呼“天一下子就黑了”!——问题是他们恰恰是根本忘了本,忘记了安魂曲还有很多普通人在江泽民时代漫漫长夜中是怎么靠一颗颗真正“勇敢的心”去挑战中共、成为网络民运先行者的——希望这些网络时代突然出现之反常宽松网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维权名人”们,这次终于能够看清中共的本来面目,对大陆的严酷环境不再抱不切实际的幻想、真正开始走出自己的“精英大熊猫”小圈子(而不是直到别人可能对大熊猫下手才开始惊恐万状、哭天抢地),理解、尊重那些大陆普通民主人士的风险和胆魄吧!

大参考总第2466期(2004.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