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余杰和张祖桦“三君子”虽然获释,但仍然没有自由。警察日夜坚守岗位,监视着“三君子”的一举一动。事实上他们被软禁。但三人软禁情况各不相同,有一些细微的差别,是“硬软禁”和“柔软禁”的差别。刘晓波是实实在在的“硬软禁”,警察不允许他离开自己的住所一步;据说余杰可以与夫人一起上街,但警察在后边紧跟,寸步不离,可谓“柔软禁”;张祖桦的情况与余杰差不多,也属于“柔软禁”。

令人不解的是,警察对涉嫌犯罪的工具——电脑——处理上,三人情况也不同。警察将刘晓波的电脑搬走,至今不归还,不知是什么道理?电脑里的文件完全可以拷贝下来“审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难道刘晓波电脑里还有什么秘密?余杰的电脑警察没有搬走,只是拷贝了所有文件。不过余杰有电脑又有什么用?余杰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他不能上网,当局卡断了线路?唯有张祖桦可以使用电脑。美国之音记者海涛写道:“后来,张祖桦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记者:他那天晚上被带走的经过……”,这说明张祖桦还可以使用电脑上网?但张祖桦还可以写作发表文章吗?

“三君子”回到家里了,但失去了自由,从一定意义上说与坐牢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地点、环境、条件不同罢了,是另一种形式的牢房。这种软禁究竟有没有期限,什么时候解除软禁?

“三君子”中,只有刘晓波经常被软禁,而余杰和张祖桦都是第一次。刘晓波被软禁往往都是在“敏感时期”,如每年六四纪念日前后,中共开党代会、人大、政协会议期间。现在是“敏感时期”吗?当然不是。那为什么还要软禁他们呢?当局的意图是什么?是要达到什么目的?我分析有这样四种可能:

一、当局想正式逮捕“三君子”。既然电脑资料被当局复制,甚至将“三君子”发表的文章打印出来让他们“签字画押”,那就是要找出他们的“犯罪依据”,当局在研究整理这些材料,并在试着强加什么样的罪名。既然准备逮捕他们,软禁也就不奇怪。

二、当局要创建一种以前未曾有过的对付有影响的不同政见者的模式,不逮捕,不判刑,这种模式就是长期软禁,并解除他们的“武装”(电脑),阻断他们与网络的联系和通过网络发表“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让你看不见听不到,强迫你无声无息。软禁虽然要付出成本,但对于当局来说这算不得什么。

三、当局想通过对“三君子”的行动观察一下国内政治动向,尤其是看看知识分子有什么反应。如果反应不大,当局将得寸进尺,准备对全国知识分子进行整肃,所有的不同政见者都将面临被拘禁、逮捕、软禁的危险,一场新的毛泽东式的“反右运动”可能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如果反应强烈,引起连锁反应,甚至引起党内矛盾和加剧派系斗争,危及胡温政权,当局也可能适可而止。

四、当局是变相对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下手,目的是摧毁独立笔会。刘晓波、余杰、张祖桦都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其中刘晓波是会长,余杰是理事,张祖桦是骨干会员。一年来,笔会成员积极参与国内维权活动,关注农民、工人的疾苦,揭露中共权力腐败,抨击专制制度,赢得了许多民众和知识界的支持,眼见笔会发展壮大,其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尤其是笔会吸引了国内知识界的重视,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把成为笔会会员作为一种崇高的荣誉,笔会演变成与当局对抗的国内唯一存在的组织,当局害怕了,害怕笔会成为反抗专制政权的一面旗帜。由于独立笔会隶属于国际笔会,当局不能取缔,不能宣布其违法,干着急,没办法,只好霸王硬上弓,铤而走险,拿笔会高层开刀,进而试图达到“瓦解”、“消灭”或“重创”笔会的目的。

赵紫阳被软禁,蒋彦永被软禁,现在“三君子”也被软禁了,看来“软禁”开始普及了。软禁是根据中国哪条法律,我是不知,大概就是中共自己“无法无天”的手段。当局究竟想干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2004年12月17日

大参考总第2461期(2004.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