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间对毛泽东的崇拜可谓登峰造极

文化大革命,称得上中国历史上、乃至人类历史上的空前大灾难。

它是共产暴政实施阶级灭绝的登峰造极,是个人极权的无法无天和多数暴政的疯狂发作,致使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文化遗产遭到空前的破坏,法律秩序荡然无存,个人崇拜如日中天。

文革最为残暴的是对人的生命、权利和道德的毁灭性践踏,政治迫害之广涉及到上亿人,上至国家主席下至襁褓中的婴儿,死于迫害的人至少几百万。

然而,文革四十年,境外热议,境内冰冻。事实上,文革结束三十年来,在中国本土,对这场空前灾难的真正清算从来没有进行过。

清算文革

是的,文革刚刚结束时,以邓小平为首的重新掌权派,在短期内支持过否定文革和“非毛化”的思潮,但如同邓小平式改革是“跛足”,邓式否定也是“跛足”:首先,大而化之的抽象性否定而不作具体深入的清算,所以,邓小平提出的否定原则是“易粗不易细”;

其次,是“伟人犯错误”而不是制度性大罪恶,文革的主要罪责由林彪集团和四人帮集团来承担,却轻易放过了真正的首恶毛泽东,所以,对毛泽东只能作出功大于过的“三七开”评价;第三,是“浩劫”而不是人权灾难,所以,平反也是独裁权力自上而下的恩赐,还要让受害者感恩戴德。

对于在文革中受到迫害的邓小平们来说,清算文革的主要目的有三:1,基于重掌最高权力的政治需要,必须清除坚持毛泽东权威的华国锋集团,以便确立邓小平本人的权威;

2,基于重建中共政权合法性的需要,必须中止弄得民困国穷的“阶级斗争为纲”,以发展经济来赢得民众的支持;

3,基于掌握权力再分配的主导权,保证否定文革的最大受益者是那些曾经被打倒的中共权贵。

邓式改革

所以,当邓重掌最高权力,当否定文革和平反大潮使中共获得新的民意支持,当那些被打倒的中共权贵纷纷重新出山,否定文革的政治价值已经最大化了,必须叫停。

因为,继续清算,非但毫无收益,反而必将导致邓小平们的倾家荡产。

邓小平们太知道,毛泽东是中共政权的缔造者和象征,他们都是毛的传人和一党独裁制度的最大受惠者,无论是文革前的阶级斗争还是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只要想保住一党独裁的特权,保住权贵阶层的既得利益,就必须捍卫毛的旗帜和淡化毛的罪恶。

文革时的阶级斗争是要保持一党专政

因为捍卫毛就是捍卫邓小平们自己,而彻底清算文革必然导致对毛的彻底否定,也就等于邓小平们的自掘坟墓。

于是,伴随着独裁式经济崛起的政治过程,乃一个接一个的“小文革”。一旦邓小平大权在握之后,他就重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镇压民主墙,主持《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意识形态霸权封住了对毛泽东及其文革的清算。接着他发动“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罢免开明总书记胡耀邦,直到在首都北京大开杀戒,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六四大屠杀,并把反对开枪的另一位开明总书记赵紫阳软禁至死。

于是,邓小平的继承者江泽民和胡锦涛,才会坚持邓的独裁式跛足改革和禁言文革,坚持六四定性和镇压民间维权。正是基于独裁权力的病态敏感,江泽民才会大规模镇压法轮功、制造又一起人权大灾难;胡锦涛才会上台仅三年就在政治上急遽左转、制造出近年来罕见的“政治严冬”。

肖像的象征

再看那些高举民粹主义旗帜的民族主义愤青和新左派,他们无不对毛泽东遗产情有独衷,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具有鲜明的文革特征。而这显然与文革清算的极端乏力高度相关。

邓小平式的跛足否定,在轻易放过制度性罪恶的同时,也轻易放过了全民性癫狂的多数暴政,狂热崇拜、红色恐怖、抄家揪斗、私设公堂、打砸抢、派别武斗、以及北京大兴县、湖南道县、广西四二二、内蒙内人党血案等大屠杀……,至今仍然见不到这些暴行的参与者的回忆和忏悔。

所以,文革反思在大陆的沉寂是官民共谋的结果——罪魁祸首毛泽东的画像仍然高挂在天安门城楼的正中,毛的干尸仍然躺在天安门广场的正中,而只要文革首恶毛泽东的偶像地位一天不坍塌,中国式文革就一天不会消失!

在此意义上,尽管作为历史大事件的文革已经结束三十年,但作为中国式大灾难的文革却从来没有结束过。

BBC
2006年05月15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6:02北京时间 00:02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