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从绑架到软禁再到逮捕,随着山东官权对盲人维权者陈光诚步步升级的迫害,官权的野蛮也越来越走向疯狂和下流。如果说,一个月前,“陈光诚声援团”在临沂遭遇,临沂当局还表现出最低的理智,虽然有堵截围殴,却无毒打和抓人;那么,一个月后,在陈光诚案开庭前夕,山东官权对高智晟律师的秘密抓捕,已经是丧失最低理智的疯狂行为;临沂警方以莫须有的“盗窃嫌疑”刁难许志永、张立辉、李方平三位律师的行为,凸现的不再是权势者的蛮横力量,而是恐惧导致的下流,是脑子进水的弱智。

然而,面对民间依法维权的坚韧理性和不屈尊严,山东官权再癫狂,也尽现虚弱;临沂警方再流氓,也不敢一黑到底;否则的话,中共当局不会对高智晟容忍到现在,山东官权也不会严密封锁抓捕高智晟律师的信息,更不会让陈光诚的三位辩护律师走出派出所。

一直关注陈光诚案的许志永博士,曾经为陈光诚写过一篇很愤怒的文章《一个政府对一个盲人的战争》。的确,在独裁国家,政府是庞然大物,个人则微不足道,个人面对政府的蛮横,常常产生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之感。然而,当庞然大物缺乏道义基础而微不足道拥有充分道义之时,对抗的结果未必就是强者通吃的零和游戏,即便官权拥有一切有形的专政手段,在无形的道义反抗面前,也不得不有所收敛。围绕着陈光诚案的官民之争,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说,今日中国政治天空仍然晦暗不明,但不再是看不到丝毫光亮的纯粹黑暗,民间抗争的此起彼伏,如同点点星光点缀着夜空。因为,独裁官权已经无法一手遮天,民间已经摆脱了“三呼万岁”的愚昧,也在逐渐超越万马齐喑的懦弱,所以,官权的政治僵化和民间的权利觉醒、官权镇压与民间反抗、官权暴虐的下降和民间勇气的提升……同时并存。加上互联网、手机等高科技工具提供了便捷的信息平台,使民间的反抗之声已经无法彻底封锁,很容易将民间抗争变成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从而形成国内外相互配合的舆论压力,致使中共的监狱等于道义成全。

今日中国,民间价值与官权价值越来越走向分化乃至对立,在对官民之争的社会评价中,民间价值往往压倒官方价值,那些遭到官权打压的勇者,可以从得道多助的民间土壤中汲取力量,民间良知的不断涌现又反哺民间土壤,形成了相互激励的民间勇气。尽管政治恐怖依旧,但已不再能产生杀一儆百的威慑力,民间人士走向监狱的过程,既是不断加大镇压成本之旅,也是一路提升反抗者知名度之旅。所以,即便官权屡屡用牢狱之灾来恐吓民间,也无法让民间闭嘴;即便动用从政府暴力到黑社会暴力镇压维权,也无法扑灭草根维权的火焰。

没有人喜欢坐监狱,绝大多数人怕坐牢,即便大家都不怕坐监狱,也不可轻言把牢底坐穿。然而,当独裁者把监狱强加在反抗者头上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共制造的每一起牢狱之灾,都将让它付出一定的政治成本;良心犯面对牢狱之灾的大义凛然,都会让民间多一份让强权害怕的从容。

2006年8月18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