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前几年两会答记者问相比,今年两会温家宝的记者会答问,与政治改革有关的内容,不仅内容有了明显的增加,而且不同于那些应付了事的官话。

中央电视台记者问到反腐问题,温家宝的回答涉及到体制改革问题,核心是如何通过体制改革来解决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他说:“造成腐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制度上入手。因为这就需要改革我们的制度。……贯彻我们已经制定的行政许可法,减少审批事项。政府部门掌握了大量的行政资源和审批权力,容易滋生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第二,就是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减少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加强人民对政府的监督。今后,凡属审批事项,特别是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都要实行公开、公正和透明。”

法国世界报记者问到中国政治民主化问题,并在提问中将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的署名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与香港出版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联系起来。

温家宝重述了两会前他的署名文章的内容,再次强调:1,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价值,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2,每个国家的社会发展历史和发展水平的不同,决定了不同国家实现民主的形式和和途径的不同,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温家宝还说:“社会主义民主归根结底是让人民当家作主,这就需要保证人民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就是要创造一种条件,让人民监督和批评政府;就是要在平等、公正和自由的环境下,让每一个人都得到全面的发展;就是要充分发挥人的创造精神和独立思维的能力。”

温家宝特别解释了“100年不动摇”,不是说“100年不要民主”,而是说“社会主义由不成熟到成熟,由不完善到完善,由不发达到比较发达,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在这个阶段当中,我们要实现两大任务,推进两大改革:一是集中精力发展社会生产力;二是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特别是让正义成为社会主义制度的首要价值。两大改革:一是推进以市场化为目标的经济体制改革;一是以发展民主政治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

然而,法国世界报记者在提到赵紫阳时问到:“有关民主,我还有一个问题,最近前总理、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在香港出版一本书,赵书中提到,中国如果要实现现代化,要向东边台湾那样实行民主的政策。台湾也是处在独裁统治下,现在实现了民主与多党制,请问你对前总书记赵紫阳的话有何看法?”

温家宝的回答说:“至于你谈到香港出版的书与我谈过的这些观点没有任何联系,因为我也没有渡读过这本书。”

记者会结束后,登陆新浪网查看记者的视频和文字稿,视频没有任何删节,而文字稿删掉了以上问答。

在我看来,法国世界报记者把《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与《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联系提问,显然是从温家宝的署名文章对“初级阶段”的强调中读出了赵紫阳时代的气息,于是,记者想借提问之机测试一下前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如何看待自己的老上级、前总书记赵紫阳。

温家宝注定要让这位记者失望。温回答这个问题共用了719个字,但回答人民日报署名文章占去679个字,而用在赵紫阳问题上仅有40个字,且要用最简短的回答来澄清现在的他与赵紫阳完全无关。

看得出来,由于赵紫阳这个名字本身的政治敏感性,温对他与赵紫阳曾经有过的上下级关系极力回避,所以,即便在这区区40个字的回答中,温不仅刻意不提赵紫阳的名字,而且尽力撇情他与赵紫阳的关系。

虽然这段问答只占记者会的一小部分,但也凸现了中共政权及其高官的内在恐惧和虚弱——这个政权害怕自己的前总理和前总书记,这个现任总理害怕自己的老上级,怕到连赵紫阳的亡灵也不敢提及。

2007年3月16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