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节澳门劳工大游行的枪声,尽管仅伤一人,但警察居然用鸣枪来维持游行秩序,还是惊动了世界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和评论,对澳门警方和何厚铧政府提出批评。

然而,在澳门的祖国中国大陆,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各种媒体上,澳门的枪声被彻底消音。百度一下“五一节澳门枪声”,搜索出的结果居然仅有一条。如此干净的白茫茫大地,堪称最有效率的新闻管制。

五月三日,我在网上看到《大连警察杀人全国媒体噤声》的报道。作者郭巧,原载于最新一期《亚洲周刊》(二十一卷十八期)。报道说:“大连铁路公安局一名警察五枪打死前来谈判赔偿的一家三口。”“四月二十六日,大连铁路公安局熊岳城值班室传出五声枪响,出租司机王洪武夫妇及六十二岁老爹三人毙命。”

倒在血泊中的三位死者,父亲王长达,62岁,中两枪,当场毙命;儿子王洪武,35岁,中两枪,也是当场毙命;儿媳王晶,29岁,中一枪,送医院四十分钟后死亡。

开枪杀人的警察名叫苏凯。

又是警察,又是开枪,杀死三个平民的惨案,已经足以令人震惊!

但更令人气愤是官方封锁消息。郭巧的报道说:“地方政府和宣传部门封锁新闻,网站新闻被删除,媒体不能跟进报道。”“案发当天,北方网登了一则通讯稿,仅过了一个晚上,就被删除了,当地媒体据传已接到不准报道此事的禁令。28日,云南《春城晚报》和福建《海峡都市报》作了简要报道。但中国有全国性影响力的报纸很快就收到不准报道的禁令。”

就在案发前两天的4月24日,温家宝刚刚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该条例一出,大陆媒体一片叫好声。叫好的首要理由是中国政府第一次把“尊重民众知情权”变成法规。第二个理由是这一条例与国际通行的“政府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的立法原则接轨。

首先,该条例的第一章第一条就是:“为了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促进依法行政,充分发挥政府信息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社会活动的服务作用,制定本条例。”显然,大连铁路公安局属于政府部门,该部门警察在派出所内开枪杀死三人,理应向社会公布。

其次,该条例第二章《公开的范围》第九条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下列四大内容,其中的“(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二)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显然,人命关天,三位公民倒在警察的枪口下,已经涉及公民最为重大的“切身利益”,也是需要让“社会公众广泛知晓”的信息,理应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然而,从4月26日到5月3日,案发已经整整一周,不但相关政治部门装聋作哑,而且全国媒体也毫无声息。时至今日,公众不知道案件真相,不知道警察为什么开枪,不知道警方如何调查,不知道调查是否有了结果,更不知道如何处置杀人犯。

如此重大的警察杀人案却被封锁的严严实实,当地官权至多能够封锁辖区之内的媒体,而肯定没有一手遮天的权力。所以,禁令必然发自能够号令全国的中宣部。

这是两次扼杀,也是双重犯罪:第一重是警察开枪,犯下了杀人罪,还是执法犯法之罪。第二重政府下令封锁血案真相,犯下掩盖杀人罪的罪恶,使个别警察的杀人罪变成政府封锁信息罪。

独裁制度就是制造双重谋杀的黑牢,从六四大屠杀到汕尾血案,多少被两次扼杀的冤魂,至今仍然见不到一丝真实的阳光,得不到公正,而只能默默地发霉腐烂。

在大陆中国,多少人的生命被两次扼杀:一次是专政暴力对国民肉体的扼杀,一次是制度谎言对受害者家人的发言权、公众的知情权和媒体的报道权的扼杀。

政府暴力,残害着生命;制度谎言,掩盖着真相;暴力和谎言的结合导致制度性冷酷,对生命,没有怜悯,没有珍爱,没有敬畏。这种冷酷的屠夫制度,还要把中国人的生命当儿戏耍弄多久!中国人作为人,还要忍受这种不把人当人的制度多久!

2007年5月4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

编者附录:

亚洲周刊:大连警察杀人,全中国媒体噤声

2007-05-04 11:38:09 楼主

亚洲周刊郭巧/大连铁路公安局一名警察五枪打死前来谈判赔偿的一家三口。地方政府和宣传部门封锁新闻,网站新闻被删除,媒体不能跟进报道。开枪警察苏凯如何处置,警方调查的结果如何,受各方关注。

四月二十六日,大连铁路公安局熊岳城值班室传出五声枪响,出租司机王洪武夫妇及六十二岁老爹三人毙命。警方迅速封锁消息,当地媒体无法报道事件过程,中宣部禁止全国媒体跟进报道。事件真相正在调查,但只手遮天的心态,严重侵犯受害者权利和民众知情权,也难以排除黑箱操作、背后交易风险,更消耗民众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

当日,死者王洪武的哥哥王洪远靠着出租车门站着,点着烟,向着三米外的台阶上望去。那是大连铁路公安处熊岳城站派出所值班室。

二十分钟前,王洪远的父亲和弟弟、弟媳走进那间屋子。弟媳王晶从玻璃窗前看了他一眼,他以为里面谈得挺好。他放心地跟正在拉客的同行聊天。这是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火车站广场内摆满了拉客的出租车、私家轿车和三轮车。乘客进进出出,司机大声的询问着每一个路过的人。在离台阶大概一米的地方,围着铁链,出租车的分界线——按照火车站规定,载客营运车辆不许越过铁链拉客。

烟抽到一半时,突然从屋内传出“砰砰”几声枪响。王起初以为是在摔杯子,“或许没有谈好”。他回头却看到了王晶靠在窗子的身体慢慢倒下去。这让他感到恐慌,几乎是同时,他跳起来,穿过候车室,冲向值班室。

值班室的门在候车室内左上角,沉闷的枪声回荡在候车室大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人们开始叫喊、奔走,车站内乱成一团。

门被反锁了,王试图用拳头把门砸开。几分钟后,一名穿制服的警察赶来,和王一起叫喊,里面的人才将门拉开一道只容身体进去的口子。

当开枪者——一个叫苏凯的警察左手把门,右手端枪,颤抖的出现在门口时,王洪远没有顾忌太多,他一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三个亲人。

六十二岁的王长达面部朝上横躺在文件柜前,脑袋下面流了一滩血,看来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他的儿子——三十二岁的王洪武卧倒在他的脚跟头;二十九岁的王晶右手捂着肚子倒在桌子边上,脑袋对着丈夫的侧脸。

上午九时,王洪武开着他的红色桑塔纳正在火车站广场揽客。他是附近黎明村人,有个十二岁的儿子,妻子王晶在一家服装店工作,母亲马文芝跟他们住在一起。

他开车一年多,跟熊岳城镇上的年轻人一样,他的生活总跟火车站紧密联系在一起。据王的一名同行介绍,熊岳城镇有两百多辆轿车经营客运,主要集聚在火车站和汽车站。

起因只为医疗费

当东北腹地通往大连港口的交通大动脉——沈大线的火车通过熊岳城时,这是第八站。这里有首批国家三A级旅游区望儿山,这里还有占地面积一点八平方公里的熊岳温泉,早在唐代,这里的人们就开始利用泉水活络与健身。这里每天游客如织,五一前后,正是拉客出租车的旺季。

据王的侄子王世超说,王是因脚踩站外隔离的铁链子,与火车站民警苏凯发生争执,王被苏追出三百多米远后倒地抽搐,随即被一二零急救车送往医院。

王的另一名开蓝白色桑塔纳同行说,王试图越过铁链去拉客,才与民警发生冲突。他把王称之为“黑车”——“没有正式营运执照,在熊岳城镇的黑车大概有百多辆,每天停在火车站门口的都有三十、四十辆,规则的制订者与违规的司机们经常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王洪武被送到医院,并无大碍。他对前来看他的家属说,他只是觉得憋闷,才晕过去。他的主治医生检查后说,王没有病,他只是脾气急躁。

王洪远接到朋友电话,得知弟弟出事赶到车站时,在附近开音像店的父亲王长达正在跟民警争执。车站派出所所长认为,如果医药费不多,一、两百块钱就算了,互不追究。但当王长达得知医药费多达七、八百元时,下午,他又一次找到所长。这次,所长让他找当事人。根据王长达对王洪远的复述,苏凯的态度很好,说等王洪武好了之后再面谈。

下午三点左右,王长达父子以及另外一对朋友夫妇共六人乘两辆车赶到火车站,找苏凯调解。他们约定,王洪远和那对朋友留在外面等候,进去办公室的,是王长达和王洪武夫妇。

马文芝老太太接到儿子电话是在下午三点五十分左右,她由孙子王世超搀扶着赶到火车站。除了王晶的身体尚在抽搐,王家父子已没有气息。老太太当场晕厥过去。

“当时,苏凯并没有离开。”王世超说,他看见这名警察端着枪冲着门口方向,双手不停地抖动。

王洪远去敲派出所长的门,没人应答,他又返回来,并拨打了一二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声音嘈杂,慌乱。警察堵着门,不让外人进入。

一二零赶到时,只抬进来一副担架。极度恐慌的家属把王洪武搬到了担架。王世超只好背起婶子冲出去。在急救车里,王世超一手握着三叔,一手握着三婶。他感觉到王洪武已经死了。王晶似乎还很清醒,她大叫了一声:“大侄,我疼。”王世超以为她只是休克了,除了王洪武胸口上稍许有些血迹,王晶身上干干净净。在医院门诊照CT时,发现了王晶的枪伤:在左侧腹部,肚子里有大量淤血。四十分钟后,医生宣告病人死亡。

车站一度戒严

这时候,熊岳城火车站开始戒严,站内警灯闪烁。在枪案现场,一名警察从地上捡起一颗弹头,随后马文芝老太太也在窗户边捡到一颗已经变形了的弹头。晚上十一点多,王洪远终于同意将停在值班室数小时的父亲的尸体送进医院太平间,其间,王洪武和妻子的尸体也已运到。

二十三时,戒严解除,但站内派出所值班室门前五米范围被警戒带拦住,大厅内的警察对枪击事件闭口不谈。

四月二十七日上午,王家父子三人的尸体在当地二医院解剖,一直守在现场的王家大儿子说:“王家三人共中了五枪,王长达父子分别两枪,王晶一枪。”

“子弹穿过王长达的左耳,导致颅内大量流血,另一颗穿过左胳膊,射入腹部;王洪武的胳膊和胸部各中一枪,其中一颗子弹穿透肝脏嵌入脊椎,子弹夹出来的时候,弹头明显扁了。”

熊岳城站恢复了往日的人潮汹涌,除了附近多了很多“辽OS”开头的大连铁路公安处的车辆,火车站广场依然是出租车司机的战场。但恐惧还没消散,过站的旅客从被警戒带和椅子围起来的公安值班室看出了端倪,司机争相谈论着几天前那场杀戮。

媒体被禁止报道

但民众并不知情,案发当天,北方网登了一则通讯稿,仅过了一个晚上,就被删除了,当地媒体据传已接到不准报道此事的禁令。二十八日,云南《春城晚报》和福建《海峡都市报》作了简要报道。但中国有全国性影响力的报纸很快就收到不准报道的禁令。

铁道部对该起恶性枪杀事件非常震惊,一个由大连铁路公安处十多名警员组成的专案组赶至熊岳镇。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专案组负责人、大连铁路公安处一名副处长和刑侦支队长在渤海招待所与死者家属会面。会见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没有实质性内容,只是为了安抚家属情绪,让他们不要做出过激的事情。最后,公安处希望家属能找一个代表来跟他们商谈。受害者家属找了律师,但警方似乎很急,提出下午便要见面,被拒绝了。王世超说,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片迷茫。

开枪警察苏凯今年三十七岁,刚调任岗位三个月。他被带走后,至今没有任何音讯,为何开枪,也尚未得知。但警方对网上流传的消息甚为恼怒,表示那是不负责任的虚假报道。

目前,专案组把调查方向定在了开枪原因上,大连铁路公安处一名警官证实了枪击事件,他认为:“现在只知道警察开了五枪,死了三个人,具体原因还在调查。有很多原因,是不是袭警?有没有动手?事情还没定性。”

死者家属担忧的是,虽然有大量的群众听到枪声、并目睹了案发后的第一现场,但由于开枪时大门紧闭,三名进办公室的当事人均已死亡,枪击案调查是否公正。警方至今未公布任何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