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府在六四纪念日前夕出台新条例,加强安全工作,严防各类自发性集会。公安部负责人表示,北京的奥运会保安工作已进入临战阶段。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2008-05-06

美联社发自北京的报道说,星期一北京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新的措施,加强对天安门附近地区的监控。新措施不但授权警察可以随时检查过往车辆和行人的证件,严禁枪支、爆炸物等危险品,更强调公安部门有权采取一切措施,清除在广场中可疑或自发的群众集会。本台记者打电话到东交民巷派出所,了解北京公安部门对“可疑”和“自发性”集会的定义和解释,值班警官表示:

“我们查主要是针对天安门附近的(活动),我们是看着可疑就查了呗。这事很不好说,随机性很大。”

自从1989年6月4号,中国军队镇压了以学生为主体的抗议运动以来,天安门广场一直是中国政治上的敏感地区。特别是近年来,中国政府接连在广场上压制法轮功学员和一些藏人的抗议行动,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对于中国政府每到敏感纪念日,或在重大国际活动前夕加强对民众的监控,北京的独立作家刘晓波认为,这并不奇怪:

“在中国这种独裁国家办奥运,这种政治化是必然的。清场、加强各方面的检查等等,这不光是一个体育方面的事,这是它统治的惯例。独裁国家办奥运,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化的奥运。”

对于刘晓波先生的看法,长期在北京从事媒体工作的彭定鼎先生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奥运会在中国这种政治制度下举办,肯定会导致对人权进一步的压制,因为它是政治目标,奥运会从一开始就是政治化的。为了展现政治形象,它有所谓的三个不惜,其中一个不惜就是:不惜国际形象严厉打压。所以不要以为举办奥运会,中国会出于国际形象的考虑,切实地改变人权状况,这是不可能的,本性所致。”

对于目前北京市政府加大警方监控的行动,彭定鼎先生认为,这不但使北京本地人和外来人员的日子更难过,而且用警力查“堵”的方式,限制民众自由表达意见是愚蠢的。

“中国政府把奥运会的地位抬的越高,越使奥运会成为一个危险的目标。我的奥运之梦是,人们在奥运会上不是为选手的国籍欢呼,而是为选手的优秀表现而欢呼。我也希望在奥运会期间,能够看到人们和平有序地表达自己的不满,甚至示威。而我也希望看到警察有序地维持示威的秩序。但是这一切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下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的宣泄必然会导致对共产党根本制度、对社会主义制度提出挑战,而这个挑战共产党是不能接受的。所以由于统治的脆弱,它现在只能运用最后的手段,就是压制一切挑战和不满的宣泄,这样只会加速加剧它走向灭亡的过程。”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5月1号在天安门地区检查工作时强调,各级公安机关要有紧迫感,因为奥运会安保工作已经进入临战阶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