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感受大雪;被监控的目光,感受今夜的亡灵;雪花是否飘进坟墓?是否把我的雪中之梦带去。我怎能不忆起纪念碑的斜影,把恐怖之夜投进我的瞳孔。有人说,为自由而死是一种伟大。而我宁愿,你们活在平凡中。

那个春天,被刺刀惊吓,突然面目狰狞。孕育生命季节,呕出巨大的坟墓。曾经温暖的阳光,结成阴沟里的冰。浸满了血污的泪滴,如同沙尘暴中的飞雪。

那个春天,扑到在坦克的履带下,纵使我掏出全部智慧和献上赤裸的灵魂,也达不到坟墓的高度。

那个春天,梦想变成母亲们终生的痛。之后的每个春天,都被锁链捆绑。但我知道,那是亡灵留下的遗产和考验。

那个春天,我希望崩溃,让我单薄的身体和懦弱的灵魂,先于第一束阳光太而离去。害怕任何英雄式的壮举,又无力进行自我亵渎。封闭的生命,在空无中挣扎,只能点燃一支烟,紧紧抓住每一个堕落的瞬间;恶毒的觉醒,曾经充溢在绝望的每一时刻。无言的春天落花,把我从深渊中托起。

亡灵的春天弥漫空间,春天的亡灵穿透时间,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轻轻地呼唤我、安慰我。我的祈祷、忏悔、扭曲和挣扎,如同黑夜倒悬。百合开放得朦胧,像水中被波纹扭曲的人影,变形地向黑夜走来,

春天的亡灵是阳光,穿越高墙和铁条流入我的体内,融化深涧里的顽石,坚硬的棱角一点点圆润。自恋的人多么脆弱,渺小而狂躁。即便伟大的时刻近在眼前,也无力承受。从我身体中取走那束仅有的余光吧,为我照亮一条路。

亡灵的春天是神,让永恒穿透无限,被无数天使环绕,背衬着玄目的光芒,以一个灿烂的微笑启迪我。不抱怨彼岸的遥远峥嵘,不蔑视此岸的平庸烦琐,甚至连蚂蚁,也不去贬低。

春天的亡灵是丰碑,竖在漫长的孤寂里,即便不许瞻仰,禁止悼念,也丝毫不减其高贵。如同向海展示天,向天展示海,向我的灵魂展示你的灵魂。

亡灵的春天守候我,胜过海涛对岩石的拍打,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刻,以永恒的抚慰抵御永恒的冷漠,以无限的柔情拥抱无限的僵硬。总有一天,岩石会感动、会流泪、会崩裂,然后注入大海。

春天的亡灵,遥远,那么遥远,更为遥远,却如此迫近。不要说失败,不要说十八年的时光,从年轻生命倒下的那一刻,中国人的死就已经展示罕见的纯洁和伟大,恐惧并不能淹没觉醒,母亲们以及无数维权者的觉醒,见证了亡灵那不息的活力。

我说不清,是亡灵让那个残忍的春天升华,还是那个残忍得春天让亡灵升华。生命转瞬即逝,坟墓却地久天长。临终的遗嘱成全了青春,我将活在对那个春天许下的诺言中。

如果我是一枝烟,就用燃烧兑现诺言。

如果我烧完,就用灰烬兑现诺言。

2007年6月2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