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党内民主派和毛派先后发出异议声音,均遭到压制。毛派网站〈毛泽东旗帜网〉因激烈批评中共政策被封。究竟如何解读?

●被关闭的大陆毛派网站。

随着中共十七大日益逼近,官方例行的舆论战再次展开。胡锦涛在中央党校举行的高级官员会议上发表了为十七大定调的“六二五讲话”,之后的中共头号喉舌《人民日报》紧跟,连发多篇评论员文章为胡锦涛背书,意在消除党内外的任何杂音,把思想统一到“六二五讲话”上。

中共党内左右派先后发声

然而,中共正统意识形态不断衰落,党魁一言堂的时代也逐渐随之作古,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和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带来了难以遏制的表达冲动,特别是有了互联网之后,尽管现政权极尽打压和劝诱之能事,也无法把中国社会统一到党中央的定调上。

所以,官民之争再次凸显。中共党内的民主派和毛派就先后登场。

党内民主派的言论阵地《炎黄春秋》二○○七年七月号推出山西省委党校教授吴敏先生的〈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蓝图及其实践〉。该文以邓小平在八十年代关于政治改革的几篇讲话为尚方宝剑,重提一九八七年赵紫阳主持的中共十三大留下的政治改革遗产。通观全文,作者打邓小平的政改旗号是虚,回归紫阳政改之路为实,似乎是有意在配合田纪云先生对赵紫阳的赞扬。在作者看来,今日中国改革必须改变邓小平的跛足模式,而开启政经平衡的赵紫阳模式。从二十年前赵紫阳启动的党政分开做起,把党政分开放在政改的第一位,转变党对国家的领导方式,划清党权和政权各自的职能;具体措施是调整党的组织形式和工作机构,撤销各级党委中不在政府任职但又分管政府工作的专职书记、常委,撤销党委机关中与政府机构重叠对口的部门,撤销政府各部委的党组,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不再处理法纪和政纪案件。只有这样,才能逐步改变“以党治国”和“党权高于一切”的现行政治制度。

毛泽东旗帜网一度被封

七月十二日,“毛泽东旗帜网”上,发布了中共毛派马宾等十七名离休部级官员〈关于对山西黑砖窑等问题的认识和关于十七大的建议〉。签名的毛派有原政府部长、原驻苏联大使、原陆军将领等。他们痛陈跛足改革造成的种种弊端,激烈批判邓小平式改革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声言已经把中国引上资本主义邪路:“现在中国进行的改革是变公有制为私有制的改革,是变社会主义为资本主义的改革。如果十七大还是这样坚定不移地、毫不动摇地走下去,叶利钦式的人物就一定会出现,亡党亡国的悲惨局面马上就会来。”甚至宣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首先,他们要求在党章中恢复坚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纠正允许资本家入党的错误规定;其次,他们要求中央领导高举马、列、毛的伟大旗帜,开展对民主社会主义、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最后,在十七大的人事安排上,他们建议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由十七大全体代表或中央委员会差额直接选举。

面对左右夹攻,胡温中央的应对方式仍然是左右开弓的打压,不允许《炎黄春秋》呼吁政改和赞扬赵紫阳的文章传播,一度封掉了“毛泽东旗帜网”。现在,尽管这个网站已经重新开通,但那份“建议书”的原文却不见了。

这种封杀异见的作法,近年屡屡上演:

一方面,《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和《冰点》被整肃,自由派文化网站“爱琴海”和学术网站“世纪中国”被关闭;《党史笔记》、《赵紫阳晚年谈话录》、《吴法宪回忆录》等书,不能在大陆出版,只好拿到境外出版;因言治罪,文字狱年年都有。

另一方面,三个毛派网站“中国工人”、“工农兵BBS”和“共产党人”被当局封杀。还有激烈批评大陆改革的郎咸平在上海有线电视的脱口秀节目《财经郎闲评》也被停播。老左派邓力群的回忆录《十二个春秋》也不允许在大陆出版,而只能在香港出版。二○○三年,河南的毛派张纤夫等因散发〈毛泽东:我们永远的领袖〉传单而被判刑。

事实上,这种左右开弓的打压,并非始于胡温掌权,而是六四后的既定方针。在江泽民时期,一方面是“反自由化”,重点打压自由派知识份子和开明媒体、自由主义网站。另一方面对不认同“三个代表”的新老毛派进行打压,封杀过老毛派邓立群等人把持的刊物《真理的追求》和《中流》。

权力遭遇挑战左右开弓

对此,网上有人评论说:中共政权现奉行的是既反右也反左的“中道”。但在我看来,现政权的左右开弓的实质与意识形态的左右之分无关,而仅仅出于维护政权和权贵们的既得利益和他们主宰的公共决策。所以,在朝权贵可以在台上大讲马克思主义,但不允许在野毛派用马克思主义批评在朝权贵。

无论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高调唱得多么华丽,但其现实统治却是极端功利主义的,只要对政权稳定构成挑战,它才不管挑战来自何方、意识形态认同如何,内在的权力恐惧就会推动它痛下狠手,管他左右,统统封杀。

一个文明国家的民间异见,无论左右,他们都有发表其观点的权利;一个文明国家的政府,无论是左倾还是右倾,也不敢动用政治权力对民间异见进行封杀。而在野蛮的中国,只要是批评政府的民间异见,无论左右,都会遭到封喉的共同命运。所以,对于民间而言,左右派的观点可以不同,相互争论也属正常,但左右民间面临一个共同的威胁,就是中共政权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因此,民间异见群体的左右之争就不是最重要的,而共同争取言论自由权利才是第一位的。

毛派怯懦还落井下石

遗憾的是,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勇敢反抗的人士大都是自由派,他们不但为自由派被整肃而且为毛派被整肃而发声。但新老毛派往往表现出首鼠两端的机会主义,很少有人敢于公开抗议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在毛派人士因言获罪或毛派媒体被强行关闭之时,那些高调批评经济学家和私营老板的毛派们大都甘做缩头乌龟。比如,当毛派张纤夫、张正耀因散发拥毛传单而被判刑时,没有一位毛派站出来表示关注;当毛派杂志被取缔,毛派网站被封杀也从未没有听到任何一位著名毛派的抗议声。

更有甚者,有些毛派还专干落井下石的卑劣勾当。比如,大陆的三位著名新左派王小东、黄纪苏和杨帆,他们借官方整肃《冰点》的时机,对自由派知识份子李大同和袁伟时落井下石。在一个座谈会上,他们指责李大同与资本家相勾结、向强权屈从;指责袁伟时宣扬“奴化影射史学”,并称义和团所代表的民族主义属于不容挑战的“国家信仰”。当这种“信仰”被挑战时,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关闭冰点的行为也不能排斥。

三位毛派如此作为,已经远远超出犬儒化了,而堕落为言论杀手的帮凶。

二○○七年七月二十一日于北京家中(2007年8月号开放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