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足展开横幅向中国致谢

2007年世界女足世界杯在中国举行,十六支女足被分为四个小组,日本队与德国队、英格兰队、阿根廷队分在A组。9月17日,日本VS德国的小组赛在浙江杭州黄龙体育场举行,上座率不错,有3万9千多人。比赛的结果毫无悬念,高居世界女足排名第一的德国队以2:0击败日本队。

我没看这场比赛的电视直播,但今天在网上看到宁下力先生的文章《“爱国者”的嘘声和日本女足的感谢》(南方网)。文中写道:“打开网站,第一眼瞧到的就是日本女足打着感谢中国的条幅的照片。……随后打开了天涯,这里听到的消息却是从始到至终,场内的国人一直在嘘日本女足,而将掌声全部给了德国女足,直到日本女足打出了这条感谢中国的条幅为止。”

在宁先生的文字的引导下,我也上网看了那幅图片,具有常识的看了都会感动。尽管日本队输了,但对于主办国中国和到场观战的球迷,还是打出横幅、鞠躬致谢。这在世界杯赛场上是极为少见的。

为了证实宁先生对中国观众的所言不虚,我上网查看了相关资料,在“德国足球在线论坛”网站(httpbbs.dfo.cnviewthread.phptid=597559)找到了《现场观球:德国女足VS日本女足》帖子,中国观众的表现的确如宁先生所言。

该论坛的网友“埃米利奥”描述了现场观球的感受:

“这场比赛杭州黄龙简直成了德国队的主场,观众估计有8成以上都在为德国队呐喊,除了随着比赛起伏的鼓掌、欢呼、尖叫之外,看台上还多次整齐地响起‘德国队!加油!’的声音——这个让我等德国球迷都比较晕,那些姑娘们哪听得懂呀……”

“不得不提一下日本队。这是比赛全部结束后,日本姑娘们在球场中央打开的横幅——谢谢中国!同时一齐向球迷鞠躬——事实上这时看台上球迷已经走了大半——现在重看这张照片,我的鼻子还酸酸的:这场比赛从头到尾,除了少部分的日本球迷,大部分观众都是在为日本队喝倒彩的,甚至连奏国歌的时候都嘘声一片,很多人甚至都一屁股坐下了没站起来(这点实在很不礼貌!BS之!)比赛中也是一边倒地支持德国队。坐我们后面一哥们就说:”怎么都不为日本队加油?人家姑娘儿也不容易呀,好歹也是为我们亚洲争光‘(我个人也不大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偏袒德国队,我们是德国球迷那是自然的,可大部分人应该中立才是……)尽管如此,这些姑娘们还是在比赛结束后郑重地感谢了球迷,先不论当时她们心里是什么想法,起码这个举动让我对这个国家肃然起敬。“

在“埃米利奥”发言后面跟帖的网友,大多数对他的现场感受不以为然。对日本队被嘘,有人拍手称快:“对日本人就应该这样,‘嘘’得好。”有人认为:“小日本最虚伪,他越是表面对你好,在心里算计的就越厉害!”有人还鸡蛋里挑骨头地质问道:“突然想起个问题:既然感谢中国,干嘛还要用英语写,直接写中文不就完了嘛……到底是给中国人看,还是给外国人看?”甚至有人嘲讽道:“……日本女人都有受虐倾向吧,受到的待遇越不好,他们越兴奋,越高兴。”

当今世界,大型国际体育比赛的胜负,在那些患有畸形民族主义综合症的国家,就不再仅仅是竞技场上的输赢问题,而是提升民族自尊和发泄民族仇恨的问题。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韩国赛场,只要有韩国队的比赛,就会有黑哨和最为丑陋的“红海洋”。在中国,随着近年来民族主义情绪日趋狂热,几乎所有大型国际赛事的中日碰撞,都会为中国爱国愤青提供发泄仇恨的机会。所以,中国球迷对日本女足的嘘声,绝非来自他们对德国队的热爱,而是来自一种狭隘而盲目的民族仇恨——对日本人的仇恨。

在我的记忆中,中国球迷在足球比赛中对日本人宣泄仇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04年亚洲足球锦标赛由中国举办,中国人的反日爱国的热,不仅表现为语言暴力的泛滥,而且发展为暴力行动。

在那界足球亚锦赛上,凡是有日本队参与的比赛,无论在哪个赛区,反日爱国者都要发难,都会把足球比赛变成宣泄仇恨的狂欢。在开幕式上,中国球迷对日本队的不文明表现,招致亚足联主席维拉潘的批评。令维拉潘没想到的是,他的几句批评却引发出中国球迷的强烈反弹,网络上和媒体上一片谴责之声,致使维拉潘不得不出面道歉。

在分组赛中,日本队被安排在重庆赛区,重庆球迷不断上演盲目反日的民族主义丑剧。7月24日,当泰国队和日本队进行比赛时,重庆球迷对日本的嘘声、叫骂、投矿泉水瓶贯穿整场比赛。

比赛开场前,奏泰国国歌时,全场近五万观众起立,向邻邦致意;但奏日本国歌时,近五万观众却一起坐下,全不顾及起码的礼貌。比赛开始,泰国队享受了“超级主场待遇”,他们一拿球,观众席上的声音立刻高八度,垒战鼓、吹喇叭、呐喊助威:“泰——国雄起!”“泰——国雄起!”而日本队一拿球,观众席发出整片的嘘声和起哄声。

比赛进行到7分钟,日本进球,观众席上一片沉默,但裁判鸣哨表示犯规在先、进球无效,全场马上欢声雷动!10分钟,泰国队进球,观众沸腾了,甚至比中国队进了球还要开心!中场休息,泰国记者在场边给重庆球迷摄像,受到球迷的鼓掌、欢呼、致意,而日本记者则遭遇球迷的嘘声、起哄声以及铺天盖地的矿泉水瓶。那场比赛,支持日本队的观众已经少的可怜,即便如此,只要观众席上出现支持日本队的球迷的欢呼和挥舞太阳旗,就会遭到一片唾骂和矿泉水瓶。有几个重庆小伙子还扑向日本队的支持者开打。

经过多场比赛后,真有点儿冤家路窄的必然,中国队和日本队进入决赛。在8月7日中日对决中,中国队队员和中国球迷把反日狂热推向高潮。在开赛前的采访中,中国队守门员毫不顾及地使用“小日本”等污蔑性言词,刺激着中国球迷本来已经发烧的仇日情绪,致使赛前气氛就充满剑拔弩张的紧张。为了防止球场骚乱,中国官方出动近五万名武警和公安,警戒着七万个座位的北京工人体育场,远远超出任何国家在此类赛事中的警戒水准。即便如此,中国队的失利仍然导致上万狂热球迷的骚乱,他们不仅对日本球员大泼暴力语言和焚烧日本国旗,还聚众围堵日本球员大巴,打碎日本使馆小轿车的后车窗……以至于,足球赛最后演变为外交风波。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向中方表示抗议,北京市公安局不得不致电日本驻中国大使馆表示道歉,中国驻日本大使武大伟也向日本外相川口顺子表示“遗憾”。

此次女足世界杯,多亏中日女足没有分到一个小组,也不会在决赛阶段相遇。因为,中日两队的小组赛排名都是第三,踢了两场的中国仅存一线进入八强的希望,而踢了三场的日本队已经出局。否则的话,2004年足球亚锦赛的反日狂潮极有可能再次上演。

当下中国人狂热的政治民族主义,既是对中国体育和民族精神的双重伤害,也是对国际体育精神的亵渎,2004年足球亚锦赛后,中国人表现出的丑陋民族主义,引起国际社会对北京奥运的质疑。如果这种畸形民族主义得不到矫正,那么这柄单刃毒剑就会越来越寒光四溅,然而,看上去是颇为威风的对外闪亮,实质上每一次向外劈刺都将倒刺向中国自身。

2007年9月20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