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08,被称为“奥运年”,但突然的大地震来了,迄今已有一万四千多个生命死去,其中包括许多压在校舍废墟下的孩子。不管中共当局是否情愿,在此国难当头之时,大地震和救灾重于一切,事实上已经取代奥运而成为08中国的头等大事。也不管中共当局情愿与否,中国的主流民意已经作出判定:“08奥运年”改为“08汶川大地震年”。

08年刚刚进入五月,中国就发生一系列大灾难,胡温政权也遭到国内外舆论前所未有的批评。此次胡温当局在救灾上的进步,显然与年初大雪灾时遭受海内外的广泛批评有关,也与缅甸军政府的救灾态度招致全球性谴责有关。温家宝应该感谢年初大雪灾时遭到的激烈批评,否则的话,在此次大灾中,这位爱哭的总理也决不会得到如此多的赞扬。

大灾难固然可以凝聚国人,但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而言,大灾难更应该带来直面劣根的深刻自省,带来对制度顽疾的痛下狠手,否则的话,凝聚力只能一时而无法长久。灾难不足畏,谣言也没什么,错误的言论也不可怕,甚至荒谬的观点也应该有发表的权利。可怕的是不尊重生命的制度和文化,是畏惧民间自治和新闻自由的政府,是胡温政权的救灾声音变成压倒一切的主旋律,是温家宝霸着媒体直播的大部分时段,是大灾难过后官权的庆功盛宴和自我表扬。

08年,中共把奥运当作最大政治,进行空前的社会动员,大雪灾,大车祸,口足疫,西藏危机。统统要给奥运让路。现在,四川大地震,多少家园顷刻废墟,多少家庭瞬间破碎,多少孩子葬身瓦砾,又有多少孩子无家可归。如此举国同悲、举世关注的大灾难,难道还不能让奥运的喧闹安静下来,让劳民伤财的火炬传递停下来吗?

从古至今的中国,只有统治者的“龙体”金贵,就连生前都不惜劳民伤财,恨不得登基的第一天,离死还大老远,就忙着兴师动众地修坟。死了,僵硬的龙体要住进豪华的地下宫殿,不仅要制作千军万马的泥人陪葬,甚至还残忍地要让活人陪葬。

1949年以来,帝制时代的死亡规矩废掉了,但骨子里仍然以百姓为草芥。自称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最高宗旨的中共政权,只让中国的国旗为最有权势者的死而降,无论天灾人祸吞噬多少无辜国人的生命,却从来没有为无辜的死者下半旗。近年来,中国民间敬重每一个生命而反对特权等级的意识逐渐觉醒,所以,每逢死伤惨重的灾难发生,民间都会大声呼吁国家应该降半旗致哀,以表示生命的平等和对生命的敬重。此次大地震中的死者,他们不是大人物,但他们是人,是与大人物一样的生命,难道国旗还不能为这些亡灵而降吗?

值得庆幸的是,在此次大地震中,不仅民间自发动员的救灾行动远远超过以往历次大灾,而且中国民间并没有因胡温当局在救灾上的进步而闭嘴。民间人士在肯定当局有所进步的同时,也提出了众多质疑和批评。不要说网络舆论了,就是纸媒也发出响亮的声音。《南方都市报》等优秀报刊,已经发表多位知识分子呼吁开放新闻和开放民间组织,呼吁公开的决策和透明的捐款,呼吁停止火炬传递和为死者下半旗,呼吁尽快让具有丰富救灾经验和能力的国际援手进入灾区。

当四川作家冉云飞发出“中国民间组织参与汶川地震救灾邀请函”时,当北京的数个NGO发起“北京民间公益组织联合行动”时,当爱滋公益人士万延海宣布以“爱知行研究所”的名义捐款五万元时,当“牛博网”网友发起民间募捐并得到著名的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响应时,当韩寒这样的年轻作家也作为“牛博网”善举的发起人、并开着自己越野车与牛博网网主罗永浩等人前往灾区时,当无数网友愿意通过这些民间组织捐款捐物时,当“南都公益基金会”发出“民间组织参与救灾行动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并开始行动时,当广州网友自发组织起来商讨并制定出具体的救灾方案时……

我更加坚信:“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2008年5月14日于北京家中(《观察》2008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