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终于颁给了晓波先生,应该说这是一份迟到的荣誉。但已经足够令人惊喜。在这之前,我注意到哈维尔、图图等诺奖获得者联名推荐晓波的消息,后来又有我很尊敬的朋友把中国知识界联名推荐信的内容和发起名单传给了我。因为顾虑到我所承受的压力,没有要求我联名,而我也的确因为怯懦没有参与。和这位朋友聊天时,我坦诚比较悲观——-尽管充满期待,并说一旦梦想照进现实,我会写一篇文字作为纪念——尽管它同样无足轻重。所以写下这篇文字也是“还愿”之意。

十月八日下午四时半,一位律师朋友给我发来了短信,他是当下中国一位著名的人权律师,也是联名推荐信发起人之一,内容是提请注意下午五时左右可能有中国人获奖。其时我正在老家,无法上网,而这样的消息新闻联播肯定不会报道,大约五时一刻左右,觉得结果应该揭晓了,就给这位朋友回了短信,请他第一时间告诉我结果。过了一会,他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兴奋的把消息告诉了我。他不忘嘱咐我要把这个消息和自己的朋友分享,为此还精心给我设计了话题引子,“你可以问他们知道今年的和平奖颁给谁了吗?”。

可以想见他内心的激动,我惟有照办。

因为孩子突然高烧,我陪孩子在老家农村多呆了两天,直到九号才回到城市。第一时间翻墙浏览相关信息。在这普遍郁闷的时代,让人幸福的好消息本就稀缺,难得有这样一次机会,多回味一下,让幸福感停留的时间长一点,于自己也是一种心灵的疗伤。整个下午没干别的,就一直在仔细品读相关的评论。

出乎我意料的是,阿波罗和博讯上批评性的文字不在少数。一时我感到些许困惑,尽管早前我已经注意到有知识人联名反对晓波获奖,且也爆出令人不快的“被联名”,但还是没有想到获奖这件事引起了如此大的争议。

我和晓波素昧平生,谈不上个人感情,但基于我对他事迹的粗浅了解,我认为晓波是个勇敢的人,说是个斗士亦不为过。我固然不知道晓波是不是中国最有资格获得诺奖的人,但至少我知道晓波有获得诺奖的资格。当然高智晟是我所尊敬的,胡佳是我所尊敬的,陈光诚是我所尊敬的,郭飞雄是我所尊敬的,谭作人是我所尊敬的,高耀洁也是我所尊敬的、、、、、、。他们在我看来无一例外也都有获得诺奖的资格。他们之中的任何人获奖,我都会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在我看来,这是颁给所有有良心有担当的中国人的,甚至也是颁给那些居庙堂之高而不知江湖之远的人们,他们内心荒芜,被权力遮蔽了双眼,不知和不畏天命,只知道恐惧的守护权力,对良心和担当肆意扼杀,以作为和不作为的方式把中国引向歧途而不知悔改。他们是一群民族的罪人,这个奖无疑是在羞辱他们看。

之前之所以对晓波获奖比较悲观,一是觉得基于“东方学”的视角,远东这块专制大陆上历史最悠久的专制国家仍旧是弱肉强食内残外忍的丛林状态,欧美主流知识精英很难正眼瞧它,让其自生自灭最好,反正对西方也构不成威胁。二是觉得和平奖越来越失去其本应具有的道义品性,迹近于“权力的帮闲”。远的不说,最近几年就有金大中、金正日、福特、戈尔、奥巴马等政治领袖获奖,当然政治领袖不是不可以获奖,比如金大中完全有这个资格,如果说福特因为在国际政治中的“老好人主义”—–实际就是无所作为—–而缓和国际局势获奖还算差强人意,那么奥巴马的获奖就显得“无厘头”,以后改成“诺贝尔期待奖”更恰当一些,至于金正日获奖,则直接亵渎了和平奖本身。善意推测可能是奥斯陆的几个老人“帕金森”偶尔发作的结果。这无异于为金正日这个独裁暴君和人渣统治的合法性背书,这明显是对和平奖追求和平正义良知民主自由的违背。面对这越来越诡异的颁奖倾向,我哪里能乐观的起来。

和平奖的“媚权”趋势既损害了其固有的道义品性,同时也降低了自己的权威,它在世人心中的重量江河日下。这次及时授予中国的异议分子,可视为和平奖的自我救赎。在21世纪接近形成福山所谓“历史的终结”的今天,世界上的极权主义政权已经屈指可数,就在这极权主义日渐黄昏的今天,这注定没有未来的少数极权主义政权仍旧在竭尽所能的压迫自己的臣民,尽管他们清醒极权主义没有出路,清醒极权主义的反人类本质,但基于恐惧,基于贪婪他们时常表现出一种末日的疯狂。

在压制人权方面,中共政权虽然不是其中最疯狂地,但是是其中最成熟的。而且考虑到中共政权一种自觉的“带头大哥”的意识,对世界的专制政权或明或暗的支持。自由世界支持它的国内反对派就是理所当然的,而最具有象征意义的莫过于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

所以这次和平奖授予中国人,是一种双向成全。

虽则我认为晓波有足够的资历获得和平奖,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正是中共的倒行逆施让晓波获得了普遍的同情,使得晓波获得了世界性声誉。一个人因为言论被投入监狱,而且被判重刑,在21世纪的今天,本身即构成一次重大事件。再考虑到中共近年在国际政治中越来越张扬,在外交事务中操纵民族主义越来越得心应手,已经让西方国家渐渐感觉一种切实的威胁,中共政权依靠国富民穷的发展模式迅速积累了巨量财富,又通过这些财富购买武器,支持邪恶政权,逐渐成为国际上文明进步的掣肘力量,尽管这掣肘力量因为吹嘘而真假难辨,但已经逐渐走入国际政治的中心则是不争的事实。西方无法再忽视中国也构成了授予中国人的诱因。所以有评论认为中共是晓波获奖的幕后推手,此说法从动机看虽然荒诞不经,但客观上中共的行为有助于晓波的获奖则是不争的事实。

点明这点,无损于晓波的形象。

一般认为这次和平奖授予中国人,将加快中国的和平宪政转型。对此我仍然是个悲观派。说有利于晓波出狱是有可能的,但是否有利于中国的宪政转型,则还是个未知之数。

晓波获奖之后,官方的应对方式耐人寻味,这次没有放出五毛和左粪出来咬人,也没有请中国体制内学者出来污蔑和混淆视听,而是干脆就禁止评论此事,力图将此事的影响降到最低,但毕竟获和平奖是个重大事件,又不能完全装聋作哑,就从国外海量的评论中找两篇质疑批评的言论作为作为反击。再一次显示中共媒体对舆论引导的心虚,因为它清楚自己已经丧失了起码的公信力。由它自己组织媒体批评反而引起国人的反感。当然这样做,也是中共的聪明之举,因为一旦传媒介入,就很难禁止网民参与,这件事情就会发酵,不再是一个小众事件,从而瓦解官方想冷处理的想法。

不知中共最近硬挺朝鲜是否与晓波获和平奖有关,但至少它的硬挺再一次证明它自觉地和最邪恶政权绑在一起,打着所谓地缘战略维护国家利益的旗号与邪恶共进退,而不想与文明世界互动。就这层意义而言,自由世界把和平奖颁给中国人是对的,这是对非暴力推进中国渐进转型的良知力量以支持。

当然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我对未来中国和平的宪政转型是悲观的。甚至我认为中共走到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从它自身的利益考量惟有一条道走到黑,然后中国彻底沉沦进入浩劫。也许只有完全呈现一个资源枯竭、环境崩溃、人口萧条、民族冲突频仍的时代,它的统治才会崩溃。不过到那时,这个族群已经没有未来。

我只是希望自己更长寿一些,能看着它们作恶,然后记录下来。

(本刊首发)

《公民》第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