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5

中国政府用拒发或没收证照的手段阻止所谓敏感人士出入境。有外国媒体报道称,最近几年,受中国官方拒发护照或签证影响的人数飆升,至少有1400万人被官方列入黑名单。有评论指,因近来大量藏人自焚及维吾尔人维权,当局更加强了对出入境的控制。

近年,中国不少维权和异见人士,向中国当局申请公民护照或出入境签证都遭到拒绝。只有少数接受国外政府邀请访问的才获发证件。据美国《纽约时报》上周六报导,受影响的人数最近几年飆升,护照已经成为中国当局限制异见人士的工具。

山东大学退休的79岁经济学教授孙文广因经常撰文批评当局,自2005年起被限制出境,至今仍被拒绝颁发护照。他周一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

“2005年以前,我每年都去台湾,从05年开始就拒绝发(证件)了。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我曾经向公安机关提出我要去挪威参加他的授奖仪式,但是被拒绝了,没有发给我护照。理由就是涉及国家安全。我估计就是我在网上写了一些文章、在香港出了五本书,这五本书都是对中国当局有一些批判的内容,他们认为这些内容危害他们的安全。有些人(出国)是偷渡走的,高智晟他的夫人和女儿就是通过偷渡的方式出去的。”

虽然政府不发布被拒绝颁发护照的人数,有人权团体对《纽约时报》表示,禁止出国的黑名单中至少有1400万人,其中大多数是维吾尔和西藏人,还有数百名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对此,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说:

“原来我没想到有这么多,只知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国保当局曾有个上千人的名单。这是对维吾尔人的特别限定。藏人的事件上,比如唯色,都不给他们护照。当局打击的宽泛已经不仅仅说你是异见人士,近乎于整个民族被剥夺了出入境的权利。”

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在中国护照申请表格中,有一个选项为是否修炼法轮功,以阻止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出国。

胡佳周一对记者说,就算当局发给证件,但都以噤声作為交换条件。他说:

“2007年我最后一次出境是去香港。5月份本来要去欧洲九国访问的,但当时我们就被国保当局刑事传唤,不允许我们离境。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被剥夺了出境权。如果我要出境的话,首先就是要噤声,还要答应他们的一些条件,保证到海外以后,不发表言论、不接受记者采访、不与所谓的‘敏感人士’接触、不参与政治活动。这些都是潜规则。出入境权利本身就是公民固有的权利,他拿你的权利跟你换取你被迫做出的退让和妥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