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10-10-12 星岛日报 温哥华 有机会转给当地侨领看看)

中国大陆文化名人易中天这几天在大温哥华演讲,这位名嘴当被问到对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有何评述时,赶紧用连夜想好的託辞搪塞:“我从来不对个别人获奖发表评论。”这话水分大了去了,我就不信如果温家宝得了诺贝尔奖他也一言不发?不喜极而泣也要喜极而滔滔不绝吧。不过易中天的不多言没有甚么可责备的,吃官饭的钱袋子被天朝拎着,如果表述有误,就不是一瞪二翻眼的后果了。

我非常好奇的是,平时三天一露头、五天一见报、唯恐一个礼拜不出来晃悠一下,大家就要把他们忘记的温哥华诸多新老侨社的首领、民意代表、商号名流居然都选择了沉默。翻遍温哥华各大中文报纸对刘晓波获奖的评述,那些人们熟悉的华人公众人物,居然都一下子人间蒸发了。有一家电台的主持人因为找不到替中国政府辩护的侨领参加节目而感慨说,很多年没遇到这种情况。10月8号当天,笔者参加当地电视台直播的脱口秀,有位素来为中国政府政策长年做义务辩护的资深媒体人,居然放了电视台节目的鸽子,打死不露脸。

有人感到彻底被边缘化了

很少有时候,在为中国喝采、为中国加油的时候,有侨领、名嘴会缺席或者选择沉默,这不是他们的风格和传统。我来破解一下其中的诡秘:现在的问题是,说也不好、不说也不是。如果为百年不遇的大陆华人获诺奖事件而鼓掌,那么明显就和北京当局不同调,余悸尚存。如果与中国外交部立场看齐,那么难免被有心人士纪录在案,后果严重。此刻他们内心的煎熬、憋屈、苦闷、失落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眼看着刘获奖后海内外中国人洋洋自得的神情,瞅着加国主流社会对中国人的啧啧称道,一向高举华人主流旗帜不撒手的这拨人,感到这次彻底被边缘化了。2008年京奥、2010年上海世博时候手舞足蹈的热情不见了,西方妖魔化中国以及加国保安情报局长对华人“找碴”时口诛笔伐的身影消失了。此刻,我倒是很怀念。

看着本地网路上,草根民众热议刘晓波获奖,讚美的和批评都很畅快,我忽然感到温哥华侨界的一些名人、名嘴、名流,其实是民主社会中一群最不自由的人,我为你们今天的处境难过。

要知道你们的沉默让很多中国人苦恼,即使你不愿意为中国喝采,那么完全可以喝倒采。你根本就可以站出来,斥责美国和西方社会背后的居心,可以揭露诺贝尔奖颁发给刘晓波背后的阴谋。如果沉默说明你内心的挣扎,那么你应该检讨一下,在民主的加拿大,是何种原因令自己陷入如此尴尬境地。你们所放弃的不只是立场,而是一种原则。今天,一些人终於可以发现,你们口口声声所代表的“华人”以及感知的周围世界,与现实有多么大的不同啊。

很多时候,我一直错愕,为甚么海外会出现这样一群奇怪的中国人,他们把毕生的乐趣都花在为中国政府的疮疤涂脂抹粉上,有人甚至还专挑中共的错误进行忘情的讚美。他们紧紧攥着加拿大护照把西方的价值观说得一文不值,拖儿带女脱离故乡,把一党专政说得比天堂还美。我相信他们大多不是为了利益,只是情绪和情感取向方面存在病态。极少数人属於灵魂沦陷,估计需要一场深刻的自我救赎才找得回来。

沉默或许不是金,甚至是堕落。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刘晓波如同一面镜子,令我们身上的瑕疵和丑陋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