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10/8/2010 11:46:28 AM

今日谁都有话要说,我也想说。哪怕只对自己说。

我把刘晓波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看成是给中国的,给受苦人的,给百年黑暗谢幕的,给我们所有希望中国变革成一个和平、理性、文明、尊严的大国的人的。这些也包括真心关心中国民主而不赞成他获奖的人。

刘晓波结束极权政治的目标从未动摇,民主自由的理念一如既往地坚定,他的方式却是理性的、方法是渐进的,他的态度是温和的。我认为这不仅与他的信念和思想有关,这也是中国未来进步能够选择的最佳方式。

我发现对这个消息,国内的民众和异议界比海外的欢呼声高,他们更兴奋:一大清早,看见新闻,我立即打电话通知国内一位友人,结果这位朋友已经在欢庆的聚会上了,电话里人声嘈嘈。继而我打开信箱,准备把消息发给更多朋友,结果我发现此讯已经从国内传来,是国内另一个朋友发来的——从来都是我这个海外人给他们传消息,破天荒第一次,他们把消息来给我——标题是“举杯”,后面跟了七个惊叹号。再看博讯新闻,民间的反应与中国媒体那些勇敢的外国记者一样热烈。

我想,面对压力和重围,面对真实的威胁和近距离的抗争,面对手中争取自由人权的具体目标和正在奋力推进的国民主事业,他们比海外异议人士更知道中国需要什么。诺贝尔和平奖这面旗帜,由零八宪章签署领衔人、人在狱中刘晓波扛起来,是一个面对强权决不后退,面对专制政治积重难返而积极进取的标志。观中国大势,可以知道,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

今日是中国的大日子,一百年来的难得的好消息。在经年累月的灰色的、黑色的、悲惨的、愤怒的、无聊的、恶心丑陋的、卑鄙恶毒的、没有希望的中国消息中,这个消息不应该带上嫉妒,带上个人偏见、带上人事恩怨在海外中国人圈子里传播。谁也别对号入座,这是我说给全体珍视自由民主价值的人的话,这些人也包括我自己。“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是大丈夫应该看取的做法。如果非要把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看成是个人的事,那么就应当如此。

然而,与文学奖、物理学、化学、医学等诺贝尔奖不同,和平奖在颁发给个人的时候,总是带着标志性,启示性和鼓励性。就像诺奖主席所言,“刘晓波是为中国人权奋斗的一个象征”。我知道诺贝尔奖委员会不会年复一年地忽略中国,因为中国现在是、未来也将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的政治不自由的国家,霸居东方世界,与自由世界敌对。如果再不和平挽救这个总要崛起的畸形物质大国,人口大国、道德精神废墟大国和切断自己文化与历史的大国,社会法西斯主义可能在这里找到新的土壤而席卷这个过去的文明礼仪之邦。

中国不止一个人够格获提名、获奖。中国一代代的抗争者用自己的方式、工作在自己的领域里,坚持不懈,很多人付诸了所能够付出的最大代价,每个人也都与刘晓波一样,有个人的局限或者说历史性的弱点。但是,中国不能再等了。诺贝尔今年幸亏给了中国,给了刘晓波,否则,不管给哪个国家,给外国的谁,不管他/她多么名至实归,都将是诺贝尔奖所犯的一个重大错误,都将成为一则重大新闻,其重大程度可能与刘晓波获奖无分轩轾。

有好心人忧虑刘晓波获奖后会导致麻烦。我知道这忧虑其来有自,我知道最大的麻烦来自自我。中国从来在失败中挣扎、习惯于苦难,却经不住成功。失败并不直接等于成功之母,苦难并不意味着高尚。在一个缺乏真理信仰的国度,真能宠辱不惊的有几人?不过我相信刘晓波能够做到。他曾经跌倒在自己虚骄的泥潭,但是八九之后,他踩住自己的耻辱,站立了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在我的视野里,还没有第二个中国公众人物,不仅公开承认自己的过错,而且把自己的怯懦放在自己的良心的平台上仔细审视、严厉批判。这些年来,刘晓波撰写文章数字百万,其中最激烈的言辞是自我批评,而不是批评他人,更没有以公义为名,在反对派阵营里泄私愤,指责别人。他的文风和情绪,始终是干净清洁的。我珍视这种质量,我尊敬他的道德勇气。他让自己的心灵地狱变成了心灵的炼狱,他由此超越了自己,他是一个政治上成熟的人,道德上诚实的人。这是我相信他能够做到宠辱不惊,继续前行的理由。美国媒体“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发布这个消息时,用“高度分裂和受压”(highly fractured and persecuted)几个字形容中国的一些异议群体,我也期待,中国反对派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获奖而再度分裂,而因为他的获奖受到鼓舞。

“白日放歌须纵酒”,“漫卷诗书喜欲狂”!在今日晨光升起、秋高气爽的时分,我很想坐在大陆朋友们的酒桌前,为中国干一杯。无论前面的路多么艰难,就让我们舒展眉头,轻松一次吧。

2010年10月8日临笔于华盛顿秋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