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这是新鲜出炉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狱中写给爱妻刘霞一封“情书”中的句子,表达了这对恩爱夫妻的生死不渝的坚贞爱情。1989年“六四事件”后,本来已两度身处美国和澳洲的刘晓波,最后仍以“赎罪心情”毅然回国,此后数度被囚,饱尝铁窗滋味,20年间几进几出监狱,但由於有妻子刘霞无怨无悔的爱,成为他“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无悔於自己的选择,乐观地期待着明天”的精神动力。他矢志不渝,不惜为中国民主人权奉献一切,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与这个独裁政权不屈不挠地“磕”上了。“这是一场愚公移山、精卫填海、推石头上山般的战斗”,刘晓波能够一直坚持下来,很大的一个原因便在於刘霞的支持。

刘晓波去年被重判11年徒刑后,面对长期分离的痛苦,他让刘霞在外面,“尽可能高高兴兴地生活”,刘霞也让丈夫在狱中,“尽可能安心地生活”。

1993年,刘晓波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刘霞,经过三年苦恋,1996年结婚。在爱情的动力驱使下,刘晓波灵感源源不绝,写下大量情感丰富、荡气回肠的“情书”,出版了厚厚一本“刘晓波、刘霞诗选”。

刘霞多才多艺,既会写诗作画,也擅摄影,打扮相当前卫,招牌形象是以光头示人,但为人相当低调。刘晓波是学美学的,也颇接受妻子的光头打扮。

刘霞出身高干家庭,曾在国家税务局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但为了刘晓波,她辞去这份安逸的工作,成为“无业游民”,更不顾一切爱上刘晓波─一个“不该”爱的人,并为他承受一切。

问刘霞为什么喜欢刘晓波?她说最欣赏晓波顽强、坚持不懈的精神。虽然作为一位异议人士的妻子,整日担惊受怕,但她表示,“从来没有后悔过嫁给刘晓波”,两人一直相濡以沫,苦中作乐。这些年来,刘霞没有少受罪,为了刘晓波,她长期患有失眠症,朋友们都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刘晓波对此也充满负疚。

在中国异议人士中,也有不少妻子无法长久承受生命的沉重压力,抛弃作为政治犯的丈夫、选择安稳的生活。尽管刘晓波屡遭劫难,刘霞始终对他不离不弃,风雨同路。

刘霞在一首诗中写道:“驶向集中营的那列火车,呜咽地碾过我的身体,我却拉不住你的手…”从中不难看出她爱得是多么的痛苦,但她甘之如饴。他们的精神世界,坚强而久远;他们的爱情故事,令人动容。

刘晓波当年以“黑马”姿态和惊世骇俗的批判论述震惊中国文学界,再以不凡的西方古典哲学功力杀入刚成气候的思想界,他的“选择的批判─与李泽厚对话”一书曾轰动一时,形成“刘晓波震撼”和“刘晓波现象”。这位曾经一度如脱韁野马放荡不羁的“黑马”,最后被刘霞驯服了。

世界新闻网 2010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