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等的文化特征

【盛雪:明镜的采访与大家分享。

只有2点,1,我不是旅居加拿大。很多人喜欢这么用于海外中国人,其实不准确,入籍后就不再是旅居啦。2,关于温家宝的“民主改革”论,我更多地说了中共一贯高谈民主,温家宝近来大谈民主不是稀罕事。估计篇幅有限,无法多用。】

发布: 2010-10-11 13:10 | 发布者: 文子 |

明镜记者黄舒心

中国着名异议人士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虽然中国境内媒体被限制报导此消息,但网上的讯息流传并未止息。刘晓波身为作家,被捕前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同样为独立中文笔会一份子的知名作家盛雪指出,中国老百姓手中没有任何主动权,因此总在“等待”,如今等到刘晓波获奖的消息,肯定对中国社会造成巨大且正面的震动。

为中国社会带来震动

目前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盛雪,具有记者、作家、时事评论员等多重身份,其由明镜出版社出版的《远华案黑幕》一书,引起广大回响。盛雪对《明镜》指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社会整体期待心态的推波助澜下,将促使中国社会产生相当大的变化。

“中国社会是一个相当奇怪的社会,平时老百姓手中没有任何主动权,包括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所以中国老百姓长期以来有种潜在心态——总是在等待事情发生。”盛雪举例,比如老百姓会等待某个中国领导人逝世、等待某项会议的召开,或等待社会上发生突发事件,这或许是一个专制极权社会的典型状态。

而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从民间角度来看,会带动中国一系列的变化。目前中国官方在应对这件事时,已显得进退两难、处在非常被动的位置,因为虽然要求不能报导这件事,却又无法完全封锁消息,对於此事又不能严厉批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提问时,甚至连刘晓波这三个字都不能说。”

盛雪认为,中国社会总在期待事情发生,恰好刘晓波获奖的是件特别鼓舞人心,对长年以来在中国社会中争取民主、推动人权和社会改革,或遭受迫害、对社会抱有期待与不满的人来说,都是相当大大鼓励,在这前提下,就有可能带动中国的巨大震动,这个震动肯定是正面的。

盛雪表示,中国人的基本民族性虽然相当具有韧性、耐心,通常对事件的看法也比较正面,但现在中国社会的整体状况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悲哀和绝望,因为经过这么多年,仍见不到社会的基本公平、民主架构、人权保障,因此也越来越多人已经开始主动寻求变化,盛雪相信有朝一日,这群人一定会带动这种变化。

中国社会变化的契机点在国内

刘晓波获奖,对中国海内外的维权人士来说是个鼓舞,但也有分析担心中国政府将对异议份子採取更严厉的镇压行动。据传中国当局在刘晓波获奖消息传出后,已召见挪威驻北京大使表示抗议,并将庆祝刘晓波获奖的人以及几位维权人士带回警局讯问。

盛雪认为,刘晓波获和平奖对海内外整体民运、维权来说都是极大的肯定与推动,不过有一部分人一直以来已经持续活跃在民运舞台上,因此她相信对其他更大一部分人,也就是并非始终站在民主运动的镁光灯下,但意识型态与理念仍坚定地朝民主方向走的人来说,这个奖项更具意义。

虽然有分析担忧中共会因此对中国国内实行更严酷的打压,但盛雪表示,中共向来如此,重点是这件事为中国未来带来的变化。“中共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即便是经济高速发达的这几年,甚至是中国有机会主办奥运会和世博的时刻。奥运和世博在一般国家中,可为整个社会带来宽松与欢庆的气氛,但在中国仍被政府用来作为打击异议人士和社会反抗力量的藉口。”

“所以,如果中国政府因为这件事对中国社会行更严厉的控制,并不令人吃惊,这个事件会与其他任何一个中共认为可能引发社会动荡的事件一样,中共都会採取同样的回应方式,但这个事件带来的影响,会更深层、更广泛,中国社会引发的反弹会更加有力。”盛雪说。

美国时事评论员孟玄认为海外民运会受到刘晓波获奖的鼓舞,但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重点是中国境内的维权运动。盛雪表示:“海外民运一直以来都是配角的角色,很多事情因为在中国国内不能做的情况下,海外才担当起这个角色,但中国社会变化的真正契机点,肯定在国内。”

她认为,中国社会的全部资源和主动权,都在中国政府手里,不管是海外或国内的民运,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在触动力量对比的变化,刘晓波获奖带来触动变化的契机,如果这一次海内外的民主运动能利用时机、具体规划,她相信能使得这股势力更快形成一个新的局面。

支持温家宝政改理念

法国媒体《解放报》在刘晓波获奖后,将刘晓波身陷囹圄的处境,与中国总理温家宝近日谈政改时宣称的“言论自由不可缺”等观点作对比,点出其中矛盾之处。虽然法媒讽刺中国说一套、做一套,但盛雪认为仍应该支持温家宝提出的理念。

“政改应该从两方面来看。中共领导人讲民主、人权、自由的概念,是从共产党还没走上历史舞台时就开始,20年代、30年代的领导人,包括毛泽东自己,早年也是极端鼓吹民主自由、人权和各个少数民族、区域的独立,中共建政后,没有否认过追求民主,甚至在中共改革开放后,更加大力鼓吹民主,一直以来,他们说的是社会主义的民主。”

盛雪指出,这次温家宝重新呼籲政治改革,并不是前无古人的创举,但在整个中共权力集团腐败的时刻,加上中国社会走到一个可怕的死胡同时,温家宝公开疾呼改革,可能由於他见到这样的绝境,社会应该鼓励他继续发出更多的呼唤。

“共产党内不也不是铁板一块,权力集团也是由许多个体组成。进一步鼓励权力集团内部的变化和分裂,本身是好事,追求民主本身就应该包容多元,没有多元化的社会就不是一个民主社会。”盛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