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文子 时间:2010年10月14日 16:33

在中华民国庆祝九十九岁之际,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进入了新的转折点.在两岸分治的格局里,中华民国成为一个在政治价值和软实力指标上的参考系,不断鞭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变革。

最新的变革就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开始。北京当局的反应和封锁消息,在台湾民众看来都太熟悉了。这样的“强硬”和“谴责”,就像六七十年代的台湾,刘晓波仿若当年的殷海光、柏杨和李敖,以言获罪,在国际上受关注及被推崇,也使当局更恼羞成怒,进而加强内部压制。

一九八八年蒋经国去世之前,台湾开放了党禁和报禁,逐渐废除了以言治罪的文字狱.国民党推动“自上而下”的改革,整个社会走向宽松,也为今日民主、自由与人权获保障的台湾社会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也使“蒋经国”三个字至今仍是台湾民望最高、最受民众怀念的政治符号。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政坛,谁可以当蒋经国?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江泽民?薄熙来?如果这些政治人物都能够联合起来,推动中国“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那么中国政局就可以豁然开朗,走上康庄大道,而不会陷入当前与世界文明准则出现差距的尴尬。

其实只有中国“自上而下”的变革,才可以走向稳定的、有序的发展。但如果中国高层还是不动如山,拒绝政改,那么今天中国内部的经济、社会的尖锐矛盾,就会刺激民间“自下而上”的冲击,很容易出现大规模的动乱,对执政党是极大的威胁,对国家的前途极为不利。

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执政七十四年的苏共瓦解,对中国共产党带来极大的警示。二零零九年秋天,研究苏联历史的着名史学家沈志华曾受前总书记江泽民的邀请,剖析苏共崩溃的内因与外因,以为他山之石。当然今天中国的情况与昔日苏联迥异,但中共某些列宁主义的基因还是存在,像当局这次对刘晓波获奖的过度反应,就是典型例子。

而同样是继承列宁主义基因的中国国民党却转型成功。除了蒋经国的主动政改外,也因为七八十年代的党外运动对执政党形成巨大的压力。多少关在文字狱中的思想犯,都以身体来书写一个理想的台湾未来,也让被压迫的、被关禁的肉体,赢得道德上的制高点.

因而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与中国的政改动力有某种微妙的互动,彼此激荡.体制外的改革和体制内的改革都是殊途同归,瞄准一个自由民主人权的中国。它们的路径不同,但心情一样,目标也一样。

同样的,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马英九和胡锦涛之间,都有一条秘密的心灵通道,要建设一个现代中国,要落实孙中山的理想,让中国人实现民族、民生和民权的美梦。

北京必须挥别列宁主义,拥抱普世价值和国际文明的准则.二零一零年的秋天是最佳的时机,让中国的国际形象危机,蜕变为中国政改的转机;让胡锦涛与刘晓波的和解,成为两岸融为一体、迈向人心统一的契机.

亚洲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