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6日首发-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只有一个愿望,就只是一个愿望:只要不打他,不揍他,给一条活路就行了!他已经76岁了,去年被打断肋骨还没彻底好呐。”这是刚才孙文广教授的夫人从济南的家里对我说的。

近一个星期,中国从南到北到处是白色恐怖。首都北京在抓人、在监控人和在失踪人,江南、东北和山东同样是白色恐怖。

今天山东省府济南全城大搜捕。早晨5、6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闯入全国著名的公民代理律师倪文华先生的住处,恰巧倪先生全家外出给亲戚家结婚贺喜去了,那帮警察扑了个空。

上午10点多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在他的办公地点被抓,事后警方给孙教授家打电话告知孙已经正式被山东大学路派出所传唤。

这是我刚才给正在家里的倪文华先生和孙教授的夫人打电话时获得的最新消息。

孙夫人说:“刚才大约20分钟前孙教授来过电话。他说人还在济南,已经传唤完了,一会儿就回家了。”孙夫人说这个一会儿也许是一两个小时吧。她说:“我不时给派出所打电话,问问需不需要送点药去,吃的什么的,家属也就是做这些了。”

倪文华先生今天没有被抓走,但是下午在家里获得警方的通知,说明天早晨将出示传唤证抓人。据倪先生说,在那天大家聚会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次日,两个便衣警察光顾了他的家,询问了有关庆祝刘晓波获奖的事情。倪先生回答警察说:“刘晓波获奖是个好事情,给华人争气和鼓励。”他今天说:“没想到还这么麻烦。那天就要我签字,我说有传唤证才可以。”倪先生告诉我,传唤证的意义就是我有违法行为,可以被传唤到派出所24个小时,之后也可能释放,也可能进一步下发逮捕令等。“我从来没有干过违法的事。”倪先生干脆的对我说。他又说:“他们可以随便编造事实扣帽子。”我对他说,相信中国很多冤案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根本是没有任何人权的国家。

我询问倪先生其他朋友参加庆祝刘晓波获奖活动的情况。倪先生说:“一个未留,全被问话了。有的被抓到派出所,有的在家被警察问话。”

倪文华先生1998年开始了他为暴力拆迁弱势族群的法庭代理工作。曾经46次代理告倒山东省政府或省政府中的机构,当地报纸等新闻媒体曾有报道。他为200多起冤民的代理官司全是义务性的,免费的。得到了人们的尊重和爱戴。我采访过几位受过倪文华老先生代理的人,他们都是非常感激倪先生的帮助,特别赞美他的勇敢和热心。

今天,倪文华先生在电话里显得声音很低沉,感到了他内心的不悦和惆怅。这位快70岁的老人是自学法律大学毕业的,没想到为反对暴力拆迁辛劳的10几年后面临着的是牢狱之灾!他说:“很需要律师为他申诉。”我询问了他为什么还没有请到律师,他半天才说是因为拮据,就一点退休金勉强和老伴维持生活,没有更多的钱来请律师。

在征得倪文华先生的同意,我发布于此:

如果哪位读者有愿望帮助的话,请与倪文华先生家联系:0086 531 88318621 相信,倪文华老先生帮助过了那么多的冤民和访民,为中国维权创出了一条法律之路,他也一定会得到海内外有正义感的人士的帮助的!

更多倪文华先生的事迹请查找博讯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