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9

林培瑞
图片:美国汉学家林培瑞在香港发表演讲。(记者心语拍摄)

美国汉学家林培瑞在香港发表《刘晓波vs莫言:从两个诺奖看中国的政治与文学》的演讲,并剖析中国当局的诺贝尔奖情结。

星期四下午美国着名汉文化学者林培瑞(Perry Link)应香港中文大学人权与公义研究中心及独立中文笔会的邀请在中环发表演讲,主要围绕在两位中国诺贝尔奖得主的身上,通过对比刘晓波和莫言在政治中扮演的角色,从而延伸出对中国的解读。

晓波和莫言的对比刘晓波因为起草《零八宪章》并发起联署活动而被捕入狱,林培瑞认为《零八宪章》的内容和宽度和概括性都极高,包含了教育丶法制丶生态等的问题。现场他并详细介绍了他所了解的刘晓波。

对于得到官方认同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自得奖之后备受争议,林培瑞说:

“莫言主动为政治服务,是他无法认同和接受的:2012年的6月,一批作家应一个期刊组织的邀请,抄写了毛泽东的讲话,莫言是其中的一个。对于这个事件,很多人抄了,很多人没抄,莫言不但抄了,而且说抄是对的,说毛泽东的延安座谈会有它的历史必要性,起到过积极作用。我看到这个我感到很吃惊,因为我上一次到中国是八十年代,那时几乎所有的作家都非常讨厌毛泽东,这是不用多说的一个情况。毛的延安座谈会是他们多少年的一个手铐,现在他不但抄,竟然还说是有历史必然性。”

林培瑞去年底也在纽约时报撰文批评莫言的写作模式,他表示,对于莫言以及其他在中国体制内出版作品的作家,他们都意识到这些禁忌话题,要么避免这些话题,要么想办法侧面处理这些话题。

林培瑞同时还提到一个现象,从90年代开始,官方便在不断渲染给民众“祖国受欺负”的思想,从而兴起为国争光的现象,因而在各大世界赛事中,选手都将奖牌视为最终目的,而往往忽略了比赛本身。因此莫言在成为中国官方首度认可获得诺贝尔奖之后,也为当局了去了一桩遗憾。

林培瑞的演讲中,许多现场观众都踊跃发言提问。有听众说,莫言为人不怎么样,但他值得获这个奖,《红高粱》的震撼,说明他对中国现代史有独特的解释。林培瑞回答说,莫言的独特在哪里呢?很多的中国作家都是这样的,诺贝尔奖有理想主义的要求,但莫言语言太杂,党化语言也有。贾平凹用词造句比莫言小心得多。

有在香港城市大学教书的听众问林培瑞说,莫言在瑞典的讲话让我完全崩溃了,如何看待他我很茫然。林培瑞表示,我也很茫然,莫言胆小丶懦弱,他不是坏人,我们可以鼓励莫言站起来,但我们没办法让蝴蝶强壮起来。

还有专程从重庆来香港听林培瑞演讲的听众发问:

“诺奖在发给莫言这样一个人之后,它的效果我觉得是对中国现状的一种黑色的幽默,或者是反讽的一种态度。在刘晓波得奖之后,我被喝茶时国保一直在讲说,这是西方一小撮反华分子对中国的阴谋。但是后来莫言得了奖之后,中国官方虽然很高兴,但是我感觉始终还是有一些尴尬的。所以我想问您对这种观点是怎么想的?”

林培瑞:“在你看来,或者在现场很多人看来,这可能具有反讽意味或者是黑色幽默。但是这是诺贝尔和平奖,不会有人对此故意施加黑色幽默的。”

林培瑞是著名的汉学家,主要研究中国的文学和语文,他曾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他翻译过《天安门文件》也翻译了《零八宪章》。在90年代,他已被中国当局限制入境。

林培瑞在会上说,我已经上了黑名单,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反而感觉到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