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浙江省公安部门于2004年12月29日对王荣清、陈树庆、徐光、扬建民、王富华、吴远明、王东海、楼裕根、单称峰、萧利彬、王荣耀、尉国平等12名中国公民进行了大范围的传讯,并在围绕《中国政党法》草案起草一事及最近的活动对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骨干成员进行了讯问后,释放了除王荣清先生以外的大多数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12月31下午,浙江民主党筹委会负责人王荣清先生的女儿接到公安部门通知:王荣清先生已经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正式刑拘,并在一张“拘留通知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对目前情况严重关切之余,我们必须严正指出:执政当局刑事拘留王荣清先生,严重违反了中国宪法关于保障人权、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明文规定,严重违反了中国政府已签署的相关国际人权公约,严重违背了世界政治文明的历史潮流,严重违背了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依法执政”“依宪治国”的庄严承诺,因此也极其严重地危害着政府的诚信和国家的安全与荣誉——为了捍卫公民基本权利,必须还我王荣清以自由!王荣清先生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他的所作所为,只不过践行一个中国公民的神圣职责——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基于此,他不辞辛苦查阅参考大量资料,亲自执笔起草了《中国政党法》草案,并且公开、合法地作为公民提案提交给了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同时就提案理由、目的和起草背景进行了堂堂正正的声明:“我们深知,政党政治尤其是执政党的活动如果不受法律明确约束,势必会危害到国家利益和人民权利。1998年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王有才、王东海、吴义龙、祝正明、毛庆祥、朱虞夫等人率先向省民政厅申请注册成立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不仅是为了冲破党禁,创造”政党和平相争,人民主权从中伸张”的民主态势,也是试图通过我们的努力,欲把政党政治逐步纳入法治也即纳入责任政治的轨道。”

“但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自己管不好自己,偏要维护”党要管党”的特权,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地管起其他”政党”来(我不知道那些没有独立党格和党魂的花瓶能不能算是党,所以特加一个大引号),并对广大中国民主党组党人员实施政治迫害,是不符合公正游戏规则的。我们在严正抗议中共当局中”把国家党有化,政党又被少数人私有化”的反动势力侵犯公民权利之同时,也面临着这样的思考:民主社会政党政治的秩序到底应该如何?”“经过长期的艰苦学习与研究,在接受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同志们的委托与共同努力下,由我负责主持草拟的《中国政党法》草案现已完成,并将该草案提出来与民主党同志和民运朋友们广泛交流与批评指正,以便我们对民主理念更加系统与深入的理解,必然会有利于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当然,我们不能否定中国共产党在目前国家实际政治事务中所起到的主导地位与作用,所以经同志们同意,我决定将该草案在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律委员会、国务院和民政部的同时,也提交中共中央和其办公厅以供他们参考,希望他们能够堂堂正正地提出有关意见来,我很希望他们也搞出个政党法草案,在两相比较中进行完善得以更好地”谋利于国,造福于民“。”

对这样一个六年来,一直坚持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的宗旨和基本纲领,始终如一地践行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的“和平、理性、公开、合法”四大行动准则,真切期望中国大陆不同政党之间能够“良性互动,宽容和解”,并且公开、合法、友善、非暴力地郑重以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名义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了《中国政党法》草案提案的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监狱外核心成员,对这样一个已经六十三岁了,虽然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与磨难,虽然身体状况也非常糟糕,但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福祉,依然还在殚精竭智、鞠躬尽瘁的中国公民,无论施加任何刑罚与迫害,剥夺他的人身自由和公民权利,我们都将认为是违反宪法的政治迫害,都是非常的不人道、不理智的!

近一时期以来,继国家安全部门陆续抓捕或传唤、查抄师涛、张祖桦、刘晓波、余杰、陈敏、李柏光、杨天水等等自由知识分子后,全国各地持不同政见者也相继受到各种骚扰和警告,网络封锁更加严厉,许许多多异议人士的电脑网络已经被非法断线,甚至连公开的EMAIL邮箱也发不出信件了!而从12月29日大规模传讯一直坚持“和平、理性、公开、开放、合法、非暴力、渐进民主”等原则的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骨干成员,到12月31日对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核心成员王荣清先生实行违宪刑拘,一张大网似乎有计划的正在逐渐收紧!

今日之中国,专制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激进主义肆无忌惮,温和改良和平变革渐进民主非暴力抗争孤弱无援!今日之中国,拉美化印尼化加剧,几乎无官不贪,劣币驱逐良币,社会矛盾激化,两极分化严重,冲突四起,危机重重,深深陷入“只搞经济改革,不行政治改革”的现代化的陷阱之中!!今日之中国,包括绝大多数共产党员在内的中国公民已经郁积了太多的怨气,整个社会就象一只在贪风欲火苦苦煎熬下的巨大高压锅,如果连这么小的“出汽阀门”都要堵塞,那么爆炸性的可怕结果不问可知,眼看又要陷入新一轮的“以暴易暴”历史恶性大循环,这是任何有良知负责任的中外政治家和地球村公民都不愿意看到的悲惨状况!

我们不禁要本着良知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沉痛万分地质问:

难道今日之中国共产党执政当局,真的不能吸取满清末期统治者的惨痛经验教训,真的要为了一己一族一党之私而百般抗拒历史进步潮流,真的甚至要干出连清末统治者都没有干出的事来——连今日之“立宪派”、“改良派”,连象王荣清先生这样在种种逼迫和煎熬之下,依然还难能可贵地主张“和平、理性、公开、合法、非暴力”地进行温和改良、渐进民主、宽容和解的中国民主化平稳进程的民间健康力量,都要采取“高压政策”,进行刑拘迫害,剥夺自由吗?!须知“形势比人强”,如果中国共产党执政当局真的不能释放王荣清先生,真的要开历史倒车,真的连社会和解的唯一希望和出路都给堵塞了,那么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必然悲哀而不可避免地,又将陷入新一轮“以暴易暴”的历史恶性大循环中!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先生在2005年第一期《求是》杂志刊载的文章里写道,要切实做到依法执政而不是以党代政,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必须崇尚宪法和法律,要根据国家的宪法和法律去制定政策和作出决定,维护宪法和法律的统一和尊严,要善于把成熟的决定和政策及时通过法定程序转化为法律,使社会矛盾和政治经济关系在法律的轨道上得到正确、及时的协调和处理。

象对待“依法执政”、“依宪治国”一样,我们对这样的表述也持审慎的欢迎态度。捍卫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公正执法乃是国家安定和人民幸福的基石,人民有免于政治恐惧的自由。为此,我们严正抗议浙江公安部门对王荣清先生的非法刑拘,并恳切而郑重地公开呼吁:

我们强烈呼吁海内外各界,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政界和司法界的人士,和我们一道关注“《中国政党法》草案”事件,关注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关注中国公民的法律尊严!

我们强烈呼吁中国公民签名支持“关注民主党案暨中国良心犯的公开信”!马丁·路德·金说道:”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是对所有地方公正的威胁”.这是救人,也是自救。否则,迫害言者的多米诺骨牌就会一个个倒下,更多的王荣清、杨天水们就会被暴政吞噬,一个更加黑暗的时代就会降临中国!

同时,我们强烈呼吁国家主席胡锦涛阁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吴邦国阁下、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阁下、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杨阁下,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和纠正对公民权利的有关侵犯,释放王荣清先生及其他中国良心犯,以切实实现和落实国家对人权的尊重和保障!

团结起来,救救王荣清!救救中国的良心犯们!!救救我们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

2005-1-3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