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在北京就动用140万安保人员“保卫”的中共18大,在举世瞩目的喧嚣声中结束了。而上一次中共党代会,即2007年秋天的中共17大前后,就有人对中国的民间力量的旗帜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和探讨,并且很快有一份温和的政治改革文本在北京的异议知识分子中间流传,这就是《零八宪章》的前身。

1989年“六四”镇压后,中国当局的政权合法性几乎降为零。后来中国当局通过经济高速增长逐渐赢回了部分政权合法性,其体现主要是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和民间仍未形成强大的政治反对派力量。而不计成本的2008年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进一步增强了中国当局政权的合法性,使得中国当局对内对外的自信达到空前。

但就在这年年底的12月8日,已经讨论定稿的《零八宪章》由一批民间人士发布。在正式发布前夕,中国当局抢先抓捕了其主要起草人之一刘晓波。《零八宪章》的发布和刘晓波的被抓激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响,国际社会纷纷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并尊重《零八宪章》所表达的普世价值。但是,一年之后的2009年底,中国当局还是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刘晓波判刑11年。刘晓波案的开庭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很多驻华外交官和外媒记者到现场要求旁听被拒,并有大量中国异议人士和网友前往围观。而《零八宪章》,也正式成为凝聚最多中国民间力量的旗帜。

对刘晓波的重判不仅没能吓住民间力量,反而随后在2010年达到一个新的高潮,其中以福建“416围观事件”为代表。因在网上发帖关注严晓铃被轮奸致死案,福建网友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被当局逮捕并准备判刑。2010年4月16日第三次开庭时,王荔蕻、张辉等上百名各地网友陆续赶到福州,利用温家宝的口号同当地警方进行了巧妙的周旋,最终成功进行了街头抗议活动,而无一人当场被正式抓捕。即使一年多以后王荔蕻被以此为借口判刑9个月,其直接原因也与此无关。所以说,不仅这次街头抗议活动的参加者当时无人被直接正式抓捕,就是事后也无人以此为直接原因被判刑。受“416围观事件”成功的鼓舞,6月14日、15日接连两晚,北京网友迅速促成两起成功的围观事件,迫使警方分别在几个小时内释放被抓捕的强拆受害人倪玉兰和NGO人士苏雨桐。随后,6月19日四川异议人士通过围观成功迫使警方释放已被抓捕两天的维权人士陈云飞。这几次围观事件的主要参加者,都是《零八宪章》的签署人和积极传播者。

6月28日四川异议人士、《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刘贤斌突然被抓捕,国内外民间力量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声援活动,为近几年所罕见。

10月8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宣布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正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使得刘晓波从此成为中国民间力量的精神领袖。中国当局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击碎了21年来用经济增长率逐渐赢回的政权合法性,顿时恼羞成怒,对民间力量进行了空前的打压。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在稍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形同坐牢。刘霞邀请出席诺奖颁奖典礼名单上的国内143人中的绝大多数人及其家人遭到前所未有的监控,直到颁奖典礼结束后才陆续减缓。

民间力量遭此一击,尚未缓过气来,2011年初又赶上西亚北非茉莉花革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反对派纷纷推翻已在位几十年的独裁者。不明来源的网络人士在中文网络世界发出每逢周末集会的倡议,引起中国当局空前的恐慌并进行了疯狂的镇压,制造了一大批人权案件,狠狠报复了几个月前兴高采烈的民间力量,打压之残酷、局势之紧张,在某些方面不亚于“六四”镇压之后的清算。而民间力量的元气则跌至谷底,至今没能恢复到2010年的程度。

从2009年起,诗人艾青之子、艺术家艾未未以行为艺术表达对中国当局的不满,招致当局报复,2011年春被秘密拘押两个多月,并被当局指控涉嫌漏税。艾未未获释后经短暂沉默,继续发声表达不满,并以其独特方式吸引了大批追随者。

2006年底被判三缓五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缓刑期即将结束之际,于2011年底被收监,成为近几年来继杜导斌之后又一个缓刑的牺牲品。高智晟前几年在国际上拥有巨大声誉,其被收监激起世人强烈愤慨,但今年很快被一系列其他突发事件遮蔽。

2010年9月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结束4年零3个月的刑期获释后即在家中遭当地政府软禁,各地网友及外国媒体和其他人士多次前往围观和探视,均遭围追堵截和殴打,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2012年4月,陈光诚趁看守不备逃出牢笼,在友人的帮助下进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1个月后赴美国就医和学习。

2010年夏,围绕温家宝言论问题,民间社会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且至今没有停止。温家宝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唯一公开肯定普世价值并多次提及政治改革的常委。在民间社会,以余杰为代表的一派认为温只说不做,欺骗性更大,所以应大力批判,甚至余杰本人专门出书批温,并以民间流传的温的“影帝”外号冠名该书。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不应批温或不应过分批温。王荔蕻主张充分利用温的言论推进公民运动。赵常青等人则视温为中共党内罕见的政改派,主张全力支持。虽在18大前夕温家族被曝拥有巨富,但几种观点的分歧和交锋仍在继续。

时至今日,刘晓波仍未获释,刘霞除与家人拥有有限的联系及探视刘晓波外,完全与外界失去联系。《零八宪章》在遭遇20多年来罕见的残酷打压下,仍有28批共计12881人签署。但是,跟4年前相比,中国民间异议生态最大的改变是:拥有了一面旗帜:《零八宪章》;拥有了一个精神领袖:刘晓波。《零八宪章》和刘晓波虽都不是完美的,但毕竟已成为民间社会最大的凝聚力量。而街头运动虽浅尝辄止,但为将来的推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几年,国内民间力量将得到更大的增长。

2012年11月19日初稿,11月28日修改

零八宪章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