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07月2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5:34北京时间23:34发表

2002年07月29日1

这份宣言要求限制政府侵犯网络自由权利

17名中国的持不同政见人士和知识分子最近发表了一份《网络公民权利宣言》,抗议中国政府新颁布的互联网管理规则。

用这份宣言的说法,这17名最初签名的人有“互联网络的自由撰稿人、个人网站站长、关心网络自由的人士、互联网使用者等”,其中包括任不寐、王怡、余杰、刘晓波、杨小凯、茅予轼等人。

威胁网上自由

八九学潮期间曾经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四君子”之一、自由撰稿人刘晓波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中国政府正在威胁互联网上的表达自由,而在这之前,这种表达自由已经受到了不必要的限制。”

刘晓波现在居住在北京,但他的文章无法在中国发表。另外的签名者包括被勒令关闭个人网站的网主任不寐、青年作家余杰和独立的经济学家茅予轼。茅予轼似乎幸运一些,他可以给官方的传媒撰写文章。

2002年07月29日2

中国互联网用户迅速增加

他们发表这份宣言的背景是: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和信息产业部联合颁布的《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即将自8月1日起施行。他们通过发表《网络公民权利宣言》,对这个”暂行规定”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该宣言认为,网络公民权利属于公民自由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联合国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所规定的公民权利的一部分,这些权利至少包括以下内容:

●网络言论自由:公民有权利在互联网建立网站、网页,有权利在任何公开发布的互联网电子公告栏发布个人意见,非事后法律追溯不受预先禁止,被追溯的对象仅限于侵犯网络言论自由和”明显而现实”的诽谤、色情、攻击及暴力行为。

●网络信息自由:公民有权浏览任何网站、网页,公民有权通过电子邮箱、电子公告栏等交换信息,任何屏蔽网站和监视、禁止、限制、破坏上述个人信息交换的措施都视为非法。

●网络组织自由:公民有权利建立网吧等网络服务机构,政府部门在这方面不得建立许可证制度。

十六大之前加强控制

这份宣言指出:“网络自由对人类和中国的进步事业具有开创性的建设意义。中国社会的近代转型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奉行闭关锁国政策,包括公共领域对海外和国内民间社会实施封锁。今天,我们有理由对闭网锁国的政策保持警惕。”

宣言建议:“依法制订限制政府权力以及限制政府侵犯网络自由权利的法规已经势在必行。”

刘晓波说,中国政府以往的控制互联网内容的措施都是悄悄实施,但这一次中国政府却大张旗鼓地宣传这一新的“暂行规定”。

刘晓波认为,这一变化的原因是,北京当局“试图在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加强对舆论的控制。”

有可能在今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六大据称是一次“换代”的代表大会,所谓的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可能在这次大会上把权力交给“第四代领导集体”。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