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温家宝还说,“我们站在一个新的伟大的历史起点上,要继续解放思想,大胆探索,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不仅会葬送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和宝贵的发展机遇,窒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勃勃生机,而且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在这个关乎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上,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以上就是最近被炒得火热的温家宝讲话的“精彩”内容。但是,我敢说它没有任何新意。其一,政治体制改革的提法早就被统治者说过很多次,邓小平一面在说“政改”话题,一面制造六。四惨案。刚刚过去二十多年,不至于忘记这个教训吧?其二,统治者说的“政改”并非是“立宪”与“多党”,而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温家宝肯定了“改革开放成果”,肯定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些都与我们通常理解的民主制度不搭界。其三,比较蛊惑人的是那句“违背人民的意志会死路一条”的话。这句也不是什么新鲜话,中国的前人不是早就说过“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吗?温家宝不过是重复了前人的经典,不过,他用了自己的话。其实,在专制下这句经典也是存疑的——毛泽东没有失去民心吗?镇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使多少人对他恨之入骨,可他的政权依旧,非但没有失去,反而越加精密越加巩固。在民主制度下,主权在民,失去民心必然失去权力。可是,在专制下这种必然未必出现,原因就在于,权力不是民众赋予的。共产党的政权是抢来的,而且抢得很有技巧,他对穷苦百姓说:“欠的钱不用还,卖的地无偿收回,赋税不用交,跟着我打下天下,你就是天下的主人。”。骗不骗先不说,乱世先来点实惠,有口饭吃是真。共产党开空头支票,老百姓也就跟着弄点实惠。一旦人家真的得到政权,绝对不会兑现什么。欠的钱您必须还,地是国家的,别那么多想法,不交税就把你送进监狱。主人的事更别想,说出来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从那以后,百姓多了个心眼,共产党的话可千万别轻信,流血、贡献时您得走在前面,分田分地时没您什么事儿——整个一个骗子。

在中国,当官的大都是个骗子,一副岸然道貌,满肚子猪下水。不是他们不想做好人,而是这个制度容不得他们标新立异。有良知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连升迁的机会都不给。这种例子举不胜举,随便翻翻历史书籍都会看到这种事。可是人们似乎很健忘,像得了老年痴呆,昨天的事今天就忘了。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刘晓波出狱了,赶紧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要为他接风,我请客。到场的人还不少,他的妻子刘霞,江棋生,老鼠,李海,马少方,苏禄峰都到场了。我心里这通骂,我的经济条件也不宽裕,您叫上妻子也就得了,怎么还叫了这么多?好在晓波知道我的难言之隐,见面就悄悄告知:不用你买单。晓波说:“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狱了,这次的出狱是否与高层的异动有关?莫非胡温新政真的开始进入到实质阶段?”。我想,江棋生一定会说话,因为在我的邮箱里收到过别人发来的一个邮件,邮件内容就是说江棋生是“挺温派”,我看着他,他却有些不自然,我便说道:“还是老江有远见,我当时是不看好温家宝的”,没想到,老江急了,这些年来还没见过他急,可他急起来还真够吓人的:“老刘,咱们一直礼尚往来,相互都给个面子,怎么今天取笑我?”我一头雾水,不知此话何意,便道:“我怎么取笑了?晓波出狱不正好证明你的认识正确?”听到这话,老江居然脸都变色了,指着我就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的什么观点正确?你真有些莫名其妙。”边说边起身,指手划脚,一不小心,把酒杯碰落地上,一声脆响——杯子碎了。我马上反应过来,莫非老江不是“挺温派”?难怪,他见到晓波出狱,有些不自在,原来他不愿意当着晓波的面承认他的判断失误。我问:“难道你当时也是‘倒温派’?”,老江道:“什么挺温,倒温,我哪派也不是,蹲了这么多年监狱还看不清温在干什么?温既不值得挺,也犯不着去倒。”不过他说完后,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晓波,补充道:“也许,我真的错了;不过,还要看看,其它很多因言获罪的人是否也会被释放。”晓波大度地一笑,道:“原本谁也想不到呀,什么对错的。”老鼠也嘻嘻哈哈说道:“我早就说过,放了刘晓波,温家宝的政改才是可信的”……。

南柯一梦却又如此真实,第二天忍不住就给刘霞打了个电话。接通后,我急不可耐地问道:“晓波出来了?”刘霞道:“你是谁?有病呀?”说完就把电话挂掉。我拍拍脑门,怎么了?刚五十多岁怎么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况且,就不能含蓄些,电话通了先问一句:晓波好吗?看来,真是病得不轻。

说实话,我也希望温家宝说的“政改”与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不同,我也希望温家宝的“政改”与邓小平的“政改”不同,我也希望温家宝说的“政改”不是只改革“行政管理体制”而是真正的还权于民。可是希望是希望,现实是现实,多少年来,对政权的希望总是那么渺茫。于是,即便真的有希望,我也不说或者反着说,这样,当希望破灭时,不会那么伤感,不会那么自责。

温家宝的话是说给“党员”听的,不是对社会的承诺。但是,他希望看到社会的反响,反响越激烈越有利于引起党员的高度警惕:人要少杀,钱要少贪,差不多就行了,弄个几亿够花就可。否则,政权丢了,咱们一块完,得不偿失。社会倒也十分配合,国内国外的,党内党外的,把个“政改”炒得沸沸扬扬。人家为了江山永固,你们幻想改朝换代,风马牛不相及,就别往一块扯了。

说话要留有余地,我也给自己留条后路。如果明天因言获罪的人真的都无条件地释放了,即便政权还是“党母亲”的,我也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胡言乱语。立此为证!

2010.9.14 于北京

来源: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