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难以想象!难以言表!我想为死者献血!我想参加反恐怖部队!无论是哪里组建的,只要能够消灭恐怖主义,我都参加!我想跨过太平洋,参加全纽约市动员的救助!我想把我的生命当作救援的天梯,伸向从高楼中求救的人们,让那些绝望中的无辜者在遮天蔽日的浓烟中看见曼哈顿上空的蓝天!我想化为一棵常青树或一捧泥土,在坟墓上为那位52岁的飞行员守灵!世贸大厦坍塌的一瞬间,我想化作一块坚硬的石头,与大楼一起沉下来!

这不是文化之间的对立,不是民族之间的相残,不是弱小者在被逼得走投无路之时,向强者被迫复仇的正义,而是对生命、自由、和平的邪恶挑战,是针对无辜平民犯下的反人类罪!这种罪恶甚至超过当年的珍珠港被偷袭,因为一个人的生命胜过千百顿钢铁的军舰!因为珍珠港是军港,偷袭是针对军人、且是在二战期间。而此次恐怖活动,偷袭的是世界金融中心纽约世贸大厦,纯粹针对的是平民,而且是在和平时期!

这是美国人民为建立和捍卫全球自由秩序所付出的超常代价,也是全世界所有享受着、向往着自由与和平的人们付出的代价。美国必须坚强,经受考验!世界必须团结,经受考验!因为自由、和平与无价的生命在经受灾难和考验。要想让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燃遍全球,每个人都有责任向恐怖主义宣战。

当全世界的媒体都在直播这场巨大的灾难时,大陆的中央电视台以及那些地方台,只有上海卫视做了一个小时的连续报道。我正在电脑上写文章,还不知道太平洋那边正在发生大悲剧。是朋友的电话告诉我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和妻子飞快地赶到一位可以收到凤凰卫视的朋友家,电视画面的巨大冲击力让人全身颤抖,泪往心里流地看了三个多小时的直播。

回到家中,给在纽约和华盛顿的朋友打电话,总是打不通。只好上网发电子邮件,再看新闻和网虫们的讨论。整个世界都在谴责灭绝人性的恐怖主义,就连美国的老对头古巴都作出了异乎寻常的人道姿态,表示震惊、悲哀,提供人道援助和开放机场。而在大陆,网上的大多数声音居然与那些上街欢庆的少数阿拉伯人一样,而且是更为恶劣的幸灾乐祸。我真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国家。电视台没有及时的直播,已经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已经丧失了媒体的天职,已经是对无辜殉难者的亵渎了;那些在国内各大论坛上发泄积怨、幸灾乐祸的网虫们,就是最灭绝人性的看客,甚至比恐怖份子更残忍、更下流!这样的邪恶人性,甚至都不配为之感到耻辱。

无辜的殉难者们,我无法代表更多的人,但是我要代表我的被震惊得手脚发凉、阵阵发抖的妻子,献上用汉语写就的哀悼!

2001年9月12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