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

谈起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一定绕不过“六四”事件,而“六四”事件的风云人物也多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内地著名异见人士刘晓波就是这样的人。刘晓波指出,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功不可没;他认为,如果没有“六四事件”,邓小平在中国历史的地位将超过毛泽东,对此刘晓波表示感到遗憾。

回忆起风云激荡的1989年,那是个“需要英雄而未有英雄”的时代。多少当年名噪一时的精英人物,随着历史推移逐渐被世人遗忘。

多年来,香港及海外舆论对刘晓波了解多以“六四事件”为背景,例如“天安门绝食四君子”之一,“六四事件”获罪被捕、后被劳教等……其实刘晓波“六四”前在大陆知识界已很出名,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因批判美学权威李泽厚而名震文坛、被称为“黑马”,其力作《选择的批判──与李泽厚对话》、《审美与人的自由》等是当时大学生追捧的热门读物。作为改革开放初期的知识精英,刘晓波风头和名气比起现今央视“百家论坛”上的明星学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刘晓波目前的身分是大陆自由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前任主席。谈及改革开放30周年,刘晓波表示他是百感交集,认为很难做出系统准确的评价。

刘晓波指出,改革开放的意义,主要是否定了毛泽东时代的经济模式,而中共体制也发生重大变化,由一人集权转为寡头政治(统治集团)。

他又指出,在改革开放后,中国由闭关锁国到融入国际社会;其间,民间力量不断壮大,经济利益、文化观念也趋於高度分化。

“经济的暴发户政治的贫困户”

刘晓波指出,改革开放也有不足之处,最大历史遗憾是:政治改革同经济改革没有同步进行,“六四事件”无疑是改革开放30年进程的分界点,此后中国政治组合、文化潮流、民间心态等都发生重大变化。因为改革开放长期畸形发展,导致中共领导层变成“经济上的暴发户,政治上的贫困户”。

明报记者陈阳、方德豪

採访后记:访客须登记身份证

2008年10月22日

“明报专讯”作为现存不多的“六四遗老”,刘晓波似乎已不复当年青年才俊的风彩。在采访所见,刘晓波容貌不无老态、行动也有点迟缓,思维虽然清晰,但说话有点口吃,据说这是3年劳教留下的后遗症。

回顾在改革开放30年中自己人生经历,刘晓波对记者表示,作为一名人格独立的知识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应当按照认定正确的价值观去做,只要自己认为对的事,不管受到多少打压、付出多少代价,也不会动摇。

抨击时政长期受监控

因获释后不断发表文章,抨击时政、呼吁平反“六四”、关注民间维权等,这令刘晓波成为当局重点监控对象,每逢敏感时期如“六四”纪念日、两会或党代会召开等,有关部门即对他实施不同程度的软禁,禁止外出、访友,甚至切断电话和网络通讯等。

本报记者到刘晓波家採访时,楼下的便衣公安见有陌生人来访,即用对讲机向上级报告。两小时后记者离去,在传达室24小时轮班的公安礼貌地要求记者登记身份证,还直说“对不起、这是上面要求、我们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