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陆,一方面是怨声载道,另一方面又是调笑遍野,与财富分配的两级分化相适应的是国人在人格上、精神上的极端分裂症流行。在面对独裁强权的无可奈何之中,小道消息、政治民谣和黄色笑话,成为“六四”之后中国的一大奇观,既是人们发泄不满的最好工具,又是人们寻求轻松的上佳调料。当屡遭野蛮压榨的农民正在冲击县政府之时,中心城市的百姓们却在电视机前笑呵呵地收看“快乐大本营”等娱乐节目,精英们也在私人饭局上大讲关于江泽民的政治笑话。

怨声载道与调笑遍野

中国,社会在各类危机持续积累的同时,也真的进入了一个“调笑时代”,除了电视中的各类晚会、娱乐栏目、喜剧和小品之外,执政者的作秀和官场腐败成为最大的民谣和笑话的素材库,几乎每个人都能讲一段以黄色为调料的政治笑话,几乎每一城镇和每一村庄都有广泛流传着讽刺性民谣,它们才是大陆民众真正的公共语言,与官方控制的媒体上的公开语言形成了鲜明对照:如果你每天只接受来自公开媒体的信息,满眼就是一片光明,恍如生活在天堂里;而如果你每天只汲取私下聊天的信息,就会举目皆是暗无天日,简直活在地狱中。

这些民间的信息交换和传播无法在阳光下公开进行,信息只能在私人之间的小圈子里流传。如果说政府的各类公开的和非公开的禁令是正规黑幕制度的话,那么民间的小道消息就是另一种由恐怖统治制造的非正规黑幕,权贵在黑幕中瓜分全民资产和搞政治阴谋,民众在黑幕中发泄不满和自寻开心。两种黑幕中的大陆人遵守的是同一套规则,即正规制度下的非规范反规范的灰色潜规则。

令人最为困惑的是,生活在如此巨大反差之中的人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私下里万众诅咒的中共政权仍然稳稳当当;高层领导人仍然在全民的私下调侃中风光无限。每一个私人相聚的饭局都是一次牢骚发泄,一次政治笑话的汇演,有些嘲弄当权者的黄色政治笑话(江泽民大战三英的笑话:“出国带着李瑞英,回国搂着宋祖英,回家看着猫头鹰”),在无数个不同的饭局上被反复演绎。这类牢骚和嘲弄,随着饭局的结束而结束,丝毫不影响人们在公开场合中的另一种表演。

久而久之,这些完全不同于官方的民间创作,这些在私人饭局上的强烈不满,非但对现行的中共独裁政权没有任何威胁和伤害,反而成为一种民间自发性的纯娱乐项目,如同在紧张之余的闲暇中,看一个好莱坞大片或中央电视台的小品晚会,只是即时娱乐而已。

“人血馒头”

在大陆,每一次血腥的灾难过后,大都是争吃人血馒头的过程,特别是那些现存秩序的受益阶层,仍然是牢骚满腹,各类精英的不满,大城市市民的怨恨,早已失去了真正的道义力量,而变成了牌桌上和饭局上的自我娱乐。它们是另一种形式的精神毒品,既与官方媒体中的小品化娱乐配合得天衣无缝,又具有官方小品所不具有的超强麻醉功能。人们陶醉于摔扑克、洗麻将的悦耳声音和酒足饭饱,在阵阵政治笑话的嬉笑之中,像消费商品一样消费着苦难、黑暗和不满。物质白领们喜欢准备好名牌行头的假日远足,精神白领们更喜欢准备了大量政治笑话的精神旅游,二者都是有益于犬儒们的身心健康的休闲。

而笑过了、轻松了,之后一切依然如故:要说谎时就说谎,要黑心时就黑心,要闭眼时就麻木,要钻营时就不择手段……

博讯2002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