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6-11

一九八九年那一场惨绝人寰的"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十四周年了。作为那一场运动的一位当事人,十多年来,我一刻也不敢忘记,尤其不敢忘记那些死去的英灵和仍在狱中接受煎熬的战友。这些年来,我常在想,为什么中共越来越腐败和不得人心,而作为中共专制政权的反对派民运却无法壮大起来进而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的一股力量呢?虽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有一点我们是不能回避的,那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真正英雄已经被社会遗忘。它使得我们这场运动缺乏了道德和精神上的感召力。

那么,谁是八九民运的真正英雄、谁又能代表八九精神呢?答案是显然的:那些来自社会最底层敢于向强权做最不妥协的挑战的民主斗士、那些在坦克与军队面前视死如归的青年壮士,那些微笑着倒在中共枪口下的先烈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六四"英雄。王维林、喻东岳、余子坚、鲁德成、蒋捷连(丁子霖儿子,六四受难者之一)、肖波(北京大学教师,六四受难者之一)……,他们的名字将永远被世人所铭记。是他们使这场运动显得格外伟大与悲壮,被世人所深切缅怀。而那些在狱中拒不向中共邪恶势力低头、那些十多年来在国内坚持不懈地为民主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民主斗士们,才真正代表了八九理想主义精神。王有才、刘晓波、江旗生、李海、杨涛、李旺阳、何朝晖、张善光、冷万宝、欧阳懿、牟传行……,是他们使我们这场运动能得以延续和发展,并赢得世人的尊敬。英雄是需要付出的,没有了付出,没有了风险,就不再成其为英雄。我们这些流亡到海外的异议人士,包括当年的学生领袖、知识分子、党内异己分子等,都已不再是英雄。最多也不过是昔日英雄。而那些早已不再关心民主化事业,不再参与民主运动的人们,尤其是那些整天在传媒上炫耀自己的身价的人们,无论他们过去的经历有多么辉煌,无论他们个人的事业多么成功,他们都不能再自栩为代表八九精神的代表人物。

坦率地说,由于媒体的误导,民运队伍中被外界所知的英雄越来越少,剩下的几乎全是好莱钨式的披金戴银的明星。一场原本壮烈无比的运动逐渐失去了他原有的色彩。一些当年的学生领袖们竞相攀比个人财富和学历地位,惟恐天下人不知道他们因为六四而获得了不可想象的个人名利。而媒体的焦点十四年来一成不变,让外界误以为他们还在继续领导民运,他们就等于民运。这样的一场所谓的明星式运动很难避免不每况愈下。虽然中共对这些民运明星的恶意中伤和妖魔化给公众造成了一些误导,但是我们无法否认,少数民运明星自身的浮华与过分追逐名利也是造成公众对他们失望的其中一个原因。国内的民众每天生活在在中共淫威之下,尤其是那些长期坚持不懈地为民主化事业奋斗的战士们,他们时刻有遭到当局迫害的可能;而那些经常出现在媒体上、被媒体捧为"英雄"的明星们却整天炫耀他们多么富有,个人多么功成名就,个别人甚至大言不惭地声称自己是海外民运中的首富或二富等……。不要说广大民众会觉得难以理解,连我这样的民运战友也感到莫名其妙。最近某杂志登出了一篇报道一名八九学生"领袖"的文章,标题是"昔日六四英雄,如今亿万富豪".这位"昔日英雄"在文章中大谈自己穿梭于中美台各地的发迹史。他还站在曼哈顿黄金地段一栋公寓大楼前张开双臂让记者拍特写,并夸耀他身后的住宅有多么豪华与昂贵等——而不是介绍自己这么多年来为国内的战友做了多少事,给过他们多少经济帮助。这样的"英雄"如何能领导饱受压制的中国人开创民运的新局面呢?

一场缺乏英雄的道德与精神感召力的运动,是很难发展和取得成功的,古今中外皆是如此。一场运动中英雄的出现和存在,会感召千千万万的后来者,最终形成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中国民主运动曾经出现过英雄,因此一度赢得了全世界的支持与关注。但是,十四年后的今天,我们的英雄多数已不再成其为英雄,而真正的英雄又不被外界所了解。因此,我们的运动开始走向迷失,开始缺乏原动力。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多数朋友都是抱着一种理想主义,冲着这些英雄们而来。但是,当英雄褪色后,当理想主义在这场运动中没有市场时,他们除了离开民运队伍,别无选择。很多当年有理想的热血人士都走过了这样一段令人哀叹的路:他们从一开始对那些明星们满怀希望,进而到产生怀疑,直到最后彻底失望而离开这场运动。事实上,据我所知,如今最坚定地支持法轮功争取人权的人中有相当一部分过去曾经是民运一分子。如今他们不再以民运分子的身份出现。这难道还不值得所有的民运人士尤其是那些民运明星们反思吗?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那些真正的英雄被世人所遗忘了呢?不可否认,媒体误导是一大主因。过去十多年来,海外媒体尤其是华文媒体,始终对少数几位八九明星情有独钟。无论他们中的某些人的行为多么不检点,无论他们是否还在从事民主运动,无论他们令民众如何失望,这些媒体仍然"义无反顾"地为他们大书特书(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以后有机会我再单独分析)。其次,我们这些民运人士没有主动去发现和向社会推介我们队伍中的英雄及事迹。这跟我们有些民运人士自我期许过高,希望自己成为一劳永逸的明星和领袖,不愿看到其他人抢去他们的光环有关。个别民运明星甚至有意封杀他们身边的真正的"六四"英雄,让他们没有被世人所知的机会。当然,客观环境也给我们发现英雄制造了很多障碍。比如中共掌控着一切,他可以让一个人一夕成名,甚至制造出民运英雄,也可以让真正的英雄人物永远不为外人所知,甚至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曾经有朋友感慨如今中国大地上没有了英雄,我告诉他们说,不是没有英雄,而是英雄都被中共抹杀了。这个结论是我六四被捕后得出的。在六四以前,我还以为举世皆睡我独醒,天下英雄唯一人。进了看守所后,我才了解到在中共的血腥统治下,真正的英雄从来就不被外人所知,他们不是早就进了班房就是遭到了中共的毒手。当年砸毛泽东像、被迫害至精神失常仍被关押在狱中的喻东岳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回顾十四年来我的所作所为,有一点是我最感到欣慰的:自从流亡到海外后,我一直在尽自己的一切努力让外界了解那些默默无闻的真正的"六四"英雄,为他们摇旗呐喊。九一年我来到海外前,外界对对整个湖南八九民运发生的悲壮故事和六四后数以百计的无辜民众被关押及判刑毫不知情。仅有的一点零星的消息,也是从国内官方的报纸上了解到的。我到了海外后与人权观察合作撰写了一个长达两百多页的关于湖南人权状况的报告。里面包含了两百多名政治犯的名单及他们的详细资料。如今,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已经广为国际社会所了解,如张京生、余子坚、喻东岳、鲁德成、李旺阳、张善光、何朝晖、潘明栋(已去世)、谢长发、陈纲等。另有数十人已逃亡海外,并获得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庇护。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在纽约时报的仅有的两次采访中,一次专门介绍张京生,那篇报道的题目叫"南方的魏京生",另一篇是专门介绍砸毛泽东像的三位湖南青年余子坚、喻东岳、鲁德成,那篇报道的标题叫"三壮士". 如今,喻东岳等人砸毛泽东像的壮举如今已广泛被社会所认同,媒体已习惯称他们为"天安门三君子".而且,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将他们与当年只身挡坦克的"六四"英雄王维林相提并论,将他们视为八九民运的真正象征性人物(见著名异议人士吴弘达、遇罗文、陈少文等最近的文章)。在此之前,据我所知海外媒体没有任何对他们的正面报道。在我主持的唯一一次颁奖活动中,我选择了将六四精神奖授予代表八九民运精神的喻东岳等四名真正的英雄而不是明星(他们是至今仍在狱中的砸毛泽东像的喻东岳,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的王有才,为六四死难追讨公道的丁子霖,冒着生命危险营救封从德与柴玲夫妇的阿洪)。此外,我几乎每年都会至少写一篇文章介绍一名无名英雄。两天前,我写了另一篇介绍湖南工运领袖何朝晖的文章,引起了强烈回响,许多知名网站都在第一时间转载了该文并配上了图片。有些读者还来信表示希望捐助何朝晖家属。这让我越发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是有价值的。

期此"六四"十四周年之际,我呼吁海外媒体尤其是中文媒体从良知出发,将目光转向那些长期为中国民主化事业默默耕耘并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民运真战士、"六四"真英雄,让那些在海外功名利就了的昨日明星们安安静静地去过他们的"幸福"生活——只要他们良心上会感到安宁。请不要再去打扰他们,将他们继续塑造成光芒万丈的英雄,而让那些真正的"六四"英雄继续生活在孤立无援的境地,继续忍受生活的煎熬,被世人彻底遗忘。这不仅对他们来说过于残忍,而且也愧对中国的民主事业。要想避免媒体在这方面对公众的误导,关键还在于我们这些从事民运活动的人尤其是那些过去光芒四射的"六四"明星们。只有我们才知道谁是真正的民运战士和"六四"英雄,只有我们才最有条件让全世界了解到他们的存在和需要。如果说我们过去没有意识到我们无意中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还情有可原。但是,如果十四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为维护自己的英雄形象和明星地位而不惜一切,甚至故意隐瞒和弯曲历史真相,企图让真正的英雄永远消失。那么,我们就愧对了那些受尽磨难的战友们,也是对民主运动的犯罪。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唐柏桥)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