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中国关闭或整顿了几百家报纸,堪称中共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与此同时,揭露社会弊端和腐败的报道似乎也越来越多。官方媒体还在无法继续掩盖的情况下,一度公开报道萨斯疫情。2003年是中国新闻自由进步的一年还是倒退的一年?

*自由空间有所扩大?*

回顾中国媒体2003年走过的路程,旅美自由撰稿人曹长青说,一年来中国媒体整合或成立了17个报业集团,在运作方面更趋于市场化和专业化,媒体的自由空间也比过去有所扩大。而且中国报业媒体面对国际上媒体的激烈竞争,也逐步开始把报纸内容的主要关注点从偏重意识形态的宣教,转移到读者和市场上来。

*大胆媒体前仆后继*

中国北京的自由撰稿人和评论员刘晓波认为,尽管中国当局在2003年查封了《21世纪环球报道》,对《南方周末》领导层进行了大换血的调整,但总的说来,2003年中国媒体的开放程度要比2002年开放一些。刘晓波说,诸如《南方都市报》,北京的《财经杂志》,《中国新闻周刊》,以及刚刚创办的《新京报》等一些报刊逐渐开始取代被调整和查封报纸的趋势,在某些方面的开放自由程度,甚至要超过《21世纪环球报道》和《南方周末》。

*敢谈内政外交大事*

刘晓波说,2003年媒体披露了并持续关注了一些在社会上引起比较大反响的个案,比如像孙志刚等案,黄静案,李思怡。此外,有些媒体在涉及到重大时事的时候报道也有改进。

刘晓波说:“比如说中国对日关系,对美关系等等国际大事上,在某种程度上敢于发表一些稍微不同于官方主旋律的自己的看法或评论。第三方面是中国媒体以前没有过的,从2002年底持续过来的,现在的媒体对国内重大的一些事件,特别是对中共高层的,比如说16大、两会都敢于做出一些自己不同的解读,有一些不同于官方主旋律的解读,从用词到观点,甚至于有一些涉及高层人事安排的问题。”

香港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2003年中国媒体出现了一些与往年不同的变化。他说,11月11号创刊的北京《新京报》,以其大胆泼辣的“广式”版面,敢于揭露北京社会和生活各个层面的弊端和腐败等问题,在北京报业市场引起相当的震动。另外上海的《东方早报》以其每日百版的气势,将触角深入整个长江三角洲。

*新闻频道不出色*

在电视媒体方面,何亮亮指出,受近几年来海外电视媒体的影响,尤其是伊拉克战争的直接推动和催发,中央电视台5月1号正式开播24小时滚动新闻。但是,大陆主要电视台在新闻频道方面做的并不出色。

何亮亮说:“这个新闻频道本身,应该说观众对它的反应并不好。因为还是没有真正的发挥一个全日24小时播出新闻的新闻频道的作用,内容作的并不出色”

*整顿媒体有好有坏*

旅美的前中国《深圳青年报》副总编曹长青指出,虽然中央电视台这种效仿CNN电视新闻的广播模式,能及时、生动、权威地把正在发生的世界大事展现在媒体的受众面前,给中国媒体、新闻界带来一些希望。但是,曹长青指出,中国政府在顺应世界发展潮流开放媒体的同时,也加紧了对媒体市场的整顿,所涉及被整顿媒体的数量,恐怕是中共执政以来最大的一次,总共有600多家报纸被关闭或被整顿。

曹长青说,取缔和关闭各级党政机构重叠办报,硬性摊派办报,对于净化报业市场,减轻基层额外负担,有着积极的意义。但是这次媒体整顿也泱及了那些敢于发表和刊登敏感话题的报纸,把他们打入了冷宫。曹长青说:“在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利用整顿也把那些敢言的报纸,他们认为脱离了党的领导的,敢说真话的,敢扩大新闻空间的报纸也趁机都整顿掉了。每次都是即整顿了该整顿的报纸,也整顿了不该整顿的报纸。”

*进步与倒退并存*

曹长青说,过去一年整个来看,有进步的一方面,也有倒退的一方面。“进步的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媒体那些有良知的新闻记者,争取新闻自由空间,争取来的。而倒退的一方面,是中国政府利用手里的权力,砍杀报纸,压制这些不同的声音、自由的声音而导致的。”

*工具和商业的矛盾*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大众传播学系主任王毓莉教授从台湾学者的角度,对2003年中国大陆媒体状况进了分析说:“从整体来讲,大陆的领导或者官方其实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在政治的部份,基本上还是希望把媒体当成一个工具。可是从媒体的产业面来看。媒体在改革,有很多的媒体被放到第三产业,补助的措施被取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框架把它框得太死,必须要让媒体有一些发展的空间。”

王毓莉教授说,尽管当局在商业上给媒体更多的自由度,可是一旦媒体碰触到大的政治事件,影响国家整体形象时,当局第一个本能就是用隐瞒事实真相来保持国家良好的形象。

*对公开报道萨斯的分析*

2003年3、4月间萨斯疫情在中国大爆发。中国官方媒体在无法继续掩盖的情况下,一反常态,公开地报道萨斯疫情。对此,旅美自由撰稿人和评论员曹长青却认为,带来这一变化的背后推手,主要不在政府,而是那些有良知,追求新闻自由,专业化意识的记者努力争取的结果,另一方面也跟政府内部的权力斗争,胡温政府利用媒体来推动改革的势头不无关系。

北京的自由撰稿人和评论员刘晓波认为,萨斯疫情期间,从官方角度来讲,没有什么透明度可言,只不过是应付危机的权宜之计,是蒋彦勇医生从内部揭露事情真相,国际社会外界压力下不得不做出的媒体宣传策略的调整。刘晓波说:“但是,从事实上,从官方政策的角度讲,没有怎么开放。改革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民间都是要充份利用官方宣示的一些政策,包括模糊的言论来寻找自己的合法性空间。官方的政策实际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是新闻还是宣传?*

今年8月18号,中宣部、中组部在全国宣传、理论、新闻工作电话内务会议上下达了不要对正在修订宪法部分搞公开争议,不要对政治体制改革进程、方向搞公开宣传,不要对已有结论的历史性事件决议搞争论的通知。

在中国某家新闻媒体工作的安先生说,中国整顿媒体,缩减党报,给媒体一定的自由程度和空间,看上去似乎是为了履行入世承诺和市场化的需要,但当局的根本目的并非出于媒体本身的改革需要,而是为了更好地获得宣传的效果。中国媒体至今仍没有解决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新闻到底是当局宣传的一部分,还是新闻本身。

安先生说:“在新闻和宣传不能分开的情况下,去谈新闻自由是没有多大意义,当局只是一个管多管少的问题。我对目前中国媒体现状的一个总的评价还是处在一个体现党的意志处境和挣扎之中。”

2003年中国关闭或整顿了几百家报纸,堪称中共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与此同时,揭露社会弊端和腐败的报道似乎也越来越多。官方媒体还在无法继续掩盖的情况下,一度公开报道萨斯疫情。2003年是中国新闻自由进步的一年还是倒退的一年?请听年终特稿第二部份,谈2003年中国互联网媒体的发展和当局对网络及网络活跃人士的监控和镇压。

*网络迅猛发展当局加紧监管*

2003年是中国网络媒体出现迅猛发展的一年,中国的网民人数跃升到了大约8千万。网络媒体信息的四通八达,包罗万象的特性,让网民有机会接触各种信息,了解中国真正的现实、世界民主和自由的发展,并借网络发表砧砭时弊的看法。

然而,中国当局在放手让互联网普及的同时,却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和监控。

*封网可能封住通往世界大国之路?*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指出,中国政府在网络方面实行相当严厉的管制,以防火墙来封锁一些网站。

何亮亮说:“我注意到,中国对网络的管制还是非常严厉的。但问题是,当用一种很严厉的防火墙把海外的一些网站,特别是中文的网站严密地封锁起来,由官方用了很先进的技术,很多的资金,所限制的已经不仅是中国的网民跟外界的交往,更严重的是中华民族的创新能力和思维能力的限制。这点,中国以后如果坚持这样做的话,再过若干年就会看得出来,中国如果不能够真正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话,那么构筑网络的防火墙,将是一个很重要的罪魁祸首。”

*海外说法言过其实?*

不过,中国北京某媒体的网络编辑张女士却认为,网络监管并不象国外想像的那么严厉。她说:“其实,我觉得各个国家都有对舆论管理的方法,可能中国的制度和美国的管理方面不一样。有这种现像,但是我觉得有点夸大。”

*网络异议人士纷纷出事的背后*

在2003年,一大批网络异议人士和活动份子如杜导斌,杨子立,赵常青,张宏海,靳海科,李志,欧阳懿,何德普,颜钧,姜力钧,刘荻等因在互联网上发表对当局和时事的看法被以种种罪名关押或判刑。

北京自由撰稿人刘晓波说,并不能简单地说2003年网络控制、制造文字狱比2002年严重。因为今年公开宣判的这些人,大部份都是2002年16大前后被抓的。官方密集审理和宣判跟今年5月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限期清理超期羁押案件有直接关系。

对于一些网络活跃份子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而被捕或判刑的情况,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分析说:“这里面好像又有一些微妙的变化,也包括其它一些在网络上发表言论遭到逮捕的,但是却从来没有被公开起诉。这反映了中国有关当局并没有一个一贯的政策,或者可能领导人之间对这个看法也不尽相同。”

*2004年风雷激荡?*

中国媒体在开放,整顿,监管控制媒体活动及异议人士受到镇压的情况下,又走过了一年。对于2004年中国媒体自由程度的展望,旅美自由撰稿和评论员曹长青指出,2004年中国和国际上的一些重大事件,如3月份台湾总统大选,俄罗斯总统选举,4月香港立法局选举,6月份的“六四”事件15周年,年底的台湾立法院的选举和美国总统大选,会激发中国媒体业,尤其是网民更密切的关注和讨论,对自由的渴望和追求,也会更加刺激中共独裁者的神经,通过数万名网络警察来监控网民在互联网上发表不认同政府的评论,打击和镇压网络异议人士。

曹长青说:2004年“全球的民主趋势浪潮更加强烈的话,人民的反应也会更加强烈,北京政府的镇压可能也会更加强烈。所以,明年恐怕是更关键,更激烈的一年。”

北京自由撰稿人刘晓波认为,2004年媒体上的民间网络维权活动,或者像某些学者所说的“新民权运动雏形”会比今年更向前发展。而当局在监管和控制方面还会继续沿习中共一贯传统的作法。

大参考总第2130期(2004.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