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10

座谈日期:美国时间2004年3月25日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刘晓波博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

请听座谈录音

座谈提纲:

一、《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的背景

1.《南方都市报》报道孙志刚一案后,广州市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张桂芳、公安局长朱穗生对《南方都市报》怀恨在心,认为这一报道有损他们个人的政绩,动用一切行政和法律手段、采取非法措施对《南方都市报》进行抓捕和查抄。今年1月6日,他们两人指使检察、公安、税务等部门,对《南方都市报》的领导班子进行非法抓捕,对《南方都市报》进行查抄,《南方都市报》负责人、广州市东山区人大代表程益中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强行带走。

据新闻界人士说,在审判孙志刚案有关责任人时,一名被判刑三年的警察指着作为证人出庭的广州市公安局长朱穗生说:”你不搞死《南方都市报》,我出来后就搞死你!”

2.”程喻李”案:

程益中,《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2004年3月19日被捕,拘捕罪名为涉嫌”贪污”和”私分国有资产”.喻华峰,《南方都市报》原副主编兼总经理,2004年3月19日被判12年重刑,判决罪名为”贪污”和”行贿”.李民英,《南方都市报》原主编,2004年3月19日被判11年重刑,判决罪名为”受贿”.”程喻李”案又称”南都案”或”南都事件”.

3.海内外反应

国内:此案具备”政治清洗”的种种特征,且似有”接二连三”的进一步加大惩罚面的可能,故而引起大陆新闻人士及民间人士的高度警觉,并迅速激起海内外对当局封杀新闻自由之举的强烈抗议。

海外:无疆界记者协会声援《南方都市报》,要求北京当局释放三名主管人员

二、此案的特征

1.以经济罪名惩治政治异议

2.何以经济罪容易成立?

3.关于中共这二十年因政策法规屡变(与时俱进)而形成的法律”灰色”地带

4.谁之罪?

三、仍然涉及司法是否独立的问题

附录:

《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员工给南方日报报业集团领导的一封信

各位领导:

你们好。我们是南方都市报及新京报经营部门的员工。昨日,惊闻报业集团领导在员工大会上宣布南方都市报及新京报总经理喻华峰有经济犯罪的嫌疑,我们感到震惊。我们绝大多数都是和喻华峰同志共事多年的同事,我们觉得我们了解他、信任他、爱戴他,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这两个企业的发展同样需要他,离不开他。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把我们所了解的喻华峰的情况告诉你们。为了企业,我们义无反顾。

喻华峰是一位有着极强事业心的人。这个大家应该是有目共睹,他一直有把南方都市报这个企业不停做大做强的理想,他一直有以实业报国的理想。从1998年到现在,他很少有休息天;从1998年到现在,他每天的平均工作时间都在12小时以上;从2001年开始,他一直是背着药罐在上班。为了企业的发展,他累垮了身体。没有理想的支撑,他坚持不到今天。

喻华峰是一位有强烈责任感的人。对社会、对行业、对企业员工。他不止在一个场合告诉我们,他将来不做企业了,会去教书育人,他认为中国的教育失误太多。在行业内,他总是倡导良性竞争。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对广告、发行价格的坚守是不争的事实。对所有的南方都市报工作的人,他总是希望在各方面都对大家有所交待,他希望我们的收入更劳动付出是对等的,希望大家在南方都市报都有所发展,希望大家在南方都市报都快乐生活。为了这些,他把所有的责任都一个人扛。1998年,广告部创建之初没工资发,他自己垫钱;1998、1999年,南方都市报广告部员工没有差旅费和生活费,他一再接济大家,后来因为有些人离开报社没还的钱都有3、4万之多。2000年6月、7月南方都市报刚成立发行部时,两个月没有工资发,也是喻华峰私人垫钱发的工资。当时发行部员工没钱吃饭,他带头在广告部募捐2万多元,自己捐款1000元;2003年,员工贾玉霞小孩先天性心脏病需做手术,他又带头募捐,个人捐款1万元。

喻华峰还是一个极其实干的人,一位极其低调的人。他总是用他的行为教育我们有爱心、宽容、与人为善;他总是用他的行为教育我们节俭、克己、按规矩做事情。在我们与喻华峰接触的这么多年当中,凡事同事在一起吃饭,总是他抢先埋单。而且从来不开发票;据我们了解,喻华峰手机话费,从来没向公家报过一分,他一向把公私分得非常清楚。

在他的带领下,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的经营团队是有理想的、是负责任的、是充满激情和创新精神的、更是实干的,企业文化非常健康。

喻华峰是这个团队的旗帜,是精神领袖,以我们对他的了解,他的人格足以值得大家的信赖与尊重,这个团队离不开他。

我们为了生计或者为了生活得更好而来到了南方都市报,来到了这个充满活力和风险(包括市场风险)的行业,我们以喻华峰为楷模,去追求报业产业化的理想。在产业化的路上,我们发现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并不完善,不论我们个人多么廉洁自律,我们都面临着整个市场的游戏规则和作为经营实体的报社的商业行为的风险。喻华峰经常鼓励我们要做一名职业经理人,现在,在追求职业经理人的路上,我们诚惶诚恐,我们担心喻华峰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如果我们够努力的话。

为了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的明天,为了保持经营队伍的稳定,我们恳请报业集团领导在关键时刻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来,体制问题带来的过失或者职务犯罪不要全推到个人身上。否则,我们的企业将面临莫大的危机。

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员工

1、他们的声音

(一)程益中:报社在中国,机关不像机关,事业不像事业,企业不像企业,人不人鬼不鬼。当查税的时候,报社就是企业;当投保的时候,报社就是事业;当整人的时候,报社就是机关。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