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征文

2004-06-01

说明:又到了纪念“六四”的令人心碎的日子,总想写点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翻开了当年的日记,发现写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不如日记直接、真实。抄录在这里,作为我对“六四”十五周年的纪念。

一九八九年我早已不是学生,在整个运动期间基本上是处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已经十五年了,我当年用来写日记的纸张也已经有些发黄,但对这些刻骨铭心的日子,却不敢有半点的忘却。以下是在哈尔滨在六四前后的我的部分日记,抄录在这里,作为对六四的一点小小的纪念。想以此通过封从德向所有为“六四”付出过生命、鲜血和泪水的同学们以及参与过“六四”运动的所有人们,致以深深的永远的敬意!也以此与今天还在关心著中国民主化事业的朋友共勉。

(一)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六,晴

据报导,今天在天安门坚持的学生仍有十余万,军队仍未能进入北京市区,仍有大批市民在支援学生,国际上一片声援学生反对武装镇压的声音。但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学生运动已转入低潮。晚上去黑龙江大学参加学生的演讲会,校长出来阻止该演讲会,遭到了一片怒斥声,校方放出高音喇叭干扰演讲,学生们就转移到教学楼正门的空地上,校方增大音量,继续干扰,学生们就把演讲会搬到了学校大门外的马路上,约有五百人参加,我只能用我的掌声表达我内心的感情,将双手拍的发红发热,这是内心的热血在沸腾。

演讲结速时,由黑龙江高校自治联合会发出通知,决定在明天,也就是五月二十八日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并表示这可能是由黑龙江高校自治联和会组织的最后一次大行动了。学生们已开始准备退却,学生们一无所有,而面对的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政府,而掌握这个政府的又是一群野蛮的毫无人性的独裁者时,学生们是肯定支援不住的。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抗争,学生们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疲乏了,他们该休息了。在历史的转折关头,本应该由整个社会来承担的巨大的历史责任都落在了年青的学生们身上,我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却不能去承担一点责任,因此而感到羞耻。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星期天,晴。

今天值班,做一急诊手术,很顺利。未能参加游行很遗憾。晚上利用换班吃饭的时间,由进修医生顶班,并嘱其有事找科主任,跑去黑大听了一场相当于宣告学生运动结束的演讲,演讲者是学生会的几位干部,听者约有六七百人,大家的心情都显得很沈重。当演讲者那悲壮的声调进入我的耳膜时,我几乎要流眼泪。学生们认识到,当局是毫无理性的,继续对峙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主动的退却是保存实力的行动,是以退为进的策略。我认为学生运动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种胜利要从历史意义中去理解,但遗憾的是毕竟没有取得有形的成果,这不能怪学生,他们已尽了最大努力。也不能怪人民,因为人民已经被统治者塑造成了今天这样的麻木不仁了。学生运动虽然将要告一段落,但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化运动并没有结束,但我相信,明年的今天甚至不要到那一天,人民公敌李鹏就会被赶下台,不管是民主力量的胜利还是保守势力的得势,李鹏的政治生命肯定长不了,他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全国的罢课还在继续,北京天安门前的红旗还没有倒下,军队还未能进入北京市区。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星期一,晴。

今天休息,先去了黑大的学生会,未见有什么行动,又去了哈工大的学生会,也未见有什么活动。从哈尔滨看,学生运动已基本结速。但据报导天安门前仍有一万余名学生静坐示威,与前一段时间的轰轰烈烈相比较,不可同日而语了。能明显的感到,全国的学生运动已失去了后劲,可以预料拖不了几天,就会逐渐的偃旗息鼓。但部分学生表示要坚持到六月二十日人大开会,以影响大会的决定,罢免李鹏的总理职务。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今天被指责为犯了分裂党的错误。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日,星期二,晴。

今天值班,未能出去了解学生运动的情况。但据说北京又组成了绝食团,有五千人参加,另外的消息又说学生要撤离天安门广场,给人的印象是学生在坚持与撤退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全国各地其他城市的学生运动已基本平静下来。但这几天各地方向邓李杨表示效忠的信却在增加。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星期三,晴。

今天休息,去几所大学的学生会转了一圈,白天都没有什么行动。晚上去黑龙江大学听演讲,与以前不同的是演讲者由学生变成了老师,可能是老师发现学生已经疲倦了,准备退却,才站出来给学生打气。演讲的艺术性和思想性都很高,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掌声。但是给我的经验是,演讲的艺术性不能太高,使人觉得华而不实影响演讲的思想性。演讲会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后去学生会,把我写的《自由民主宣言》稿交给了他们,他们因为基本上停止了街头的抗议示威活动,而把精力主要放在开演讲会和在教学大楼门口用竹席支起两面约三十米长的墙,并命名为“自由墙”,供发表各种文章,消息和意见用。我捐款一百元。

天安门广场今天学生树起了一尊民主女神像,高三米。

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星期四,阴。

上午做一开颅手术,很顺利。下午去附近几所大学。黑大的自由墙今天已经竖立起来了,我署名为费铮铭的《自由民主宣言》占了主要版面,一共是两开八大张。黑大学生还没有复课,但也没有上街,演讲会在继续举行。北京的学生运动还未完全结束,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还有近一万人。参加北京戒严的军队达二十余万人。但军队始终没能进入北京市区,可能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北京市的老百姓进行著强有力的阻挡。二是军队没有进入市区的坚定的决心。只要象这样拖下去,在天安门坚持的学生会越来越少,最后会被完全瓦解,军队也就用不著进城了。新闻媒介继续播放关于对李鹏的效忠的消息和文章,北京郊区举行了由共产党官员为先导,打著支援李鹏的横幅标语,游行者表现出极不严肃和无聊的神态。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李鹏竟敢在电视里出来为儿童们祝贺节日,一个人民的公敌,一个中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人祝儿童节日快乐,使人恶心,使人联想起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故事。

晚上听外电新闻,北京规定所有新闻报导要经过审查批准后才能发表。限制外国记者在北京的行动自由,尤其不能采访学生运动的情况。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日,星期五,阴。

上午做开颅脑肿瘤切除术,比较顺利。晚上去黑大听演讲。学生们在与当局的持久的对峙中心身已疲惫不堪,普遍的表示了对学生运动前途的悲观失望。对学生运动的去向问题,在同学们中间产生了很大的分歧,争论不休。导致了黑龙江大学学生自治联合会的主席今天的辞职,由另一同学接替了他。我问我自己,如果我是学生领袖,我应该做出怎么样的决策?到目前为此,事实上我也没有一个成熟的想法。

今天县团级以上的去听报告,是关于赵紫阳等人支援学生运动的事。邓小平表示他一生中最大的两件错事就是用错了胡耀邦和赵紫阳。从这种口气看,邓氏的家长作风非常严重,难怪他对改革的理解是那样的浅薄。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星期六,阴转阵雨。

晚饭后去哈尔滨工业大学,本来是以一种对即将结束的学生运动的恋恋不舍的心情去他们的学生会看看,没想到一去就见他们正在组织同学们上街游行,近几天街头行动已见不到了,今天突然又兴起,其中必有缘故,原来是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今天派来了代表,带来了消息,当局采取了进一步的强硬措施,军队强行进入北京市区,军车压死五名学生。军队还向新华门前静坐的学生施放催泪瓦斯。为声援北京的学生和为抗议当局的残暴行经,哈工大学生自治联合会决定恢复组织学生上街游行示威。一面面红旗和标语牌又被扛了出来,最引人注目的是三个大花圈,是专门为悼念北京死难的学生而做的。学生们一个个聚拢起来,在花圈和横幅标语的引导下向街上走去,我混杂在学生中怀著满腔的激愤参加了游行。并跟著高呼“打倒李鹏”,“反对镇压”,“讨还血债”等口号,我尽情的呼喊,喊出我全身心的力量和激情,在哈尔滨最繁华热闹的街道上响彻著我们的声音。后来又有其他几所学校的学生们加入,游行的学生达二千人,围观的群众则更多。声势很大。游行到后来天下起了小雨,学生们并未理会,闪电和轰鸣的雷声更加激发了学生们的激情,他们为闪电雷鸣而欢呼,并喊出“劈死李鹏”的口号。游行从哈工大出发,到秋林公司,转回奋斗路,去火车站,折回博物馆,最后回到学校时是晚上九点钟。

回家后心情不能平静,不能入睡,持续收听各种新闻广播,国内的广播说今天早上戒严军队在向戒严地点行进时受到了学生和市民的阻拦,并互相发生了摩擦,一些军车被毁坏,部分军用物资和武器被抢,许多士兵被讽刺嘲笑和殴打。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出了强硬指示:对一切阻挡军队执行戒严任务的行动要采取一切措施制止之。看来一场学生们的流血阴谋已在当局的最高阶层酝酿成熟,当局要真正向学生和市民动枪炮了。美国之音报导,今天军队向北京市区开进,有二十辆军车开入市区,市民们立刻主动上街设置路障,挡住了其余的八十辆。在市区内的军队步行向天安门开进,但被学生和市民们围住后缴了械。当军队开进失败后,军队和警察向学生和群众使用了警棍和催泪弹,群众还以石头和瓶子。同时成千上万的群众纷纷涌上街头保卫学生。晚上当局发出严重通告,要市民不要上街,以免受损,军队要采取一切手段完成戒严任务。

秦基伟今天出来接见军队,不知意味著什么。

美国之音午夜十二点快讯,北京军队向学生及市民开枪,有人受伤和死亡,受伤者已送到医院。这次学生运动最悲壮的一幕开始了!中国历史上最残酷的一页开始了。我立即叫醒了已经熟睡的妻子,含著泪把情况告诉了她,她也感到激愤和悲哀,我们坐在收音机旁流著泪继续收听外台,了解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星期天,阴雨。

中国历史上最悲惨的一页在今天发生了,今天□晨在北京,全副武装的军人在坦克和军车的掩护下向和平示威者开枪扫射,死伤难以计数。今天是中华民族的国哀日,我发誓,我要与邓小平李鹏及反动政府不共戴天。我欲哭无泪,气的浑身发抖,我真想亲手杀了这帮刽子手。口口声声说是人民的政府人民的军队,却在和平年代屠杀手无寸铁的本民族的学生和市民,比希特勒法西斯屠杀犹太人更恶劣。我为我们民族出了这样的政府和这样的军队和我又是这个军队中的一员而感到极大的羞耻。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邓小平李鹏杨尚昆们竞敢冒如此天下之大不韪,与全国人民为敌,造出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孽来。我也绝对无法理解,在学生运动处于高潮的时候他们不杀人,却在学生运动快要结束的时候大开杀戒。他们真的是一群魔鬼?是专门为杀人而创造出来的。

今天一大早先去了黑龙江大学,再去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们正群情激忿,准备上街游行。学生们没有被反动政府的枪炮声所吓倒。游行队伍先到省政府门口示威,先后到达的有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船舶学院,东北林学院,电子工程学院等参加。其声势和激烈程度远超过四五月份学生运动的高潮期,学生们高喊著“打倒李鹏”,“讨还血债”等口号向省政府汇聚。学生们派出代表向省政府请愿,要求省政府表态反对李鹏,反对屠杀学生和市民。但没有一个省政府的官员出来与学生见面,学生面对的是把守在省政府大门口的全副武装的武警士兵所组成的人墙,学生们试图冲破人墙进入省政府院内,但都没有成功,与武警们对峙了二个钟头,然后游行到附近的一个体育场,那里正在举行全市性的工人运动会,示威队伍要进入体育场,先有警察来阻挡,但被学生冲了进去,沿著跑道游行示威一圈后又出来了,然后去到哈尔滨锅炉厂,汽轮机厂等大型工厂,想向工人们说明北京所发生的惨案真象,动员工人进行罢工,但厂方不与接待,也不开大门。学生们只好再回到大街上游行示威,到晚上六点钟才结束。我回家吃完晚饭后又去了黑龙江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向他们的学生自治联合会建议,要派学生在市里各主要交通要道设点向人民请愿,造成交通阻塞,使工人不能去上班,市民不能上市,形成罢工罢市的局面。

很晚才回到家里。收听美国之音晚间新闻:一,今天北京街头死伤数千人。二,不顾个人安危的北京市民纷纷走向街头,军队格杀毋论。三,上海等大城市发生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四,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建筑物上弹痕累累。五,群众对军队的残杀行动表示惊恐,愤慨和进行罢工抗议。六,美国政府遣责中国政府的屠杀行为,并表示因此会影响到中美关系。七,国外各大城市纷纷举行游行示威,遣责中共屠杀学生和市民,纽约市长也参加了游行。八,军队已开进北京各大专院校,继续镇压学生。九,香港数十万人游行示威。十,台湾政府下达了军队处于戒备状态令。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星期四,晴。

今天是天安门大屠杀后的第五天,北京城已完全被军队所控制,军队开始清理烧毁的军车及坦克和路障。李鹏今天出来接见了在北京执行屠杀任务的军队,他在微笑,是再一次向全国人民示威,令人气愤至极。

当局电视新闻发布通告,高自联和工自联的领导者是反革命暴乱分子的头目,都要缉拿归案。看来李鹏反动政府的气焰十分嚣张,他们还要继续屠杀中国的精英,这个政府真是反动透顶。

晚去黑龙江大学,他们的学生自治联合会作出决定,进行空校活动,即动员所有的学生回家去,以抗议政府的镇压和保存民主力量。近千名黑大学生自愿的聚集在一起,听学生会宣布空校的决议,当学生会主席说到这次学生运动已经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学生运动已经胜利了时,学生们爆发出长久的掌声。决议号召大家回去后继续开展民主运动,宣传民主自由思想。决议还表示,空校活动是迫不得已的,从感情上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但反动政府的高压太强大,同学们的退却是必要的,但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学生,一定属于人民。又响起了一片掌声。当主席要求大家回去休息,准备明天离校时,所有的学生都不愿离开,他们一遍又一遍的高呼“打倒李鹏”,“打倒法西斯”等口号,反复高唱国际歌,双手高举成v字状,象征最后的胜利,场面非常悲壮感人,催人泪下。为了保护学生会的干部,学生们要求他们先撤离学校,但学生会的干部们要学生们先撤,那种在危难中的互相关心和爱护的情谊令人激动不已。最后老师们也出来表示要支援和掩护学生。但学生们还是久久的不愿分开,他们舍不得离开,这一段时间的战斗和鲜血凝成的友谊已把他们的心紧紧的联在一起了。今天是我有生以来所身临其境的经受的最感人的一个场面,我将永生难忘。

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星期五,阴。

这次全国的学生运动以学生们的空校活动为标志而结束了。所谓空校活动,就是由全国高自联向全国各高校学生发出全部离开学校的指示,是对当局进行斗争的一种方式,一种策略上的考虑。这项活动应该是出于以下几项原因:一是反动无耻的政府当局无视中华民族的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继续坚持其残暴的专制统治,少数掌握最高权力的人已成了疯狗,他们手里握有国家机器,有军队,如果学生和人民继续坚持正面的斗争,部分具有进步思想的军队就会与为少数暴君所利用的军队发生战争,这种战争的发生就有可能导致全国内战,为了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学生们暂时忍辱负重,主动退却就是十分必要的。二是为了避免更多的学生和社会精英去流血牺牲而保存实力。三是每一个学生就是一颗火种,让他们去到全国的四面八方,去传播民主自由思想。学生的空校绝不意会著失败和逃跑。

邓小平今天出来接见北京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并讲了话。证实他是这次大屠杀的首恶分子,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刽子手。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日,星期六,阴。

今天有四百余人因支援和参加民主运动而被当局抓了起来,秋后算帐开始了,人还没有杀够,集体的大屠杀结束了,一个一个的宰杀开始了。

近日电视反复播出北京街头被烧毁的军车和坦克,还报导有一千余军人伤亡。这很难令人理解,在解放军进北京的一九四九年也没有死伤这么多人,对国内的和平示威民众使用这么多的坦克和装甲车,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希特勒的坦克也只是被苏联和英美军队所击毁,而不是被德国人烧毁的。从军队的伤亡数可想而知学生和民众的伤亡是大量的。对以上的这些暴行,暴君们竞称之为“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军队作出了伟大的历史性的贡献”。

种种迹象表明,一个更加残暴专制的统治集团在中共的领导层形成了,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到来了,好在这个集团的成员多已在八十岁以上高龄,自然法则也饶不了他们。

在这次民主运动中,中华民族既然没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那么她必将在专制主义方面走的更远,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一个大悲剧,导致这一悲剧发生的罪魁祸首就是邓小平,在中国近代史上出现了一个慈禧一个毛泽东,曾极大的阻碍了历史的发展,今天又出了一个邓小平,与他的前辈一样,在历史的转折关头,再次将中国推向了黑暗的深渊。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星期二,阴。

今天伪公安部通过电视向全国发出通缉令,要缉拿王丹等二十一人。他们是王丹,男,二十四岁,北大历史系学生。吾尔开西,男,二十一岁,北师大教育系学生。刘刚,男,二十八岁,北大物理系研究生。柴玲,女,二十三岁,北师大研究生。周锋锁,男,清华大学学生。翟伟民,男,北大经济学院学生。梁擎暾,男,北师大心理系学生。王正云,男,民族学院学生。郑旭光,男,二十岁,航空航太大学学生。马少云,男,二十六岁,北京电影学院学生。杨涛,男,十九岁,北大历史系学生。王治新,男,二十二岁,中国政法学院学生。封从德,男,北大遥感系研究生。王超华,女,三十七岁,社会科学院研究生。王有才,男,北大法律系学生。张志清,男,政法大学学生。张伯笠,男,北大作家班学生。李录,男,南京大学学生。张铭,清华大学学生。熊伟,男,二十四岁,清华大学学生。熊炎,男,二十五岁。这是我从电视里记录下来的,没有记全。

黑龙江大学今天通过省电视台通告,要求空校回家的学生在十六日以前返回学生。

(二)

六月十四日 星期三 小雨

全国各地在捕抓学生领袖,包括各省的学生领袖,走的最远的是陕西、甘肃和四川,黑龙江还好,至今还没动。周锋锁被其姐姐出卖,(值得说明的是,前些日子看到周锋锁的文章,实际情况是他姐姐受了共产党的骗,并不是主动出卖。既然是日记,我也不便改动,请周锋锁及姐姐原谅。)已被送交公安部门,从电视上的画面看,这位姐姐是位没有文化的人,胆小怕事,显得很可怜,确实可怜,出卖自己的亲弟弟,以求得自己的安全,她在共产党的高压下,不但失去了理智,也失去了人性,这正是共产党所需要的,造就出一群无理智无灵魂的人们,便于专制统治。熊焱今天也被抓获。屠杀还在继续。

今日又通缉了工自联的几个人:韩东方,男,26岁,北京机务段工人。贺力力,36岁,机械局职工大学讲师。刘强,26岁,3209工厂工人。刘焕文,26岁等。我周围的人私下里对缉拿学生和工人代表普遍表示反对,看来当局要一意孤行,与人民为敌。

六月十五日 星期四 阴

继昨天周锋锁、熊焱被捕后,今日又有熊炜在其家人的强迫下(不知是否也是受了共产党的骗,也请熊炜及家人原谅)向当局自首。工人领袖刘强被抓。今日上海判处三位参加民主运动的人死刑。黑龙江还没有动静,看来是在有意保护学生。

今天当局驱逐了二名美国记者,一位是美联社记者,另一位是美国之音记者。美国政府提出抗议,但表示不进行报复,因驱逐记者的行动是错误的,美国政府不愿与中共政府犯同样的错误。

当局在大肆宣传所谓“北京暴乱”时暴徒们的罪行,电视播放了被烧死的几名士兵的尸体,却没有被镇压的“暴徒”们的尸体。这些士兵为谁而死的呢?为什么而死的呢?这次北京出动军队残杀手无寸铁的民众,因民众反抗而死伤了士兵,这些事件的账要算在当局的身上,是他们强迫士兵去屠杀人民,是他们逼得民众起来反抗,当局是罪魁祸首,历史将会清算这笔账,人民一定要他们还清这笔血债。

香港各界继续支援民主运动,声讨当局的暴行,包括一些共产党在港机构的工作人员,还有以前亲共人士。也纷纷起来反对北京当局。

六月十六日 星期五 阴雨

今天值班,无大事。

北京的戒严还没有结束,不知当局是为了什么?可以设想为以下几种可能:害怕人民再次起来反对当局,军队撤走后人民的反抗会再次兴起;共产党内部的争权夺利的斗争还未完全结束,需要军队在北京给反对派以军事压力。

六月十七日 星期六 阴雨

今天休息,主要在家看电视,听广播。

今晚电视,袁木代表国务院与美联社记者谈话。主要内容有如下几点:1、美记者问:在北京天安门事件中有多少人伤亡时,袁木答:在军队方面有54人伤亡,群众方面大约300人左右。美记者说,据现场拍摄的100公尺的磁带中看到军队向手无寸铁的人群开枪,大量的伤亡与政府的数字显然不符合。袁木答非所问。2、问关于赵紫阳的问题。答:对赵紫阳的处理主要按党的组织纪律来处理,他支援了所谓的“动乱”。3、问:当局是否会冲进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抓走方励之夫妇。袁木答非所问,未肯定也未否定。4、问:是否要法办甚至枪毙大批被抓的学生和群众。袁木表示肯定要杀。5、问:开枪的命令是否由邓小平下的。袁木没有明确答复。6、问:把数百万人的运动称为暴乱是否是对中国人的侮辱。袁木没有正面回答。

天安门广场从今天起又开放了,仪式是由老人们导演一群儿童向解放军献花、慰问、学习,举行了大集会,进行了表演,很拙劣,很不协调。

六月十八日 星期天 晴

今日参加张师弟的婚礼,后去岳父母家。

从近日的宣传中可以看出,当局在经济改革方面还会继续,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已关上了大门。把美国之音和英国的BBC宣布为敌对宣传,禁止接听。重弹阶级斗争的老调,加强了对邓小平个人崇拜的宣传,反复组织学习讨论有关领导人的讲话和文件。有可能要倒退到毛泽东时代去。邓小平自己提出的改革,又由他自己领著走回头路了。

六月十九日 星期一 晴

今天是全国各高校采取空校后复课的第一天,各种迹象表明,复课的学生和高校并不多。黑龙江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及一联络员已按当局的要求去省公安厅登记,完后当局要学校领导把学生领回。在北京已大约有1500人被逮捕。美国继续谴责中国当局的大逮捕行动。香港学生继续游行示威,并树起了一个大的民主女神像,作为纪念。今日我由住院医生晋升为主治医生。

六月二十日 星期二 晴

今日高自联的主要组织者、领导者之一的学生领袖刘刚在保定火车站被抓。看来为抓住学生领袖们,当局已使用其警察系统,在全国范围内撒下了一张巨大的黑网,必欲置学生领袖们于死地而后快,真正的残暴政府!屠杀吓不倒学生,也吓不倒全国人民。邓小平又捡起了毛泽东当时的那一套治国的破烂货,继承了毛泽东的衣钵。

六月二十一日 星期三 晴

今日最高法院发布命令,要尽快从重处理参加民主运动的人士。

以上海在全国第一个枪决了三名民主运动的勇士为开端,当局对民主运动的报复行动正式开始了,他们用强大的国家机器开始屠杀完全停止了活动和毫无抵抗能力的民众了。在战争时期敌对国家都不杀放下武器的敌人,在今天的文明时代,中共当局却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杀已不抵抗的人民,这实在是邓小平的丰功伟绩!野蛮、残暴到了极点。我的愤怒和憎恨在与日具增。上海首开杀戒,可能是江泽民的功劳。

美国总统布希决定,终止与中国当局的一切高级别接触,以抗议中国当局继续报复手无寸铁和毫无抵抗的民众。日本也表示要冻结给中国的33亿美元的贷款。

六月二十二日 星期四 晴

女儿今日有点发烧,服药后好转。

世界各国政府对中国当局残酷报复民众的做法纷纷表示抗议和不理解,并要求中共当局停止对民众的屠杀。另一方面,广播电台在大拍邓小平的马屁和颂扬他的丰功伟绩,一些吹捧之词令人肉麻。什么“邓小平是伟大的舵手”之类。二个月前我还是邓小平的支持者,现在我已是他的坚决反对者,他是继慈僖、毛泽东之后又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罪人,他使中国再一次失去了和平的过渡到民主社会的机会。

六月二十三日 星期五 晴

到今天为止,已有27人因参加民主运动而被当局处决。美国的一些民主人士采取连续不断的向北京公安局打电话,说要举报一个最大的暴乱分子,公安局问是谁?答月:邓小平,或李鹏,或杨尚昆。以占用电话线的办法来阻止其他出卖者的举报,以保护民运人士。各省继续有学生和民主人士被捕。人民日报总编辑被撤换,理由是报导和同情学生运动。多个新闻记者被捕,其中之一是人民日报社记者,他曾公开表示不要相信中共当局的消息。电台、电视台、报纸在大谈“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警惕资本主义复辟”。完全是从专制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立场来反对资本主义思想。

六月二十四日 星期六 阵雨

今日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闭幕,会议是从昨天开始的,会前中央政治局开了秘密的扩大会议,邓小平参加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没有参加全体会议。本次会议新闻公告称:撤销了赵紫阳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等职务。并称他在这次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运动中支援了学生和学生运动,分裂党中央。被同时撤销党内高级职务的还有胡启立、严明复和芮杏文。原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被任命为新的总书记,同时增补为政治局常委的有江泽民、李瑞环,增补丁关根为政治局委员,后两人还任书记处书记。对江泽民的被任命根本没有想到,本以为是乔石的,这也就好解释这几天为什么上海在秋后算帐、镇压民主运动方面走在最前面。

北师大讲师刘晓波被作为这次民主运动的理论库而大加挞伐。

六月二十五日 星期天 晴

今天去钓鱼,玩的很尽兴。

吉林在大批抓民运人士和学生,在东北地区吉林走的最远。

昨天的中共中央会议规定:对参加过民主运动的共产党员,一律开除党籍,另外缉捕和处理学生领袖和民主人士的行动将继续进行。著名作家刘冰雁在香港发表演说大意如下:屠杀民主人士是共产党的本质所决定的,这次屠杀行动是由邓、李、杨发布的,而不是中央政治局的决议。在华沙,在布拉格在莫斯科共产党都屠杀过民主人士。

越南大学生近日举行了小规模示威,越南政府采取了妥协让步的方法来处理。

六月二十六 星期一 晴

公安部在继续扩大通缉学生和民主人士,公安人员在北京的四所大学内抓走了二十余人。严家其夫妇已成功的出逃到香港,严也被指控为学生运动的后台。苏晓康等六名著名文人被通缉。被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已有六人被关押。对学生和知识分子的镇压不知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六月二十七日 星期二 晴

今日得知已有十二位学生领袖逃脱了中共当局的追捕,去到了安全地带,其中包括吾尔开西,这一消息令人欣慰。在南开大学有两名美国学生被驱逐出境,因为他们参加了学生运动。

六月二十八日 星期三 晴

今日江泽民出来在一个会议上发表了讲话,表示要继续缉捕民主人士,并要从严、从重、从快处理已被捕的民主人士和学生。又一个新的残暴的统治者!从他的讲话来看,他也是一个共产党的死硬分子,也是一个智力不足的人,共产党的领导不需要有健全的头脑,只要有足够的死硬和残暴就行了。邓小平今天也在电视上露面,他的双手已不由自主的发抖了,目光也有些呆滞,这可能是他那每餐数杯茅台酒的后果,大小脑均已受了酒精的毒害,已处于昏庸状态。当局今天发布限制群众集会的法令。中国已招回所有驻外国大使。

这些天东欧的波兰和匈牙利在民主化的道路上进了一大步,波兰共产党允许在全国进行直接选举,尽管波兰共产党采取了各种手段来拉选票,结果还是败给了波兰的团结工会,以此为标志,波兰的民主化已经基本成功了。匈牙利新的共产党总书记上台后给五十年代的民主先锋纳吉重心作了评价,表示了对民主的肯定,他还公开宣布,放弃社会主义原则,搞议会民主,不搞无产阶级专政,搞市场经济,不搞中央集权经济,并表示在全国进行普选,以便由人民决定他们想要的领导人,放弃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苏联对以上两国的政治上的转变没有进行干预的迹象,而且在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下,苏联的民主化改革也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实际上由共产党用暴力建立起来的共产主义天堂,却使世界上几乎一半以上的人民进入了人间地狱,饱受了痛苦,几十年的共产主义实验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失败,共产党已完全失去了民心,在这种情况下,敢于出来改革社会,放弃共产主义原则的人就会成为历史的英雄,反之就是人民的公敌,历史的罪人。可以预见,本世纪末世界政治最大的热点将是各社会主义国家放弃其现有的社会制度,实行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谁要是看不到这一点就不配为政治家,他所治下的国家就会落后于世界潮流,胡耀邦、赵紫阳有意改造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却被邓小平这个死硬分子给毁了,因此也毁了中国的前途,邓成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大罪人。

六月二十九日 星期四 阴

接父信,全家安康。

人大常委会今天开会,万里在会议上说:因为中共开了十三届四中全会,所以人大会议才能开,才有了指导思想,才能对学生运动作出评价。

六月三十日 星期五 阴

人大继续开会,按照邓小平的提议,通过了撤销赵紫阳军委副主席的职务,一百四十余人投票,一百三十余人同意,三票弃权,零票反对,三票未按表决器。邓小平去杀人,人大去帮助其合法化,这人大也就成了杀人帮凶。

今日听小道消息说,有人写匿名信表示,如果当局继续处决参加民主运动的人士,将要炸掉长江大桥以示抗议,搞恐怖活动虽然不可取,但也是被反动当局逼上梁山。

七月一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是中共成立六十八周年纪念日,电视节目中全是赞扬共产党的丰功伟绩,但共产党的血腥统治的一幕幕现实呈现在我脑海中时,我为我自己是这个党的一员而感到羞耻,并有一种负罪感,我自己虽然没有做坏事,但我起到了增加共产党数量的作用,绝大多数普通党员都没有做坏事,但没有这绝大多数的参加,那极少数也就干不成坏事。

北京公安部门今天表示,戒严令还要持续一个相当长的时期。

七月四日 星期二 晴

邓小平今天向军队发出了命令:授予十个在镇压北京民主爱国运动而死去的士兵“共和国卫士”称号。共和国卫士?!卫的什么国?还不如改为“邓小平卫士”更准确。在和平年代,枪杀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群众,引发冲突而死亡,怎可称为共和国卫士?不过这些士兵也是无辜的,历史虽然不会接受他们,但也不会过分责怪他们,因为他们只是邓小平个人的工具,只是执行了上面的命令,我只觉得他们很可怜。

北京地区的戒严还在继续,电视新闻不时播出成队的荷枪实弹的军人在北京市区的大街上耀武扬威的巡逻,或者是大队的摩托车巡逻队横冲直撞,真有点象在电影里见到的日本兵巡逻在中国城市的感觉。军队面对的不是外部入侵的敌人,而是本国的学生及市民。军队的天职就是对付外来的侵略,军队一旦用来对付内部的人民,那这个军队就变了质,就只能被独裁者所利用,成了暴政的工具。

七月五日 星期三 晴

值班一天。

人代会议在继续举行,胡绩伟在会议上受到了批判,因为他在民主运动发展到高潮时,曾委托四通公司发起人大委员签字活动,提议召开人大紧急会议,以罢免李鹏的总理职务。这些批判真是令人不可思议,作为人大代表,其职责就是要提提案,就是要对政府的官员实行监督,就是要代表人民表达意见,如果不让履行职责,人大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七月十一日 星期二 晴

北京的戒严还没有结束,而且当局的官员还一再表示,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还不能结束戒严。从这一现象表明,当局是惧怕人民的,不得不依靠军队,以屠杀和暴力来维持他们的统治。

今日美国总统在波兰访问,是为对波兰民主化的支援,世界共产主义的堡垒已开始瓦解,可以预料,不出十年,世界各共产党国家,除几个顽固不化的国家外,都会逐渐放弃社会主义原则,中国可能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反动最落后的国家,这些功劳理所应当的要记在邓小平、李鹏等人身上。

七月十三日 星期四 晴

今日严家其、吾尔开西等三百余华人在法国庆祝法国大革命二百周年活动中表示,要把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中心设在巴黎,继续开展与共产党专制当局的抗争活动,直到世界上最残忍最专制的中国统治者彻底失败时为止。这是国内民主运动在海外的延续,可以预料,中国的民主运动将会持续下去,直到中国民主化的成功为止。以此可以告慰那些在民主运动中死难的先烈,你们的血绝不会白流。

今天又有几位参加民主运动的英雄被当局判了死刑,其中包括大连市那位在录像机前揭露北京军队杀人场面的英雄(编者注:大连肖斌判的是10年)。

后记:

近日来新闻界大量披露了美英士兵虐待伊拉克的战争囚犯,其照片所显示的丑行,令世人发指恶心。引起了国际社会一致的谴责,美国总统、英国首相均向受害者道了歉,并一再说明是某些士兵的个人行为。按文明的规则,囚犯也是人,其人权要受到尊重,对于失去了抵抗力的人是不允许虐待和杀害的。可是回过头来看看,八九年六四民主运动结束后的日子里,中共当局是怎么对待豪无抵抗力的民众的。他们由共产党、政府、最高法院、公安局等机关发出命令,要从严从重从快的打击豪无抵抗力的民众。我的日记根据的是公开的有限的一点资讯,记录的只是他们罪恶的一小部分,全国范围内被杀的参与民主运动的人士不知有多少,虐待囚犯就更是家常便饭,“秦城铁汉”刘刚的称号就是在对这种虐待的对抗中获得的。因此我们绝不能忘记中共的这种毫无人性的暴行。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