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19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病逝,由于中共事先采取了种种预防措施,所以目前还没有发生如同胡耀邦逝世与周恩来逝世那样的具有相当规模的反政府行动,但是今后会如何发展,还难以预料。而从他逝世及一些反应来看,也的确有几个使人遗憾与愤慨之处。

第一个是赵紫阳没有宣布退党。既然赵紫阳到逝世前没有被平反,软禁至死也没有被解除,赵紫阳应该在遗言中宣布退党。也许,他有宣布退党,但是当局与家属都没有公布。以往中共常常演戏,在一些人死了以后,宣布追认为共产党员,如果赵紫阳在逝世以后公布他已经宣布退党,其震撼力可想而知,也使赵紫阳的形象更加伟大,共产党更加丑陋下贱。赵紫阳还没有做到的事情,其他老共产党员还可以做,在告别人世以前留下告别共产党、唾弃共产党的遗嘱。

第二个是赵紫阳逝世后还没有自由。赵紫阳逝世后,他的女儿王雁南说赵紫阳终于自由了。这是很悲愤的说法。但是实际上赵紫阳还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因为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陈佐洱针对香港民众的吊唁活动说,赵紫阳的后事处理是“中国共产党的事情”,一些中共官员还在那里胡说赵紫阳的“严重错误”。可见要获得真正的自由就要脱离共产党,告别共产党,否则死后还要被中共施暴和蹂躏。

第三个是温家宝没有探望赵紫阳。根据报导,田纪云有去探望赵紫阳,这是他们的“战斗友谊”;曾庆红也去探望他,因为他会笼络人心。温家宝作为曾经在八九年戒严前陪同赵紫阳去探望学生的中共官员,如今身居总理高位还不愿去探望弥留前的赵紫阳,说明他甚么“亲民”,全是假的,他的眼泪是鳄鱼的眼泪。温家宝为了乌纱帽而六亲不认,如同胡锦涛当了政治局常委以后,也不认抚养他长大的养母。这类冷血官僚,期望他们会为老百姓做甚么?对老百姓即使有小恩小惠,也只是为巩固自己统治的需要。

第四个是查良镛的眼泪在作秀。查良镛,也就是武侠小说家金庸,为赵紫阳的逝世痛哭流涕,他老爸被中共枪毙时可能也没有这样伤心过,否则断不会现在去拍中共的马屁。但是如果现在的确是那样伤心,那么当赵紫阳还在世而中共当局非常器重老查的时候,怎么不在中共前面美言两句,使赵紫阳可以获得公正的待遇呢?现在才哭有甚么用!

第五个是范徐丽泰的黑白颠倒。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要求在立法会上为赵紫阳默哀一分钟,被主席范徐丽泰否决。范妇人说,立法会历年来只曾为港督尤德及中共元老邓小平的去世默哀。她指赵紫阳“并非对香港有重大贡献的政治家”,“不能与邓公相提并论”。范妇人颠倒了黑白:因为邓小平是屠夫,赵紫阳才是保护了人民百姓。邓小平去世时港英治下的立法局还可以为邓小平志哀,可见英国人比中共有器度。还有,如果中共收回香港是正面的事件,那么代表中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的正是赵紫阳,怎么对香港没有重大贡献?

第六个是中共官员干涉香港内政。那个陈佐洱说香港立法会吊唁赵紫阳是违反基本法,因为那是中国共产党的事。那么邓小平翘辫子的时候他为甚么不说当时立法局志哀是“三违反”?难道邓小平已经退党?另一位北京的官员说,“这是给国家添烦添乱。”香港特首董建华在几天前的施政报告中说,不要给国家添烦添乱,有人还以为董建华良心发现,自我检讨说七年来的无能给国家添烦添乱。现在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原来矛头针对香港市民,这是北京为董建华捉刀,或者是授意董建华说的。

第七个是曾经担任赵紫阳政治秘书的鲍彤及其夫人去赵紫阳家里吊唁时被秘密警察阻拦,鲍彤夫人还被推倒受伤送医院。看来鲍彤虽被释放,仍然被软禁,完全没有行动自由,每天有秘密警察像恶狗一样守在他们的家门口准备咬他们。是不是他也要像赵紫阳一样被“无期软禁”?现在歌颂赵紫阳、哀悼赵紫阳的人们,应该在这时不断谴责和抗议中共对鲍彤及其他异议人士的软禁、监控及其他迫害行为。西方那些以人权精神立国的国家,也应该加强对中共践踏人权的压力,不要被经济利益所收买,或被中共所谓的“人权对话”所欺骗。

赵紫阳无疑是中共高层中具有强烈改革意识与人道精神的伟大人物,至少在他晚年的时候已经在实质上告别了共产党,做出同共产党对立的行为。现在要通过哀悼和纪念活动,发扬他的正气,揭露中共的黑暗无耻,推动中国的历史向前发展。正如刘晓波所说:与其等待黎明,不如冲破黑暗。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