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2

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公布出给台湾的熊猫命名为“团团”“圆圆”,将所谓“文艺”晚会涂上浓厚的政治色彩。如果还有人有意为中共帮腔,把共产党向台湾赠送熊猫视为“善意”的话,那么不妨回味一下六十多年前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中共的文艺路线所下的定义:“我们今天开会,就是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和敌人作斗争。”中共以赠熊猫为名,既团结、争取台湾人,也打击、消灭台湾人:这就是中共的统战手段,分化台湾社会,从而可以方便中共的吞并。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中共已经改变了。那我们看看,就是一月二十八日春节晚会那天,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到了当年中共的革命圣地延安。秧歌队伍簇拥着胡锦涛一起扭秧歌,俨然就是当年的“秧歌王朝”。胡锦涛在那边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虽然和当年有很大不同,但是我们仍然要继承、发扬老红军、老八路的优良传统”。毛泽东在延安的那个讲话,就是中共至今仍然继承、发扬的传统。

虽然中宣部已经命令艺员不准有“港台腔”,但是为了表示对“台湾骨肉同胞”的亲切,春节晚会上的主持,居然跟随台湾的称呼,将“熊猫”称为“猫熊”,可见中共为统战,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因此千万别被它的“诚意”所迷惑,诚意的背后,是真正的“功利”。

将打算赠送给台湾的熊猫取名为“团团”“圆圆”,自然含有希望两岸“团圆”的意思,也就是要中共来“统一”台湾。用“团圆”代替“统一”可以麻痹台湾民众的心防,但是看看中国目前的现实,在“团圆”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的血泪。

被中共驱赶出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因为不能回国,有多位已经因老因病葬身异乡,他们是王若望、赵品潞;被誉为中国良心的刘宾雁,也以八十高龄于不久前病逝。他多次上书要求回国与家人团圆,与自己的人民团圆,中共当局以非常冷血的态度,丝毫不予理睬。还有多少法轮功的学员,因为坚持“真善忍”而练功,也被拒于国门之外,无法与家人团圆。

即使同在国内,又能够团圆吗?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在看完央视的“团圆”节目后,立刻写了一篇“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他列举了已经熬过了十六个令人心碎的除夕之夜的六四难属们,她们继续含泪祭奠仍然不得瞑目的冤魂。那些遭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信徒的家庭,那些被高墙隔绝的异见者家庭,那些死于矿难的矿工家庭,汕尾血案中被罪恶子弹击碎的家庭,这个除夕也不会为他们带来团圆的欢乐,而只有怨恨、委屈、眼泪、孤独、甚至绝望。他还列举了被判十年徒刑的师涛家庭,被判二十年重刑的喻东岳和胡石根的家庭,杨子立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的家庭,何德普、许万平、郑贻春、张林、杨天水、赵岩、杨建利、郑恩宠等人的家庭,皆被高墙分割成两半,一边是有形监狱里煎熬,一边是无形心狱中煎熬,特别是对于狱中人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而言,这样的除夕,不是节日,而是梦魇。当然,我也想到了骗到深圳被捕的香港记者程翔,莫名其妙关了九个月,无法与家人团圆;还有几十万离乡背井无法与家人团圆的上访民众。

除此之外,我们也看到有千千万万辛苦整年的农民工为了春节回乡与家人团圆,受尽歧视和欺骗,或挤进非人待遇的“民工专列”里受到煎熬,有的因为忍受不住而发狂、而自杀。有些民工还因为讨不回官商的欠薪而无法与家人团圆,有的更因为追讨欠薪而被勾结的官商打死打伤。

这样一个独裁专制、野蛮残暴、虚伪无耻的政权,要以可爱的熊猫作为伪装,用“团圆”的软性手段来撩拨台湾民众,不但侮辱了熊猫,更侮辱台湾民众,台湾老百姓千万不要被熊猫迷惑而上当,中国民众也千万不要被共产党虚假的民族主义弄昏了头而做共产党的帮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