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1

中国青年报旗下冰点周刊被令停刊整顿停刊,官方提出的理由是袁伟时教授的一篇批评历史教科书的学术文章,而卢跃刚星期二公开发表了一年半前回应团中央的的抗辩信,披露当局宣布停刊整顿及两主编撤职有更深远的原因。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李大同著《冰点故事》一书的封面
李大同著《冰点故事》一书的封面

04年7月,卢跃刚给该报顶头上司、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赵勇写了一封公开信,痛斥其在未查明报道内容的情况下,以政治理由重罚报人是官僚逻辑临驾一切的做法。该信在互联网上传播,加上海外各类媒体报道,影响很大。

团中央立即对《公开信》作出严厉的政治结论,指内容涉及敏感话题,违反新闻宣传纪律,伤害了很多人,很不道德。卢跃刚不久就写了这一封抗辩信,回应团中央的指控,动机以他的话说是“结束有来无回、自上而下、主子和奴才关系的”跪安文化“。

然而当时希望在体制内说理的想法令他没有公开这封信,并继续恪守“不赞成扩散、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承诺;但前提是团中央不采取过分措施。然而最近停刊及被撤职等一系列事件,卢跃刚星期二发表了这篇一年半前写的抗辩信。他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说:“破坏了实际上的默契,我们的前提。从冰点停刊到撤职的做法,我认为他们是打击报复,所以我才会公开。”

关注事件的北京意见人士刘晓波认为卢跃刚的披露令外界更清楚了解周刊被整肃的复杂内情:“把从04年7月到现在博弈的过程公诸于众,这里面你能看到中共的官僚除了向上爬以外没有任何信念,和从政的良知。对下完全是只要服从我就设么都好说,只要反抗就什么都不行。”

除了对一些细节的叙述,信中进一步批评当局的媒体管制忽视“记者”“作家”的社会角色,卢跃刚更重申报人精神,表示从不把自己的职业当作“宣传”看。当时尽管看见体制内的存在很多限制,他仍坚信能创造空间:“我认为人仍然有空间可以报道,只是我们留在青年报的原因啊。你看冰点就是一流的报纸,也是在这管制下做到位的。只要我们秉承不是做喉舌,做工具;按职业的标准作新闻报道,自然会防止假大空的宣传。”

冰点主编李大同在星期一接受香港明报专访时表示冰点事件显示,体制内的媒体也对现行新闻管理体制不满。而中宣部得封杀与其说是针对袁伟时的文章,不如说是冰点长期对当局“不敬”的总清算。而他提出质问:“现在不是强调依法治国么?中宣部为什么不首先身体力行呢?他们的做法依据是宪法或党章那一条哪一款?”

刘晓波分析道当局的所作所为封锁了所有体制内寻求解决的可能性,迫使传媒人要求助于体制外的社会舆论的方法来抗争。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