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08

维权律师高智晟拘留审查的第三周,官方继续强化对有人士的打压。一方面海内外签名支持者达二千五百八十三人。另一方面,北京的胡佳星期五又被传唤讯问了八个多小时。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高智晟被拘留审查以来,维权活动人士遭到持续而严密的监控。一直与高智晟家人保持联系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星期四被北京警方传唤十二个小时之后,星期五一中早又被带走。本台星期五电话访问了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她说:

记者:他早上是被带走了?

曾金燕:嗯

记者:还是被北京市公安局的人带走的?

曾金燕:嗯。

记者:还是被带到上仓派出所?

曾金燕:中仓派出所。

记者:算是传唤吗?

曾金燕:对。

记者:有给你文件吗?

曾金燕:没有。

记者:还是跟高智晟有关

曾金燕:我不清楚。

到了晚上八点,记者再次致电曾金燕:

曾金燕:他是五点五十分回来的,他明天可以不用去了,他随时有可能被传唤,他现在在被软禁之中。

记者:胡佳身体还可以吗?

曾金燕:除了比较疲倦其它还可以,而且他也开始吃饭了。

到星期五晚上,网上声援高智晟的签名已增加到二千五百八十三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刘晓波、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发起的呼吁已有六百三十人签名。刘晓波认为:

刘晓波: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不放人,你最起码应该让人家家属请律师吧。喂…喂…喂…

刘晓波刚说到这里电话就被切断,记者其后多次致电都未能与他联系。

广州中山大学的艾晓明教授等发起的要求北京警方停止侵犯高智晟家人的住宅权和人身自由的签名则有八百十三人响应。艾晓明以她文革期间的经历来比照高智晟女儿被软禁的遭遇说:

艾晓明: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我父亲成了牛鬼蛇神,红卫兵就来抄家了,当时我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孩。那天我听说了高智晟的女儿的哭诉特别难受,我就想起我小时候的遭遇。我们都说应该建设一个法制的国家,我觉得让一个孩子还会重新经历这样的事,是不应该的

至于由美国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发起的要求立即释放高智晟的呼吁则获得一千一百十四人签名支持。

而高智晟的妻子在被与外界隔绝多天后,近日,在海外的《未来中国》论坛上,出现了一篇自称是妻子耿和的口述称,高智晟的女儿格格尚未成年早些时候所说的话与事实不符。高智晟触犯法律家属相信政府会依法公正处理。家属不接受采访,不授权签署任何法律文书。胡平对这份声明的真实性存疑。他认为,这是一份没有签名,未注明授权的文字。说高智晟触犯法律这不可能是耿和的口吻。要求各界如实报导首要前提是让人们可以通过比如高智晟的律师来了解事实。并且作为高智晟的家属,不可能不授权签署法律文书、不接受采访让别人关心高智晟。

原胡耀邦的助手、现居西安的林牧认为:

林牧:这不仅是高智晟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决定于整个中共领导层整个政策去向是向左还是向右发展,也是向开明方向发展,还是向极权专制方向发展,高智晟事件是一个风向标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