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30

去年11月份温家宝总理在中国文联的一次大会上发言,强调中国的文艺工作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要提倡讲真话,营造自由、民主的学术气氛。当时在会议现场的中国知名学者和作家舒乙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说,人们都感到很受鼓舞。但是温家宝讲话后不久,就发生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禁书事件”。应该如何理解中国政府高层的这种“言行不一”的举动?下面是申铧的采访报道。

我看到温家宝讲完了以后,照样也没有制止住禁书行为。如果他是真心的,那他作为一个总理,为什么不能约束国务院下属的禁书行为呢?就是讲话想树立开明形象,但是人家并不关心你说什么而是看你做什么。

温家宝在中国文联和作协的代表大会上发表即兴讲话后不久,新华社以《温家宝:与文学艺术家谈心》为题公布了温家宝的讲话内容,随即引起社会上的很大反响。温家宝在这次完全没有讲稿的讲话中,披露了他和一些文学艺术家的私人交往,然后提到他对文学艺术界的一些期望。他首先说到文学艺术要追求和弘扬真善美。他说“在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理。”在讲“善”的含义时,他提到“必须发展民主与法制,实现公平与正义,保障人权与自由”,以便文学艺术家们“充分发挥人的自由意志,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

接着温家宝提到繁荣文学艺术要解放思想,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他说,“实行双百方针,就是要在宪法规定的范围内,保障学术自由和创作自由……”

对于温家宝的这次讲话,社会舆论有不同的看法。一派观点认为,温家宝的讲话很开明,很鼓舞人心;另一派观点则联系到最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禁止8本图书出版发行事件,认为温家宝重提“双百方针”意味着要继续用左的意识形态管制言论。

中国知名作家老舍的儿子,全国政协委员、研究老舍的专家舒乙当时就在会议的现场,他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说,他的感受是很积极的:

“我觉得他的调子是有点不一样的,是很开明的一次讲话,而且整个的调子非常柔和,非常鼓舞人心,因此受到了广大代表的欢迎。从他的讲话看不出要加强、控制什么的。”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1956年毛泽东提出来的,后来一直作为中国政府发展科技文化事业的指导方针。由于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十年中,尤其是在“反右”运动以及“文革”中,对文学艺术大加摧残,对言论自由大加扼杀,人们对“双百方针”印象不佳。不过,舒乙说,其实“双百方针”没有错,错在提倡的人没有照着去做:

“总的来说,双百方针是共产党提出的一个非常正确的文艺方向。可惜提出来的人自己一点也不执行。非但不执行而且是完全背道而驰。温家宝现在又重提,而且提得非常厉害。我觉得是一种开放的姿态。”

记者:“但是我们接下来看到的是禁书、加强网络管理,这又怎么解释呢?”

“这个执行起来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这次温家宝重提“双百方针”以及民主、自由的理念,是否是真心实意而且会照着去做呢?旅居英国的中国知名诗人杨炼持怀疑态度:

这一类的东西我们听得都很多了,因此没有必要因为某一个官员的这样一点点表态就感激涕零的不得了了。而实际上我觉得相对于温家宝的言词我自己更看重新闻出版署的举动。“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在1月11号的一个有关出版发行的内部会议上公开点了八本书的名子,禁止发行,其中包括章诒和的《伶人往事》等。在章诒和不再沉默,发表公开信要“用生命维护自己的文字”之后,在国内外引起很多人的响应。在北京的独立政论作家刘晓波告诉本台,随着中国社会思想价值观念的多元化,中共党内官员的价值观念近些年也出现了多元化。不过他说,衡量温家宝是否是真心要如实贯彻“双百方针”的标准就是他的行动:

“我看到温家宝讲完了以后,照样也没有制止住禁书行为。如果他是真心的,那他作为一个总理,为什么不能约束国务院下属的禁书行为呢?就是讲话想树立开明形象,但是人家并不关心你说什么而是看你做什么。”

尽管对温家宝的讲话持正面看法,舒乙仍然忧心中国文学艺术领域的现状和前景:

“不是很乐观。”

最近除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禁书行为和温家宝的讲话相违背以外,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不久前强调要净化网络环境的讲话也和温家宝的讲话背道而驰。看来,要想理解中国政府对文艺、对言论自由的政策还颇需费一番心思。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RFA